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如此「成熟」了的美中关系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55天
 
作者:高智晟
 
2006-4-25
 
【人民报消息】我是将绝大部分的精力用在了揭露和批判中共反文明势力的罪孽和暴行方面,基本无暇去细究美国人的心理状态及他们真实的道德情势。我总对他们的道德及文明寄予了足够的信赖,苏家屯事件后美国人的唯利是图,在面对被苏家屯事件符号化的中共的空前血腥的反人类、反人性文明的令人发指的野蛮暴行,美国人不仅没有展现出应有的、且能有的人性力量,反而有替中共滔天罪恶开脱之嫌。明显有“在困难时期拉兄弟一把”的江湖豪气。我开始了对真实美国人的关注,但我的判断及观点不一定尽皆周延。

据说美国总统布什将那带着中国人血水和泪水的160亿订单揽入囊中后,便笑容可掬的对猛给美国人塞钱的客人说:“中美关系已经成熟了”。

按照汉语的释义,成熟即意味着结果的既成。中美关系作为两道共同的东西,无论今天这种已经成熟了的既成成果是否是双方喜见的,但成果已既成,中美双方在这样的既成结果面前,只有两种选择,即:逢此便接收这种既已成熟的结果。既已成熟,则今后就照着这种成熟了的模式行事,或者双方对既成的成熟结果不满意,而抛弃它。而布什总统则显然是带着极其满足的神色来评价这种“已经成熟”的美中关系的,据说胡也是连连称是。

今天这种令美国满足的、“已经成熟”了的美中关系,是美国和中共政权近三十年倾心“培育”的成果。这种今天令美国政府心满意足的、“已经成熟”的美中关系的到来之前,实际上已生成了一种更加成熟的双方关系的维系套路。与中国国内的经济体制改革渐已行远,而政治体制改革却不进反退惊人相似的是,几十年的中美关系运动规律亦然。双方在经贸领域是稳步前行,而双方对中国人人权及宪政民主这种人类文明极具价值的事业的“交流”的总体态势是呈严重的倒退势。聪明的美国人不难发现,与中共谈人权、谈宪政民主事业的价值无益于与虎谋皮;国内人民的任何人权及要求和平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诉求,都会被任何时期的中共视做索其性命的逆举,它会不惜以大规模的杀戮予以弹压,这是从不改变的。另一个从不改变的即是:在国际交往中,哪个国家若要提出中共在人权、自由及宪政民主方面的改进要求的话,中共历来不二的套路即是:要么公开撒泼、耍赖,扯开嗓子骂街并倒打你一耙!要么揣度对方的心态,继续揣度对方的心态,不惜以血本的利益来使对方障目。实际上早在这种“已经成熟”的关系到来之前,法德两国早已先美国而与中共形成了更加成熟的关系。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说过:“自由民主事业作为一个道德问题的紧迫性,远大于其作为政治问题的紧迫性。”当道德问题或者说道德价值只是美国与中共关系处理过程中的一个永久的程序性符号而非实质性目标时,在这样的交往中,与中共在人权、自由及宪政民主话题的“对话”过程实际上成了美国及类美国者的利益攫取过程,它成了西方国家毫无成本的“无烟工业”。

美国政府十分清楚今日中国的人权状况是何等的恶劣,美国更清楚导致中国这种灾难性人权状况的罪魁祸首姓甚名谁,但美国人的另一个更清楚的是,若顺着这个虐杀人权恶棍的习性行事,则可得巨大且为持续及现实的实惠。在美国及西方国家,没有人民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将是不可思议及不能接受其存在。正如布什总统所言:“没有人民的自由言论就是没有自由。”美国的建国之父托马斯杰斐逊则更是将代表人民自由言论的独立报纸的重要性置于政府的价值之上:“如果要我在有政府而没有报纸,有报纸而没有政府之间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有如此清晰认识能力的美国人,却和一个持续地,以完全的流氓暴虐手段压制并彻底剥夺十三亿人民言论自由的恶棍,经过他们近三十年处心积虑的默契与努力,终堂而皇之的伺弄出一种令他们很是满足的“成熟关系”来,不能不令人叹服今日美国人成熟的堕落及堕落的成熟。

160亿大单来路的正当与否,道德与否,美国人是不会去细究的。事实上他们也完全明白这160亿美钞的来路不明,他们更明白这160亿钞票上浸渗着中国人的血和泪水,就像美国人完全明白,那往他们手里塞钱的人并不能代表中国人民一样。当美国人在接钱的过程中不再思虑他最后的道德和文明问题时,它不仅标志着美国人堕落的成熟,它更标志着对中国人民钱财掠夺的套路的成熟,也标志着美国人对中国人民持续饱受野蛮专制压迫之苦的麻木及冷漠心态的成熟!在美国政府和中共政权都为之喜笑颜开之际,我们有必要写下这样的记述文字,这样做并非为提醒美国人什么!因为在利益的谋夺方面,美国人的头脑比我们更清醒,写下这样的文字,仅为阐清我们的认识,当然还有我们的记忆。

2006年4月24日 在有中共特务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家中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