高智晟感嘆民間藏龍臥虎另有高人
 
三人行
 
2006-4-22
 
【人民報消息】據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導,4月22日上午10點,當記者給高智晟讀完長長的三人行寫的文章《信天理,仰靠神,打一場道德戰爭》一文,高智晟感嘆民間藏龍臥虎,另有高人。

文章全文如下:


信天理,仰靠神,打一場道德戰爭

作者:三人行

妖因人興妖得逞,
妖不勝德古之訓。
德之不修奈妖何?
請從夫子道山遊!

〔一〕經冬猶綠丹橘林,詩人「感遇」歲寒心
 
詩人吟詠梅花傲雪;聖賢讚頌「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雕也」。 

張九齡則稱許丹橘經冬猶綠,作「感遇」。張詩上追漢魏,下開盛唐,有大雅遺風。「感遇」詩尤其以以下四句燴然人口,為後人稱道: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讀「感遇」,唐代開元賢相之心胸氣度,憂戚情懷,如春風撲面,躍然紙上。詩言志,文以載道,可以拂拭心靈,可以驚警薄俗,後人正是通過詩文的文化傳氶親近離我們遠去的先賢,瞻仰他們不凡的風骨。讀罷聖賢詩書,再也難以面對黨國妖孽的真實,這群魑魅魍魎,口吐蓮花,心比蛇蠍,對之令人齒冷!

這四句詩才二十字,但情詞芬惻,襟懷高邁,真切地讓人體味到詩人的聖賢心撞擊大自然歲寒心引發的深深感動。尋常草木只是以自身存在註解時令,創造人間良晨美景,為人類生活增添色彩。雖然‘草木有本心,不求美人折’,但是尋常草木只在錦上添花,難免媚俗之嫌。唯松柏竹梅丹橘毋懼冬令肅殺,毋懼生命雕零,在朔風凜冽寒凝大地的逆境中盎盎然生機勃勃發,以蔚然深秀點點珠光鼓舞生命;在抗擊嚴酷挑戰肅殺中展現生命頑強本色,預告春天必然來臨。 

詩人細推物理,窮究造化之功,一詠三嘆,感概衷懷,發出震爍古今的思辨轟鳴: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歲寒心傾真情昭示人類,以至善壯麗生命,懷大忍呼喚春天。因此我們可以說,歲寒心連通著真善忍;確切地說,歲寒心乃是宇宙精神特性的大自然表達。「真」「善」對於宇宙美好的必要,易於為人理解:無真,則妖氛鬼域魔幻欺世;無善,則生命邪惡命運悲慘;那麼「忍」呢?無忍,則難以積累盛德,消除罪業,神聖生命,清潔穹宇;無忍,則世界必脆,宇宙生命瞬息壞滅,難以成住。 

和大自然的歲寒心相比,被物質世界污染的人心就複雜多了!故老子曰: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更遑論那些被邪教控制的可悲生命了!毋庸諱言,一個失去了道德底線的民族必是封凍了聖賢心的民族,一個邪靈附體的民族必是民族精神被魔控的變異族類。 

但是人類並不悲觀,更無須失去自信,與非人生命相比,造物更加厚愛人類,甚至在設計生命創造人類之初,即已

一,設定尊卑。人類才是萬物之靈,萬物只是人類之配;
二,預見佛法洪傳,亦即預見人類遭遇空前魔難及其拯救。

在詠頌歲寒心的眾多詩作中, 「梅花詩 十首」的奇偉卓絕獨領風騷,與其說是北宋詩人邵雍感悟天道,毋寧說是上天假邵雍之筆垂訓世人。梅花詩不同凡響之處在於:

1〕預言歷史。

梅花詩精準預言歷史發展,向熙來攘往的世人傳遞一個重要的消息:勿忘歷史的編劇與導演究屬是誰?提醒他們恪守生而為人的根本倫理道德:「卑謙真理,感恩造物」。正是:

橫眉冷對「菌祖說」,嗤之以鼻「猴表論」。

朝天一拜「轉法輪」,飛天妙曼佛天勝!

詩中「菌祖說」「猴表論」系指進化假說關於「細菌為人類遠祖」,「猴子是人類表親」等令人噴飯的荒謬說教。

2〕以梅花喻人,以梅花的品格讚譽人類歲寒心,讚譽歲寒心對人類真正春天的呼喚。
  
〔二〕歷劫紅塵洗鉛華,捧心傲雪勝梅花

人類歲寒心氣貫長虹,其道德內含逹致至高萬物的境界。「梅花詩」第十首首句「數點梅花天地春」才七個字,寫盡佛法洪傳時代佛法歸正人心的殊勝;寫盡人中覺者歷劫惡世魔難洗盡紅塵鉛華,擎舉歲寒心的殊勝;寫盡人類歲寒心撼動聖賢心,解咒魔控民族魂的殊勝。

去年隆冬時節,我隨法國大法弟子自費去斯托斯堡,向歐洲議會講述共產幽靈為禍世界,蹂躪中華的真象。歐洲氣候得天獨厚,通常連厚毛褲之類的禦寒衣物都不必需,人們還沒有來得及感受冬天,冬天就蜻蜓點水般匆匆離去。可是那一天,彤雲密布,朔風凜洌,雨雪凍成冰粒打在臉上生生作痛,衣衫單薄的大法子弟子像冰雕一樣守侯在議會大樓外,巋巋然十數小時,以歲寒心感動天地,感動歐洲。 

歐洲能不被感動嗎?僅舉一個小例,就足已證明歐洲必定被感動:在講真象的人群中,有一位八十六歲的鐘秀英老人。從第一天晚十時自巴黎出發,到第二天晚十時返回,整整二十四小時老人家始終神采欒欒,經受了難耐的酷寒。筆者曾賦詩二首以志其事:

詩一

八六老封君,勇氣貫三軍。辛勞為何事?助師轉法輪。

詩二

白頭凝霜雪,捧心向日月。此心天可鑒,笑迎數九寒!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歐洲果然被感動了!今年一月二十五日,歐洲議會通過了「國際譴責共產獨裁罪行之必要性」的歷史性決議。歐洲作為誕下孽種的娘家人不再私肉私痛,他們大義滅親,傳檄天下:歐產怪胎是人類公敵,共產幽靈是禍水惡魔,天下當共討共誅之!娘家人的深痛惡絕和堅決唾棄令世界括目,令中共膽寒。 

雖不及美利堅的自由風華絕代,畢竟歐羅巴的民主風韻猶存,可見老歐洲並不真的老了。總而言之,比之美加日澳,歐洲的感動雖然姍姍來遲,但是,意義卻非同尋常:君須知,不是婆家人下一紙休書,倒是娘家人情絕義斷;君不見,娘家董事會頒令討伐妖孽清理門戶之日,正是婆家掌門人胡錦濤妝金邪惡粉飾妖魔之時。正是:

一紙休書遲不下,清理門戶是娘家!

相信再糊塗的人也不難看出:在魔咒解體的年代,胡錦濤再造畫皮居心何在?唯一的可能的解釋是:有人為一己之私,罔顧民族大義,處心積慮續導魔騙鬧劇,為共產覆舟補漏救沈,以禍延炎黃子孫為己任,是可忍孰不可忍!?順便告誡被胡錦濤禮騁為共產研究院的畫皮者們:與其嘔心瀝血油漆共產惡魔的‘神聖’,不如忙裏偷閑覺悟糞水蛆蟲的卑汙。
 
冰封雪藏只能反襯自然歲寒心的領袖群芳,卻不足以烘托人類歲寒心的至高無上。人類歲寒心被反襯在酷刑加身淩辱加心的道德洗禮中,被烘托在人間魔窟惡鬼夜叉的非人煉獄下,被彰顯在殺人滅口盜賣臟器的血魔腥國的國家罪惡裏。 

人類歲寒心在超越生死的悲天憫人中勾勒著紅塵覺者之神韻:誰將碧血拋灑洗滌人心污穢?誰以血肉犠牲構築真理長城?誰在九洲撞擊黃鐘奏唱法輪大法?誰在中原魔火肆虐中涅槃鳳凰?老虎凳試煉他們的無怨無悔,萬伏電棍閃耀他們的聖潔,性攻擊禮讚他們的堅貞!天地為之變色,神佛因之動容。既然佛法慈悲總與威嚴同在,那麼勸善當與除惡並行,故眾神判死待決與佛法為敵的中共。

判死而待決,神佛用心深矣!旨在驗明正身誅殛中共之前,救度被劫持的眾生。君不見:半個多世紀的鐡血魔騙,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肆虐中華,有多少人對中共惡魔恩仇反串愛恨交加,對共產卡洛因割舍不下! 

更有甚者,竟有人緊閉雙眼聲言:「不要對我提法輪功,我鐡壁銅墻」,「不要對我說共產黨不好,我刀槍不入!」既然,普羅米修士曾經在崇山峻嶺上奉獻他的肝腸,基督耶穌已經在十字架上流盡他的寶血;那麼,紅塵覺者必定是慈悲為懷,無懼犧牲割舍,總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等待,諄諄告誡。 

好一柄九評神劍高懸!它劃破魔幻夜空,燭照惡魔真容。借天上人間的至惡標定宇宙道德,數點梅花的‘道德海拔’得以量度;籍覺者惡魔並世紅塵的反差,至高萬物的人類歲寒心得以撼動魔世冰封的聖賢心。

胡錦濤曾經顫顫驚驚告誡他的鷹犬們:「切莫製造道德之士」,言猶在耳,有聖人出焉!逆天行事之人出語成讖,害怕什麼出現什麼,豈非天意昭昭!始有陳用林割袍斷義,繼則九百萬勇士恥與邪惡中共為伍,緊接著高夫子與陽光赤子〔焦夫子說他誓做陽光男孩,故以陽光赤子雅稱之〕聯袂行動擺脫狼人妖魅的圍追堵截,成功地零距離走近那一顆至高無上的人類歲寒心。

陽光赤子恍若人世,他寫道:

「眼前這無怨無恨娓娓而談的男女,他們究竟是已經死去的鬼,還是永生的神?」

高夫子靈魂震顫,他寫道:「我們是在和一群聖賢打交道,他們的不屈精神,高貴的人格及對施暴者的寛恕襟懷是我們今天中國的希望所依,也是我們堅強下去的理由所在!」
 
〔三〕巍巍昆侖道德山,道德戰爭古今罕

面對世界上最凶殘最流氓最不道德的妖魅,高夫子內修道德,外禦邪魔。且看他:

一,道不同,不相為謀。

舉世混濁,清士乃見。鑒於中共以最野蠻最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妻兒和兄弟姊妹,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中華民族的良心,夫子和夫人義無反顧昭告天下:退出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

一位貞烈女子向世界示範了中華母親的偉大風範,她的芳名叫耿和。從現在起,這個名字足令高家蓬蓽生輝,足令無數須眉汗顏蒙羞。有紅顏同道如此,夫子此生足矣!這兩個令神喜悅的人告訴世人,尤其是中國人:

1〕原來人是應該挺起脊梁骨頂天立地站著的;
2〕原來人是可以對流氓暴君斬釘截鐡說「不」的;
3〕原來人是必須用道德和良知的青霜劍在人妖之間,在正義與邪惡之間劃下一道人格線的!
4〕原來古今聖賢就是這樣成就的;
5〕原來正念正行,才是令妖魔膽寒,蒙神佛喜悅的。

反之:假神聖慈悲之名行莊嚴邪惡之實,一切這樣的燒香叩頭妝金修廟造神行為,其實都是進軍地獄的舉措。
 
二,道不行,逼上道山。

道不行,夫子不甘乘浮桴入海,寧願逼上道德山,此舉表達了一種義不容辭的道義擔當,一份對華夏兒女的深沉摯愛。

何況,除了道德,以及身體膚髮受之父母,夫子一無所有:既沒有神五神六,也沒有飛鷹走狗,更沒有化武飛彈,夫子揚長避短舍梁山而智登道山。 

三,信天理,仰靠神,打一場道德戰爭。

神賜夫子無限勇氣和智慧,他以道德對抗邪惡,以文明祥和神聖道德的「有限戰」,對抗罪惡恐怖超越一切道德底線的「超限戰」,因而這是一場「力量對比懸殊,道義對比懸殊」的特殊戰爭。一句話, 打一場揚長避短決戰決勝的道德戰爭。

以筆者淺見,道德戰爭至少有「四大特徵」,或稱「十六字要訣」:

1〕文明為先。拒絕暴力,鄙薄政治,免戰流氓;崇尚坐而論道,專門紙上論兵,偏愛口誅心誅。道德戰爭其實是文明戰勝野蠻之戰;

2〕光明為要。在天日昭昭世人矚目之下,打一場三陽戰爭:陽光男孩,陽光戰場,陽光行動。以《九評》為戰略武器,清心魔,照妖孽,掃蕩黑暗,曝光邪惡。道德戰爭其實是光明戰勝黑暗之戰;

3〕道德為尊。妖不勝德,古之訓也!道德戰爭其實是道德戰勝妖魔之戰;

4〕心戰為上。復甦聖賢心。解咒魔化魂。道德戰爭其實是換心還魂之戰。

敬請讀者諸君注意:顧名思義,道德戰,不是政治軍事戰,更區別於護憲維權戰。夫子高明之處在於:他拒絕魔力圈內聞咒起舞,不屑於魔鬼掌上翻跟鬥雲,更深痛惡絕人肉宴上聽「聖樂」。 讀者諸君務須百倍警惕千萬小心:無論多麼神聖的音符,一經魔鬼加工煆煉,皆可入譜人肉宴聖樂也!諸如國家,民族,統一,政治,憲法,民主,人權等等。「聖樂」起處,唐僧肉傾刻幻作美味魔肴!彬彬有禮的惡魔笑容可掬地揖讓說:功在黨國的精英們,聖樂聲中盡情享用這「五十六族珍」全席吧!只需一塊「族珍」入口,管教道義盡失,同類魔鬼。 

夫子特立獨行,淩絕嶺而小天下。道山者,「流氓天敵」「邪惡尅星」之巍巍昆侖道德山也!夫子在道山一安座,就占領了道德至高點,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的上峰。在天滅中共的生死關頭,中共圍困進撃巍巍昆侖道德山,等同於彌留之際為死亡快馬更著一鞭。在夫子腳下,中共越是撒潑耍賴,流氓恫嚇,發狠鬥勇,威逼利誘,精神魔騙,暴力暗殺,越是將黑社會手段和邪惡招術發揮到淋漓盡致,越是成就聖賢,崇高道山,越是充分揭示了中共必滅的理由。

說白了,只區區 「道德」二字,足令中共雙蹆發顫,魂飛魄散,足令數百萬虎狼之師以及全部殺人機器化作一堆破爛!何況,巍巍昆侖道德山!

夫子左手揮舞道德權杖,直搗共產邪靈的死穴;右手揮舞道德皮鞭,進擊中共邪教的軟肋。夫子擎舉至高無上的人類歲寒心作為

一,道德試金石,籍以拷問邪靈附體者的人性和良知;
二,照魔心鏡,籍以鏡照魔心人相者的魔變之心。

此類魔心人相者乃魔國特產,東土偽君子高手是也!外貌麟鸞,中韜鬼域,情偽萬端,包藏不測。共禍漫延邪教竊國後,此術滋工,塗飾彌縫,竟有終身不敗者,蓋因魔術障目,魔心難照也!

夫子以致信胡溫的方式輕鬆愉快地取消了邪黨權貴們的測謊豁免權, 「尊榮體面」地置放兩位 「新政」代表人物於道德分析天平之上,迫令那兩顆粗看高深莫測,其實精通矯情煽情,善於 「顧左右而言它」的多面腦袋,直面畫皮黨國惡魔犯下的令人類發指令天地震怒的暴行,包括面對萬伏電棍插入聖者肛門的空前慘烈,面對殺人滅口毀屍倒賣人體器官的滔天罪行,面對姦污聖母攻擊羞辱母性性器官的無恥無倫,等等,等等。 一句話,迫令他們面對生命造主,面對天日神佛,面對億萬顆跳動的良心,作出回應:

一,靈魂震顫嗎?深宵難眠嗎?無動於衷嗎?冷血心腸嗎?!亦或是幸災樂禍嗎?!

二,籍以拷問他們:良知安在?!人性何存?!靈魂深處道德含金量幾何?!

三,籍以鏡照他們:胸腔中跳動的是一顆聖賢心?!常人心?!野獸心?!亦或是半人半獸心?!

四,籍以判定他們:是人?!是鬼?!亦或是邪靈附體的可悲生命?!
 
眾目睽睽之下,面對如此嚴肅的生命試卷與道德拷問,胡溫居然手足無措,失去了往日的鎮定與從容,一個奔延安扭秧歌,一個赴山東嘗餃子。其實,扭秧歌吃餃子也是一種回應,一種肢體語言答卷。 如果說,張鐡生交了一份知識白卷,那麼胡溫更慘,他們交的是兩份道德白卷。現在輪到胡溫兩位「英雄好漢」一無所有了:他們被削去了頭頂上賴以欺世的魔幻光環,被剝光了身段上賴以遮羞的道統法袍,往日不見首尾的「神龍」,原來不過是蠅營茍且在妖龍血涎中的兩隻「龍虱王」罷了!談笑間,胡溫道義資源灰飛煙滅。此一戰足以證明:對付中共邪黨,道德戰爭威力無窮,無往而不勝。

或許有人說,胡溫並非一點良知沒有。但是,胡溫如願以償爬上朝思暮想的中共權力頂峰,已經整整三年,對於中共現在進行式的一切令人髲指令天神共怒的暴行難脫幹系!特別,近日蘇家屯法西斯集中營殺人滅口,活取倒賣人體器官的滔天罪行已經爆光天下,再一次向世人證實《九評》論述的真理性,證實中共是一個黨國壟斷的血腥公司和殺人專業戶,是一個跨行業產供銷一體化以消滅肉體手段達到取消信仰和牟取暴利雙重目的殺人托拉斯,是一個兇惡無倫的邪教黑幫殺人黨!胡溫縱然不是授意者與組織實施者,但也決非毫不知情;考慮到反人類犯罪繼續進行的緊迫性,作為這個邪教黑幫殺人黨的首腦,即便是裝聾作啞不作為,已屬傷天害理良心被魔鬼吞食,其實已經淪為反人類元兇的幫兇與同謀,於情於理,你們罪責難逃!

胡錦濤難道真的不明白「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的道理?奉勸他和劉永清一起抓緊盤點名下罪愆賑上積分幾何〔包括西藏屠殺〕?手上主動牌還剩幾張?勿忘天象巨變之下,隨時可能清零並廢紙化「將功抵罪牌」,令立功贖罪機會永遠不再!

現在清華有那麼幾個共產納碎黨徒,為清華栽培出一些喪失基本做人道德的黨國高層而興高彩烈,活像爹媽中了頭彩一樣,比范進中舉還要瘋!說什麼清華成了當之無愧的「大清帝國」「滿清王朝」,真是瘋昏得沒了頭!別的姑且不論,單是蘇家屯共產法西斯暴行一浮出水面,自中共九常委以下,除了特殊立功贖罪者,有多少人要淪為「審判中共惡魔國際法庭」的階下囚?又有多少人要倒掛在天安門的電線桿上曬太陽?屆時只怕「水木清華」的小山崗上非得立上一塊「恥辱碑」以謝罪天下了。否則,如何向國人交代這臭名昭著的「共產清帝國」「納粹滿王朝」?

道德戰爭者,文雅一點說,道德拷問罷了;霸道一點說,道德審判是也。筆者不揣疏漏,就道德戰爭的打法舉例建言如下:例如,上自吳邦國下自飛鷹走狗,包括各級花瓶委員橡皮代表在內,對體制內的每一位龍虱送「德」上門,亦即遞交一份道德考卷。如果郵寄,也請帶掛號回執。迫令他們效法胡溫,也有機會面對一回生命造主,面對一回天日神佛,面對一回億萬顆跳動的良心,接受道德拷問與良心審判。不過,關鍵的關鍵是:勿忘附上

一,《九評》神劍。作解剖妖獸,兼作解剖龍虱之心之魂用;

二,高夫子致胡溫第三封信。信中藏有一顆至高無上歲寒心,也是九評最具法律效力的見證,以期撼動胸腔之內或深藏或殘存的聖賢心。

但是,單單對龍虱「門戶開放,機會均等」「殺人見血,救人救徹」「德網恢恢,有教無類」遠為不夠;更要以大慈大悲的菩薩心腸,做功德無量之善舉,敦請國人跟從夫子作道山遊,中華民族實實在在需要打一場全民族的道德戰爭。

當然,既然是一場道德戰爭必然也是一場大道無形的戰爭。六年來大法弟子講真相的一切舉措,包括傳單,報紙,電話,電視,插播,踩江,畫展,酷型展,藍絲帶,利用人民幣傳九評促三退等等,甚至包括絕食,從來都是在方法上不拘一格,要旨只在:做足道德這篇文章。首先道德自己,還要道德他人。

山西呂梁山區的農民們面蒙塑料布,臂紮羊肚巾,用木棍石頭款待貪官,像驅趕蝗蟲一樣驅逐這一幫幫食肉動物。多年堅持下來,令貪蟲們羞難愧當,輕易不敢進村騷擾. 這種下裏巴人式的道德戰爭,何嘗不是一種智慧和創造!

至於絕食,如果以為餓肚皮可以迫令中共改惡遷善,就犯了東郭先生的錯誤。例如,六四天安門絕食諌貪無改中共殺人本性,就是明證。只怕中山狼偷偷曾樂:餓吧,等餓草鶏了,再來收拾你們!在六十年代初餓死三千萬人之際,中共居然面不改色,何況區區絕食!

一旦絕食充滿道德感召力,才脫離政治層面,昇華為道義批判,中共豈有不怕之理?夫子每次絕食一不上街,和平展現道義;二不超過二十四小時,忍耐堅守持久。總之,以節制理性的方式道義譴責黨國流氓行逕。特別,他將絕食看作是一種心靈的懺悔,在回答記者關於‘如何理解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中,還要消耗身體?’這一問題時,他平靜地說:這是中國人對自己罪的一種懺悔方式。有這樣一種制度,誰能逃脫幹系?我們都有罪,每個中國人都有罪。

情真意切的肺腑之言,甘為中華民族背負十字架的壯烈情懷,痛徹心脾的道德反思,此言此情此思可昭天地日月,可令烈士貞女蕩氣回腸,可令不道德的生命道德起來。籍著絕食清腸去毒,夫子身負十字架,心養浩然氣,默默然而天下震動,人心震撼。

偉哉,夫子!

〔四〕道德唾共稱賢聖,莫當龍虱陪葬坑。

善良的人們多半為夫子安危捏著一把汗,包括偉大的苦難母親丁子霖,擔心個體力量與整個國家殺人機器相抗衡,等同以卵撃石;特別,與沒有道德底線的中共爭高下,只怕兇多吉少。他們至少在以下兩個問題上心存疑問:

一,上天果真要滅中共嗎?
二,何以唯道德可以勝共?

上述兩問其實可以歸結為一問:中共究竟是何方「神聖」?真正明白了這一點,天滅中共與道德勝共就成了理所當然的推論。但是,對於無神框民來說,要鬧明白這個‘明白’談何容易;對於無神作惡拒悟一派來說,只怕等到陪黨中共作無間地獄遊時未必肯醒。

無神,無神,中華民族喪德失神,妖魔鬼怪乘隙附身,炎黃家國淪陷魔手,悲慘世界曠世未聞!

因此,在國家民族總體規模上驅魔降妖,才是今日中國問題之症結所在,退黨退團退隊才是當務之急,全民唾共同樣緊要迫切。

按理說,在心智正常的情況下,識別惡魔中共並非難於上青天,其實在中共身上有太多的蛛絲馬跡可尋。比如:如何解釋中共嗜血好殺,蓄意大規模製造殺人同謀;如何解釋炎黃兒女聞咒起舞,顛倒恩仇,認賊作父?如何解釋中共仇視生命,專以攻擊生殖器官泄憤?如何解釋江澤民其言以德治國,其行殺人栽贓,毀屍滅跡,活取活賣人體器官以及強姦祖國母親?如何解釋中共深惡痛決五千年傳統文化?以及如何解釋中共懼怕九評噤聲若先天聾啞?等等。在這裏,哪裏是人在說人話做人事,分明是魔在馭人說魔話做魔事。察其言觀其行,不難從中看出一副活靈活現的反宇宙妖魔形狀。可嘆無神框民陶陶然昏昏然,幻覺主宰三維物質空間之時,正是淪為魔控低能生命之日,欲令魔控生命識別魔控者,豈非天方夜譚!  

欲知中共系何方「神聖」,須讀九評。九評不僅對中共的暴政謊言嗜殺流氓邪教等等邪惡特徵,作了基於歷史事實的深刻解剖,而且對其禍胎原形,作了兜底朝天的揭露,致使中共在照妖鏡下妖形畢露。九評共九,尤以第四評石破天驚,指出中共不是任何別的,而是「反宇宙的力量」。 筆者相信,只有神才能對邪惡中共作出如此雷霆萬鈞的判定,人則是萬萬想像不到也萬萬表述不出的。由此判定出發,上述兩問迎刃而解:

一,讀者定能明白:這「反宇宙的力量」五個大字,無疑是一份惡魔死刑終審判決。

原因何在?反宇宙者,反天地,反人類,反佛道神魔之謂也!大家知道,即使是魔,作為宇宙中負的因素存在,也是為維護宇宙特性而生的。比如缺了撒旦的試煉,基督徒靈魂難修。因此,區別於維護宇宙特性的魔,唯獨共產幽靈及中共是一種反宇宙的惡魔,是佛道神魔共憤共誅的對象。第四評對中共這種反宇宙的特性作了無可爭辯的剖析,本文不再重覆。

有了神的這個裁定和神的諸多警示,包括預言,中共必亡的藏字石,鴉集中南海等天象;特別,法輪功創始人莊嚴宣示眾生:中共與佛法為敵罪不容赦,被眾神判死。有神論者堅信:無須人類動一個指頭,中共必遭天譴。所以,高夫子信心無限,在道山上仰天長嘯:

中共不垮,天理何存?

可能有人要問:既然中共反天地,反人類,反佛道神魔,何以允許它存在?潰瘍,蔓延?答曰:人心不正,為魔所乘;物質變異,妖魅孳生。一個半世紀以來,世界精英左派帶頭沉溺「進化」,瘋魔「共產」,不以淪喪道德為恥,反以背棄生命造主為榮。無神則人心肆,無惡不為。更以革命和國家的名義,「神聖」地殺人放火,黑白兩道通吃,吃完大戶大戶吃,直至道德淪喪,道義滅亡,甚至決戰人類,賭拚地球。

於是,一個奇特而複雜的局面出現了:人親愛了妖,背棄了神;妖劫持了人,致使投鼠忌器,為難了神!當此玉石俱焚的危難之秋,國人理當反躬自問:在埋葬中共時,閣下置自身於何處?我願國人,包括胡溫:

道德唾共稱賢聖;莫當龍虱陪葬坑。

筆者以為:既然放下屠刀,可以立地成佛;為什麼一經撼動聖賢心,龍虱就不可以成聖稱賢呢!

二,讀者定能明白:對付中共,決不是如何推翻一個專制獨裁政權的問題,而是怎樣對付大妖魅的問題。說穿了,中共幾乎什麼都不怕,不怕一切人的手段,就怕治妖! 

清代名臣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卷十「如是我聞〔四〕」中,曾經描寫一位布商為狐所魅日漸嬴弱的故事,很是發人深醒。其妻曾求符治妖不能禁絕。一夕,狐女與商人共寢,忽覺剛氣砭人剌促不寧,得悉商人生「輸金助人贖子」一念,狐女愀然推枕曰:「君作善念,即是善人,坑害善人,神所不容」。遂以吻相接,噓氣良久,揮手自去,韓商自此健壯如初。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人不高尚道德,妖也饒不了你,神也救不了你。原因很簡單:魑魅喜人過,神不佑無德之人。正是:「德之不修,於妖乎何尤?」

〔五〕德之不修奈妖何?請從夫子道山遊!

曹長青先生日前在溫哥華論及:導至蘇聯東歐共產主義垮臺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知識份子的覺醒,他們的代表人物諸如蘇聯的索爾仁尼琴捷克、哈維爾都曾猜想到「以道德戰勝共產主義」的真理。

果不其然,蘇聯東歐共產主義被道德戰勝了!儘管戰而勝之,索爾仁尼琴和哈維爾們未必真正明白,以下三段式命題才是關於道德戰勝共產主義的精髓:

一,戰勝共產主義的實質就是治妖;
二,唯道德是克妖致勝的法寶;
三,所以,修德勝妖是根本的治妖之道。

反觀中國,知識精英的龍虱化實在令人感慨萬千。難道說中國的文化欠缺道德的內含?難道說中國知識份子不及西人聰智?非也!道德精神的祖庭,道德經典的家園,道德文化發祥處,源遠流長處,淋漓盡致發揮處,當之無愧首推東土。可見東土知識精英的龍虱化只能反襯中共妖孽鏟除傳統道德的處心積慮與卓有成效,豈不令人後怕!

不客氣地說:共產妖魔在一場反道德戰爭中已經打敗了中華民族(除了臺灣)。四顧滿目瘡痍的中原大地,「聞咒起舞炎黃淚,魔音不絕繞神州」,「魂魄雙飛渾不覺,心腦俱換猶自樂」。令筆者悲愴難禁,曾寫詩傳單三問魔控眾生:

天滅中共,何以自救?
玉石俱焚,何以解憂?
生命保險,何方尋求?

詰之,問之,三問而後殷殷告誡之,三問答案只在:速登方舟:

諾亞方舟,安康福壽。消災免禍,唯有方舟。
九評神劍,解剖妖獸。正念起處,即是方舟。
退黨奏向,生命凱歌,道德唾共,就是自救。

詩中諾亞方舟,就是巍巍昆侖道德山的形象表達。道山何在?只在人心正念起處。筆者寄望:被共產妖魔戰敗的中華民族,重振道德精神祖庭的英風,修道德從夫子道山遊,發動一場替天行道埋葬中共的道德大戰。

記得有人就詩傳單問我,何謂道德唾共?筆者當時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沬,試著以形象的方式解釋道德唾共。現在想來,雖然不能說吐唾沬不是表達一種憎惡之情。然而,道德唾共的深刻內涵決不能被一口唾沬簡單化。道德唾共的準確含意應是:修德勝妖。實質上,丟掉修德勝妖的內含,失德不德之人也可以唾共,但決非道德唾共。例如中共貪官有人警告中共:「如果雙規我,我就退黨!」就是一個實例。失德不德之人唯有修道德,方可以有道德,方可以有資本有資格道德唾共。

由此不難得出結論:

一,道德戰爭是人妖之間的戰爭;
二,道德唾共的準確內含是修德勝妖。
 
筆者在《評血腥公司末的瘋狂賭》一文中曾嘗試詮釋修德勝妖,現在抄錄如下,冀望與有志修德勝妖者切磋共商剪滅共妖大計:

特別,較之手術切除,道德消解這個腫瘤之王,可令膿細胞正常化,可令絕大多數癌細胞重獲新生,可令正常細胞傷害最小,成為代價最小預後最佳的神妙之方,成為起死回生的無上降魔心法,其精微奧妙在於:

1〕與其說伏外魔於外,毋寧說降心魔於內;
2〕確切說,否定舊我,昇華道德於前,唾棄中共不齒妖物於後:
3〕唾棄邪惡就是自我救贖,就是生命淨化,就是浪子回頭,就是與神和好。 

〔六〕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睹

作為本文的結束,我願以滄海一粟來見證道德戰爭的汪洋大海。他不是先知先覺,也不是法輪大法弟子。

六年前,當中共及其政治流氓頭子發動對法輪大法滅絕性圍剿之時,鋪天蓋地的血口井噴也曾令他呼吸艱難。現在,他全都明白了!他自動請纓,義無反顧投身這場道德戰爭,與家人友人恊同接力,長驅數千里,護法神州行。中間經歷種種驚險神奇,決非常人所能想像,最終將法輪大法資料,包括法輪圖及師尊法像轉移到安全地點。

即便是名利薰心良心被惡魔吞食的人也有悔改的,我的一位朋友〔開天目的人看到這個生命來自高層〕甚至認為「中共對法輪功手太軟」,對我的忠告充耳不聞。身患癌症以後,他的子女仍然不敢在他面前提一句法輪功,直到彌留之際,他的夫人才在我的敦促下規勸他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也算是從惡黨手中討回來一顆心,儘管來不及再把這顆心奉獻給佛法,畢竟免除了形神全滅的命運,再造了與佛法重新結緣的機緣。惡黨為他覆蓋的血旗算是白蓋了!

總之,人心之變盡顯天象之變:為禍中華的大妖孽末日臨頭了!

夫子其勉之!

歷史定然不會忘記,想必當代太史公筆下亦已擬就「高子世家讚」以下結語:天下君王至於賢人,眾矣,當時則榮,沒則已焉。夫子布衣,傳之久遠,世人景仰,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言「道德戰爭」者,必也折中夫子,可謂至聖矣!

國人亦勉之!

古人雲:「同明相照,同類相求」,「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睹」,可以肯定:埋葬共產邪靈的時代必然是一個聖人作而英雄顯耀的殊勝時代,讓我們張開雙臂,為聖賢輩出的時代大潮鼓吹呼喚吧。

註1:天下的君王乃至歷代賢人,也夠多的了。他們在世時很榮耀,死後就都完了。而高子一介平民,他的思想品格傳之久遠,為世人學者尊崇。自總統閣揆起,談到「道德戰爭」無不佩服得五體投地,稱得上至高無上的聖人了。

註2:「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睹。」語出「易·幹·文言」。意思是說:雲隨龍而興起,風隨虎嘯而益劇;聖人一出世,其他的傑出人物隨之而顯揚。 

完稿於二千零六年三月十四日
四月十九日再修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