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今天的中国谁不是邹韬
 
——──2006年5月27日绝食感言
 
作者:高智晟
 
2006-5-28
 
【人民报消息】尽管我们在持续地经历和承受着暴政的野蛮压迫,但仍不断有属于我们的——被压迫者的“好”消息传来。在中共政权以黑社会手段围堵我全家的第186天之际,我与已“失踪”了66天的新疆青年孟庆刚取得了联系,得知他已安然回家的好消息。今年以来,对我而言,这样的“好”消息可谓接连不断,诸如:失踪了几十天后的胡佳回到家的好消息,失踪了几十天后的齐志勇回到家,失踪了几十天后的欧阳小戎回到家,失踪的赵昕,失踪的温海波,失踪的马文都、马亚莲、田宝成、李艾燕、李淑凤、张文和、张素灵、莫建刚、蒋美丽、倪玉兰、王权章等也都回到了家,以致,朋友们戏称说,今年以来我是整日被“好”消息包围着。

无论如何,邹韬都能算是这个不道德制度的受害者,无论是在那逼使他痛苦地吼出“三年不买房”的高得令绝大多数人恐慌的房价面前,还是因他喊出内心痛苦后,所遭遇到的、接连不断的麻烦和危险的经历面前。

今天根据全国29省与我一道坚持在每周周六绝食24小时的大部分同胞的意见,我们将今天的绝食作为对宣导并加入到“三年不买房”民间惟权运动的邹韬们的声援和支持。我们29省的、427人同时据此宣布,我们也加入三年不买房的维权行列,成为邹韬们维权中的一员。

在中国,就像房价不属于经济因素一样,喊出对病态房价的无奈或抗议的声音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当然享有的自由及权利。因喊出了对官商合体集团在房地产销售领域的、恣意忘形的不满声音,邹韬遇到了一连串他意想不到的、却是在这种情形下必然会出现的麻烦和危险。在深圳,警察强行扣留了他前往北京的机票及身份证件,并非法剥夺了他的人身自由4小时,紧接着他莫名其妙地被6名不明身份者非法拘禁数小时。多经周章后,他到了北京。结果到了首都北京,这个原本被他寄予无限希望的地方,他遭遇到的麻烦和危险更是接连不断,更是令人惊悚不疑。其间,他竟然失踪5天时间,重新出现后,无奈及更加痛苦的他向外界宣布返回了深圳(有消息说至今他尚未能返深)。

我不清楚邹韬们对自己的痛苦和因喊出痛苦而遭遇到的一系列与文明、与法治精神完全不搭界的麻烦及危险境遇有着什么样的思考。但我们必须清楚,我们——所有的邹韬们,是生活在一种野蛮的专制社会里,这是邹韬们所有的苦闷及苦难的最根本根源。专制社会里只有两种人组成:野蛮人和奴隶。专制社会权利的病态、扭曲及无所不包、无恶不作是超乎常人想像的。最精辟如前苏联一位名人所说的那样:“当我们骄傲地登上月球进军火星的时候,我们在政治上仍然是生活在由原始丛林规则主导的石器时代”。以此来揭露今天我们所处的经济及社会关系状态可谓更加精辟且精确。

南非的前大主教图图在谈到种族隔离制度时说到:“我们是一个由受害者组成的社会”。反文明、反道德的专制独裁制度使得官商连体者经营权利成为现实和必然。在利益上贪得无厌,在道德上极度作恶的官商合体者,以无所不能的权利制造出从来是高攀向上的房价,使所有买得起和买不起房的中国人都成了受害者。就直接意义上而言,未买房的邹韬们是受害者,就一次或者是多次买房的则更是积极意义上的受害者。专制权力有一个不被大多数人察觉的功能,那就是对整个个体权利和利益的抢劫功能,那些具有购买能力,却不得不花远远超过市场价值的购买者,实则成了官商合体集团的成功的抢劫对象。从这一意义上讲,邹韬喊出了几乎所有人的痛苦,这个原来反自于几乎每个中国人个体经历中的痛苦,被邹韬这么一喊,则迅速变成了整个社会中的一种普遍的、强大的、并迅速成汹涌势的社会愿望。这种被名状了的、现实的社会群体怨愤,不仅使多年来横行无忌的、极高的房价结构性坍塌,还可能演化成为一种彻底摧毁使官商狼狈合体成为现实的、本已成了过街老鼠的腐败权利的基础。这也正是早已决意成为官商合体者打手们的警察部门通过非法手段特别关注邹韬的原因所在。

喊出了内心苦闷的邹韬,成了腐败的权利抟捏出高起不落房价的受害者的化身,喊出了受害者痛苦的他,又成了滥用权力的警察们的受害者。邹韬的麻烦和痛苦实际上是今天每个中国人的麻烦和痛苦,即便是那些具体承担威胁、恐吓邹韬们的警察和特务们。事实上,中国的绝大多数的普通警察,也完全是这种名声狼藉的腐败权利的受害者,更是这种病态提高房价的具体受害者,尤以北京为例,我在北京有不少基层的警察朋友,他们中间能买得起房的几乎是凤毛麟角。在北京南城的一位基层的警察朋友,8个月前还来看过我,39岁的他至今没有结婚,问及缘由时,就一句话:“买不起房”。我居住区的王姓片警,我们2000年认识后,他给我的印象是非常的不错,后来我们成了朋友。6年来,他一家一直住在我的楼下地下室,而地下室住的几乎清一色的是外地来北京打工的人们。你问他有无改变居住条件的打算时,他会告诉你,普通的警察靠工资在北京买房是永远不可能。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朝阳区武警大队的民警金鸿鹏,其原来在安贞派出所当片警期间,因要结婚无房去找领导求助,领导让他在自己片区的单位请求赞助解决,后来上级一位领导打击陷害他,说他收受贿赂。完全不构成犯罪的这位普通民警,尽管经历了我两年的无罪辩护,最后因为北京市公安局原主要领导的批条,最终还是被判处了有期徒刑11年。这些普通的警察无不是这种恶劣的高房价的受害者。但正是这些普通的警察,他们有时却常年被权利赶至一个一个的强制拆迁的现场,成为官商合体者的暴力打手,也是形成并维护高房价最主要条件的暴力的基础。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完整链条上的一个个不可或缺的环节,一个个具体的环节上有了问题,即导致整个链条发生问题。无论执法者践踏了哪个具体个体的人权,都是践踏了全体公民的人权。人们组成社会,建立国家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和促进每个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社会个体的自由和幸福,个体自由和幸福本应当是高于一切利益的价值,但这样的文明人类的普世价值,却在我们的社会里是被彻底地颠倒,而且是被极少数人组成的利益集团,完全是为了自身的不法利益而颠倒的,彻底地摧毁这些不法利益集团的不道德的获利机制,是永远解除邹韬们的烦恼及痛苦的不二路径。它无需人们采取对自己同样存在危险的暴力行动,我们甚至无需像邹韬那样走出家门的经历!我们每个人只需要像邹韬决心要做的那样——“三年不买房”,即可从容且彻底地摧毁官商合体者苦心经营了多年的高价房市基础,让贪得无厌的官吏尝一尝万众一心的无权利者的力量的可怕和可敬。

2006年5月27日 在有中共特务围堵的日子于北京的家里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