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而平就王文怡事件接受C-SPAN電視臺專訪(圖)
 
2006-4-23
 

4月22日,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接受了美國C-SPAN電視臺採訪。在30
分鐘的訪談節目中,張而平對美國民眾普遍關心的法輪功問題做回答。
C-SPAN電視臺向全國各地的觀眾現場直播,並開通熱線電話。(DJY)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亦平華盛頓DC報導) 王文怡20日在白宮公開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後,在美國社會掀起了對法輪功問題的極大關注。4月22日早8:30,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接受了美國C-SPAN電視臺採訪。在30分鐘的訪談節目中,張而平對美國民眾普遍關心的“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什麼是法輪功”等問題做以回答。C-SPAN電視臺向全國各地的觀眾現場直播,並開通熱線電話。

在線觀看英文銜接:http://new.homeftp.net/~forshare/CSPAN/

2006年4月4月24日22日,美國著名政論電視臺C-SPAN就胡錦濤在白宮歡迎儀式上遭法輪功抗議以及這一事件的來龍去脈,採訪了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先生。在這30分鐘的電視節目中,張而平先生解釋了什麼是法輪功,呼籲對中共非法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的關注,並就王文怡事件回答了主持人與觀眾電話所提出的問題。

主持人首先問什麼是法輪功和法輪功是否可以說是一種宗教,張而平回答說,法輪功是一個亞洲、中國的靜坐系統,根據傳統佛家修煉系統,並且他有二部份。第一,它有五套功法,靜坐和慢動作像太極的體操。另一方面,他有包括誠實、善良和容忍原則的一個精神層面。這套靜坐系統認為,為了改善身體和精神健
康,你必須按照好的道德原則生活。在中國傳統中,法輪功更是一種精神追求,像一種身心修煉。在西方文化,他被認為是宗教,因為他有靈修的一部分。在西方定義中,任何有精神成份的將被認為是宗教。

當主持人問在中國人們對法輪功怎麼看,中國官員又是怎麼說時,張而平回答說,諷刺地是,自1992 年至1999 年7月,中共政權實際上支持法輪功。當政府發現有許多人,一億人參加這種靜坐系統,人數超過了共產黨黨員人數。中共嚇壞了,因此決定鎮壓這個群體。

當主持人問到王文怡事件的始末以及美國政府起訴她的案件情況時,張而平回答說,事情是這樣的,王文怡是一位醫生,她並是一份中文醫療雜誌的編輯,一個非常受尊敬的人。她非常關心在中國良心犯被盜取器官出售的案件,特別是在法輪功學員中。她調查此事已經有5 個月的時間,作為一位醫生,她非常關注這件事,關注中共政權在良心犯身上這樣做。她向新聞界和國會說明此事,並設法調查。她非常清楚中共政權故意掩蓋,一般新聞界沒有給予報導,並且世界各國政府也沒有公開談論這個問題。很明顯的,她作為個人、作為大紀元時報的記者,"非常大聲的講話",引起更多人對中共盜取器官謀利這樣更嚴重罪行的關注。事情發生後,她被拘留,她的預審定在5月3 日,恰巧是聯合國國際新聞自由日。這是有趣的巧合。她非常關注這件事,她想要世界上更多的人、更多的媒體、美國政府知道這件事。當中國正發生著大量器官被盜事件,我們不應該用另一方式看待。有二位證人已經來到美國,他們說有數千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一個叫蘇家屯的地方醫院,蘇家屯位於中國東北,數千人被殺害。這事不只在一個地方發生,根據一名退休軍隊醫生從中國送來的資料,在中國有36個這樣的地方。我們應該調查所有的勞改營、所有的監獄, 所有中國的器官移植醫院,停止這個罪行。目前有可信的新聞報導證實這個消息,並且美國國會還未為此事舉行聽證會,我們的政府沒有理由對前來訪問的中共領導人不提及這個問題。

當主持人問王文怡是否已經被指控罪名時,張而平說,她被指控行為失檢,不過這是非常富有諷刺意義的。我現在念一下指控罪名,“威逼、強制、威脅或恣意地擾亂中共黨魁”。這聽起來好笑,因為她是一名47 歲、看來脆弱的婦女、一位醫生、二個孩子的母親,威逼一位統領四百萬軍隊的領導?他還有軍隊或保鏢護駕。應該是恰恰相反,是中共政權威逼、強制和擾亂自己的人民。這是這件事情目前的情況。

接著主持人說,昨天有一個電話打進節目現場,談論了發生在白宮草坪上的事,並談到王醫生可能的後果。在回放的觀眾電話錄音中,這位紐約觀眾說,我認為有一件事美國人會很關心的,就是王女士這次是冒了巨大風險,因為她所聯結的組織在中國被壓制得很厲害。法輪功大概是我曾經接觸過的最親切和善良的群體中的一個。王女士的家人,如果她仍然有家人在中國,至少是親戚,將會受到迫害。假如她的親戚也煉法輪功,他們將被送去器官集中營,成為中共政權暴虐收入來源之一。

主持人問,是否將會發生這樣的事?張而平說,是的。實際上她的父親去年過逝,她設法回中國出席葬禮,但她回國的正式文件被拒,她的護照被中共領館沒收了。她曾在中共領事館前絕食24小時,為了抗議領事館拒絕她回國出席父親的葬禮。這是她的個人悲劇,但更大範圍的是過去5個月中,她調查中國人體器官被盜售的事件,身為醫生,她非常關注對良心犯無人道的對待,特別是法輪功學員。為此她非常哀傷的,她必須冒著新聞記者的信譽採取這種舉動,她是一位有尊嚴的人,站出來告訴國際世界,現在中國正在發生這樣的事,人們應當去關注她。

主持人問是否王女士拿到新聞證件只是為了示威,張而平說,他認為不是如此,大紀元報紙給了她記者證,報紙並不知道她有此意圖,這純粹是她的個人行動。但是她作為一名醫生,她覺得將這一消息傳送世界媒體是一份責任。今天的華盛頓郵報社論非常好,他說將美國記者關入監獄是反應過度。這能發生在中國,但不應發生在美國。這是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條文:言論自由。她的不適當的行為是太大聲講話。如果她只是輕聲細語,她就會相安無事的站在新聞記者群裏。而且對她的指控是沒有根據的,她也許使中共黨魁感到受辱,但絕沒有強制、威逼和騷擾。這指控是不正確的。

一位伊利諾州觀眾打電話問,為什麼盜割器官事件沒有在媒體出現過?我認為王醫生非常勇敢。我希望今後能多聽到在〔中國〕那裏發生事件的報導並幫助制止。請你告訴我為什麼媒體很少報導?

張而平回答說,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我們看到有些報紙發現了這個殘酷的罪行。有一份英國的報紙,華盛頓時報,國家評論,有些報導了這個事件。但是沒有更大面積的報導。這也是為什麼王醫生要走出這個勇敢的一步來提醒國際社會,特別是媒體來關注這個嚴重的問題,因為這是對人類的犯罪。這是對每個人的侮辱,對所有自由社會的人的侮辱,它侮辱了我們的基本價值觀念、自由和人的尊嚴。這就是她這麼做的原因。我們也呼籲國際社會,特別是媒體,認真的看待這個指控,找出真相。

一位紐約觀眾問了三個問題:

1,作為一個美國人,到哪裏可以參加法輪功的靜坐練習?2,如果你在中國,你會被逮捕或騷擾嗎?如果你有家庭在中國,他們是否有危險?3,[錄像中聲音無法辨別]。

張而平回答說,回答您第一個問題,你可以參加法輪大法的教功班,那是免費的,你可以到www.falundafa.org網站得到信息。張而平回答說,我的個人經驗,自從1999年,當我開始自願為法輪功團體做人權方面的工作,我接到了兩次威脅,死亡威脅,不認識的人在我手機上留了言。這個事件在自由亞洲電臺已經有報導。我的家庭,我的母親和兄弟都受到中共政權的威脅,警察、秘密警察的威脅。幸運的是,在我們無法聯繫六年後,我的母親已經來到美國。我想我算是幸運的。我生活在一個自由社會,還有數百萬其他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他們面臨失去生命。 根據人權團體的報導,已經有超過3000名法輪功學員在酷刑中和勞教所被打死。還有15萬法輪功學員還在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被關押。他們經歷了巨大的悲劇,因此我們相信我們必須站出來幫助其他的人。

一位佛羅里達觀眾說,首先我想表達,對王女士有這樣的勇氣站出來做了她所做的事,非常的欽佩。其次,我想告訴你,我已經給白宮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表達我的不滿。我不認為布什總統應該向中共黨魁道歉。他到了美國,他就應該向美國社會公開,這是我們的權利的一部分。看起來,在中國,人們的人權只剩下工作和掙錢了。我看到了很多法輪功的紀錄,我說,你們都是非常好的人,有著非常好的人生觀。我的唯一的問題是,我不知道她到底被起訴什麼?我想說,如果她犯法就應該受到適當的起訴。那些反對墮胎、民權運動,比如馬丁路德金,他們都知道他們站出來的後果就是進監獄,準備被逮捕也是他們勇氣的一部分。我認為她是一個傳奇性婦女,我希望法輪功和中國人民的情況會變好。

張而平說,是的,謝謝你。事實上昨天在法庭,一個記者對我說,他把王醫生和Rosa Park女士相提並論。她向社會發出一個消息,這個消息是為了拯救人類,拯救很多中國人的生命。我也同意你的觀點,看看盜取器官事件,看看勞教所,和其它種種的暴行。這就是王醫生想傳達的消息。作為一個受尊敬的個人,她是一個中醫期刊的編輯,紐約西奈山醫院的醫生,她有芝加哥大學的博士學位,她是一所中國醫學院的醫學博士。她是一個很現實的很理性的人。她不得不走出這一步,因為她想救很多人的生命。

主持人說,根據華盛頓時報的報導,她被指控對胡的高聲喊叫是威脅和犯罪,意圖脅迫,威脅,恐嚇一個外國官員。她的辯護律師是誰?現在中國的官員們想怎麼樣?

張而平說,有一個法庭指定的律師,還有一個人權律師。她收到了很多的支持,很多個人及律師,善意的支持。張而平說,他不清楚中共的官員們想法,目前只知道美國政府提出輕罪起訴。我們希望政府放棄起訴。美國政府向中共道歉只是外交禮節,但不應該用把一個新聞記者關進監獄的方式。

另一位伊利諾州觀眾說,我欽佩這位女士今天對中共黨魁所做的。我認為她被逮捕是一個暴行。我們好像都有公開反對和持不同意見的權利,反對他們認為政府做的事或者政府不做某件事。她的被逮捕和我們努力反對的中共逮捕異見人士有什麼兩樣?

張而平說,非常感謝!我想我們的基本原則處在危急時刻。我們不反對和中國發展關係,我們提倡為了自由和民主和中國發展關係。我們應該支持每個中國人的權利,特別是千萬法輪功學員的權利,他們是被迫害的最深、最大的一個團體,已經被迫害了六年多。因此我們希望我們政府關注這個問題。我希望我們政府在高峰會談時提出法輪功問題,但是看起來他們沒有提及。很不幸的,也很令人悲哀的,王醫生必須冒失去媒體資格的險來提醒國際社會正在中國發生的暴行。

主持人說,華盛頓時報評價王醫生是高貴的。他們今天早晨的報導說,中國在幾乎同步的電視轉播中刪掉了王的呼聲。其實這就是關鍵。王醫生為那些無法說話的人發出聲音。她被指控行為失控,而在中國她就會被關進監獄。

張而平說,是這樣的。在中國向海外發一個電子郵件就可以判十年監禁。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認為王醫生是非常有勇氣。

一位馬里蘭州觀眾在電話中說,我的問題是關於這個事件的原因。我覺得在過去幾年中,每當有人去調查中國的勞教所或其它設施時,這都是假相。看起來那邊的那個政權花了很多時間創造出一些東西,把東西裝飾得很漂亮。他們可以在囚犯的衣服上印英文的名字,可以讓鹿在那裏平靜的走動。很明顯,很多這樣的調查都是“公共關係”。盜取器官是一個很嚴重的說法,我們怎樣才能進行真正的調查,我們如何才能發現真相來查證這個指控是否真實?

張而平說,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最近,一些法輪功的個人成立了一個調查小組,呼籲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加入他們一起對盜取器官事件,在中國所有的勞教所和監獄做獨立調查。我們知道,美國政府最近有一些外交人員去了摘取器官的蘇家屯醫院,但是這是在這個故事被曝光兩個多星期後,而且是一個安排導遊的參觀。我的意思是,在這樣一個醫院,兩個多星期後,而且是規定路線的調查,你什麼東西也不會找到。如果中共政權讓人去調查他們事先安排好的醫院設施,為什麼不公開所有的醫院供調查?為什麼不讓去所有的勞教所、所有的監獄和器官移植醫院呢?我這裏有一個中國的網站,在他們自己的網站上,他們說自從1999年以後,僅在一家醫院器官移植就上升到 2200例。(主持人:你說話時,我可以把這放到鏡頭下面。)這正好就是鎮壓法輪功開始的時間。至今,他們已經做了超過2000個器官移植。這些器官哪裏來的?我們知道,就說腎臟移植,它不僅需要血型相配,而且需要器官組織相配。往往要200到400個人才能配上一個。而這個中國的網站說,他們一個星期內就可以配上型。這說明他們有很大一個器官庫,有很多活人等著被摘取器官,因為腎臟只能離體存活24到48小時。你沒有辦法建一個腎臟倉庫,因為腎臟沒法存活。所以你必須有活的人。這個中國器官移植醫院的網站有五種語言,韓語,日語,英語,和其它語言來吸引海外器官接受者,到他們那裏去,一個星期內就完成器官移植。

然後,我們有人就打電話到很多中國不同的醫院,以器官接受者的身份去核實,問“你們有器官嗎?器官來源是什麼?”我們有錄音,醫院說他們有很好的器官,來源於健康的人,如法輪功修煉者。這些是有關文件。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呼籲一個獨立的調查,由國際媒體,人權組織,和政府。這樣我們可以得到事件的真相。

主持人說,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關於法輪功的情況,他們有一個網站:faluninfo.net,而且還有關於摘取器官的資料。主持接著問:“這就是法輪功唯一的關注,或者還有其它關注?”

張爾平說,還有其他問題。我提到過,自1999年來,在中國發生很多暴行。有人被虐待,婦女被強姦,上百萬的人失去了工作。我有一個家庭的朋友。我父親在中國是英語教授,我們的一個鄰居是物理學教授。她也是美國物理學的Fulbright 學者。她就被關在女子勞教所三年,因為她不在指責法輪功的文件上簽字,這就是她的唯一“罪行”。而且她的女兒在美國,是德州大學Arlington分校的生物學教授。一個資深的老教授因為不肯在文件上簽字就被送去三年勞教,這太荒謬了。從這個例子,你可以看到這種暴行,在中國廣泛存在的虐待。她在女子勞教所被毆打。還有很多這樣的案子。

法輪功面對的另外一個問題不是在中國,而是在美國。我們有一個李淵博士,他是普林斯頓電子工程的博士,他開發的軟件可以使中共的互聯網防火牆失效。因為中國封鎖了互聯網,你知道,中國和海外的通訊聯繫。所以他試著開發可以打破防火牆的軟件。結果他在亞特蘭大的家中被毆打。這發生在美國。他的兩臺手提電腦被搶走。福布斯雜誌和亞特蘭大憲報都有報導。我只是希望我們的領袖能對中共黨魁人提出這些。你在中國迫害你自己的人民,但是別到美國來威嚇那些希望把自由帶到中國去的美國人。有很多證實了的案件,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受到騷擾,接到中國大使館打來的騷擾電話,那些在中國的威嚇者要求他們放棄保護人權的工作。

一位觀眾從華盛頓特區打來的電話說,鑒於在政府會議中看不見有關“酷刑”,謀殺中國公民的議程,他們的第三個權力〔是怎麼行使的〕?我在想你會有什麼意見,就是,大規模從中國經濟撤退。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正確的說,(聯合國)不可能通過一項經濟制裁中國的決議。但是就目前伊朗的情況,安理會有這樣的討論,能否一些國家可以強迫他們國家的公司從中國撤出,造成中國經濟的困境來給共產黨政府壓力。

張爾平回答說,這是個好問題。我想說明法輪功不是一個政治團體。她更多是一個精神的,個人修煉的練習。每個人都是根據他們自己的意願練習。目前他們正在做的是人權方面的努力,想營救在中國被迫害的人們。你提到的是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國際社會包括美國政府還有那些有良心的人,還在和中國做生意而對在中國發生的暴行視而不見。歷史會對人做出判斷,不是根據我們在外面裝扮得如何,或嘴上說什麼,而是根據我們做了什麼,以及我們可以做的時候卻沒有做,面對邪惡時能否站出來。我們應該,你知道,面對在中國的這種暴行。讓中國成為一個民權的國家是重要的,社會用法律來管理,這不僅僅是對中國人民,而且對整個世界也有利。

我們不希望,你知道,在中國發生的暴行,因為這種暴行是對整個人類的反人類的暴行。所以,我強烈要求所有的個人,向您這樣的人們,有良心的人們,強烈要求我們的政府、國際社會,特別是媒體,看到這些暴行,看看我們能否找到一個解決方法,使得中國成為國際社會一個負責任的成員而不是一個低劣的國家。

最後主持人感謝張爾平先生,結束了這個30分鐘的電視訪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