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那就是中共的死期
 
2006-5-5
 
【人民报消息】

在线收听:那就是中共的死期

◆进入五月以来,中共对高智晟律师的跟踪骚扰又进一步升级。除贴身跟踪外,近日停在楼下的监视车辆开始二十四小时的发动着。

◆高律师认为这是特务们又接到了新命令。4日高律师外出时,京A34863在下着大雨的情况下,跟踪的距离只有一米左右──

高智晟:中共特务可能又接到了新的骚扰命令,从今天下午5点钟开始,中共跟踪我的特务全部把车开到我们家的楼下,这是一月来都没有的。在二楼,在厨房和孩子的卧室,你只要朝外看,都是他们。京A34863,就是表现最恶劣的,和京E24758,就是我们称其为恶棍的,最邪恶的两辆车,径直地就停在我们家门口。

他们发动着车,孩子想睡都睡不着。他们一直发动着车,大声的说话,我估计(特务)今天晚上要捣乱。

记者:不光是您一家,这整个楼里面就都是……

高智晟:对,那就都要倒霉。我们估计(特务)是接到了新的骚扰命令了,他们不是一种无意的行动。你知道从5月1日开始,(他们对我全家)已经是贴身跟踪。只要你出去,七、八个人围着你。今天突然把车又开到了楼下。

这之前,我到北京大学去了一趟,见了个朋友,六辆车跟着,京A34863是把牌照卸掉跟着我。(路上)下着大雨,它始终跟着我的车,距离不到一米,这是很危险的。然后有一辆JFE3064还是JEF3064(记不太清),还有一辆天津的车和一辆河北的车,总共是六辆车跟着。天津和河北的车,从前天(5月2日)我们出去旅游就一直跟着,包括那天我们全家到王府井就有它们跟着。看它们以后还会怎么行动。

记者:(那些在你家门口的车) 现在还发动着吗?

高智晟:发动着呢。这显然是接到了新的骚扰命令。

◆高律师讲到,骚扰形式的不断变化,反映出中共当局的反复无常──

高智晟:我曾经多次说过,这些特务只是工具,他们到哪儿,是进到我家里来,还是离我家两、三百米,那都是由组织来安排的,而他们后面的组织是反复无常的。我回北京没有几天,它就变成了群体贴身跟踪了;贴身几天后,这又变成了把车直接开到我家门口,离我家的直线距离就是两米左右。去年最恶劣的一段时间就是直接在我家楼下。(目前这种情况)表明他们(特务)的主子可能心里面又感到有什么不安了。

◆高律师接着讲到,任何人在长期围困骚扰中,都会对中共的邪恶本质以及它不会长久有清醒地认识──

高智晟:任何东西,只要它持续地用人类最不耻的行为搅扰你5、6个月,你对它的这种邪恶本质,以及这种邪恶不会长久应该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

以前我看到的都是别人的灾难,远距离听说,但现在它让我最近距离的观察到了。一个是最近两年我对法轮功群体灾难的调查,使我真是毛骨悚然;另外就是这六个月它们针对我、我一家和我的亲属所做的事儿,让我彻底地感觉到了过去我们真正地没有看到它们这种无耻和下流。它们用很多它们的这种无耻行为的本身教育着人们。

我大哥第一遍看完(我的三封上书)后,他觉得人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他说,老三,你(的上书)是不是…就是有什么出入?我们看到的共产党不是你讲的这样。好,他们(特务)在我老家持续骚扰了48小时以后,我大哥哭着讲,他说老三,大哥现在可以肯定,你(上书)里面讲的都是真的,你讲的他们对法轮功这种残害都是真的。他说,这两天他们让我们看到了,他们连畜生都不如。

我说大哥,你看到的这算什么呢?他们不就是冲着你门口尿个尿吗,晚上拿手电照着你们家,不让你们睡觉,晚上到你们家门口来唱歌。你看到的不过是这些吧。

◆高律师强调,在每天的生活伴随着人类最不耻的行为搅扰下,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什么是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

高智晟:应当抓住主要矛盾,而且要抓住能够激活主要矛盾的途径。比方说,苏家屯事件,对劳教所调查的这样的进程的推进。

◆高律师分析到,关注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才是人类目前要面对的最大问题,当人们真正面对的时候就是中共的死期──

高智晟:现在,人们不要片面地理解为,关注苏家屯事件,关注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些问题,关注法轮功被迫害的问题,就好象是关注那个群体的命运。那不是这样的,不是这回事。当这样的罪恶真正的真相一大白的时候,这样的罪恶真正的被文明人类面对的时候,冷静面对的时候,清醒面对的时候,那就是中共的死期。现在就是要如何把更多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对这样真相的调查过程中来,使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

◆对于目前一些人的麻木,高律师更愿意认为是这些人为自己的无耻找借口──

高智晟:现在,我更愿意倾向于,或理解为,一些人所谓的不清醒,实际上是怕自己灵魂赤裸的借口,是为自己这种,说难听点儿,为自己的无耻找借口。大不了说我不清醒吧,总比指责我麻木和无耻好得多。

◆高律师最后讲道,不要高估中共的强大,它随时崩溃人们都不会怀疑──

高智晟:我们现并不认为它(中共)有多强大,象它这种集权体制,尤其到今天这种人心惶惶的情况下,说它明天就崩溃我都不会反对,不会怀疑。甚至就说它今天晚上某个时候崩溃,我也不会怀疑。

◆高律师告诫人们,解决法轮功问题,从多方位,多角度促成真相调查团到中国调查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根本。

(以上新闻是根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许琳采访报道整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