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访高智晟 (10)──神展示了他的奇迹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
 
2006-4-2
 
【人民报消息】如果基督是今天来到中国的社会,当他看到如此之多的生灵,这么多法轮功修炼者,如此大规模遭受迫害,基督他会怎么做?耶稣基督会怎么做?因为他们都是非基督徒,而不去拯救他们、替他们仗义执言的时候,耶稣基督他还敢理直气壮的说,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还敢说吗?——高智晟2006年3月31日于陕北老家

3月31日回到陕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师在第二天参加了姨父的葬礼,几十名亲戚看到了高智晟的文集,他流泪并发表了演讲。虽然在葬礼席中,高智晟依然进行周六例行的绝食。

高智晟:流氓特务的骚扰又开始了!夫人孩子遭跟踪差点出事

3月31日,在陕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师希望通过大纪元对所有读者表示感谢:我还是感谢大家对我全家的关心,很多人打电话问我的家庭是否安全,很多人表达对我的支持和对我路途的担忧,发短信啊,出很多主意:注意看前500米后500米,行进中要看前几十米、后几十米,如何如何……。

在谈到中共对他和家人的迫害时,高智晟谈:新疆的那几个人直到前天还在我家门口徘徊,今天我不太清楚。另外,今天中共特务又开始跟踪我的夫人,这一群胆小鬼,连家庭妇女都不放过,就因为她是我的夫人,所以他们怀疑她有超人的能量去颠覆它的政权,24小时守在我的家门口。那一群胆小鬼,跟了我100多天,跟了我100多天的胆小鬼,又开始下流的跟踪我的家人。今天,她说因为她几天没有走出大门口,一出大门以后,她今天无意中回头一看,有一辆车一直发动着,里面有二个人戴着墨镜,她一看就知道跟踪我的,以前跟踪我们的马自达,中共特务开始跟踪她。她一过去,马上下来一个人,骑着山地自行车去追她。

昨天,我女儿格格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爸爸,你快回来了吗?我说:你怎么会想到爸爸会回来?爸爸刚出门啊,她说:你不是说四月份回来呀,爸爸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你说你四月份回来,我算了一下,明天后天就是四月份……。刚才大概是七点钟左右,格格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说:爸爸什么时候回去?然后我就关注她们说注意安全,她又哭了。我就说:格格,最近为什么你动不动就哭?她说:你这次出门和以前不一样。

在4月1日采访中,高智晟的声音沙哑和低沉,他说:今天我强烈抗议流氓恶习难改的中共特务最近对我家人的骚扰和围堵!他今天又持续跟踪我的夫人和孩子,比跟踪我的方式更加下流。因为我有时手里拎着个摄像机,再一个他们对我的胆怯是发自内心的。今天他们的马自达轿车、摩托车、山地自行车、成群的秘密警察用各种手段跟踪我的夫人和孩子,把这样的下流过程向世人展示,中共豢养了这么一群24小时向我家人展示他们流氓能量的流氓。

八个单元中我们家是第七个单元,走六七米就是大门口。我在北京的时候,他们还保持比较远的距离,就是大部分时间不到我家大门口和楼下。自我走了以后,他们高枕无忧,干脆24小时守在我家楼下和房头,整天就是守在大门口。今天(4月1日)追踪我的夫人和孩子差点让她们出事,她说她心里特别厌恶他们,想甩掉他们骑自行车拼命跑,他们拼命的追,她说:我们差点出事。

我对夫人说,你和我这样的性格,在这样的时代,我们直视着罪恶,我们不可能闭着眼睛去过好日子,我们没有资格过安逸的生活,因为我们看到了太多的苦难。

高智晟:侯文豹和胡佳的遭遇,再一次反映了中共的下流、无耻、邪恶、可怜的本质。

(3月31日谈)侯文豹和胡佳的遭遇,其实再一次反映了中共的下流和无耻。全球都知道绝食行动是我倡导的,是我发起的,你抓那么多人去审讯,还去问,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吗?难道真的不知道抗暴绝食都是我发起的,你们肯定知道,还要全国兴师动众的到处抓人到处去审讯?很荒唐!

胡佳的问题上再一次反映了中共的这种胆小如鼠、邪恶、可怜的本质,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么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面对一个身体极度虚弱的胡佳,他们做了些什么?他们敢做却不敢当,鬼鬼祟祟,做,是象贼一样的做,用黑布蒙住了胡佳的脸,放,也象贼一样的放。野蛮、非法、下流和不道德!它几乎到了不敢做、不敢当的地步。

你看他们这次在放胡佳的这个问题上,再一次显现出了他们胆小如鼠的这种做贼心理。再次昭示了一个颠仆不破的真理:做贼者心虚,真理和道德是有力量的,真理和文明是有力量的。尽管这个当今人类最大的犯罪集团,在它们眼里,道德、文明是不为他们所重视的,但无论如何,这些东西常常让他们心惊肉跳。为什么怕胡佳?因为胡佳那里有非常丰富的而恰恰是他们没有的,就是道德!缺德就是缺力量、缺德就是缺勇气,没有了德行就没有了力量,它丧失了人类最主要的功能,那就是力量的功能,没有了德行同时就没有了胆气。你看看他们,个个穿着制服人模狗样的张牙舞爪,面对身体虚弱的胡佳,全体表现出了他们目前的这种胆怯性,他们目前这种胆怯让人感到了可怜的地步,可悲的地步。

现在实际上,就象今天山西的农民给我们讲的一样。他说现在,我们把他们当不当政府,他们心知肚明,我们把他们当不当政府,我们心知肚明,老百姓讲的是两个心知肚明,实际上是一个心知肚明。

警察卖九评光盘

(3月31日)高智晟谈:我知道了博大出版我的文集的事情,可惜啊,这样的书、这样的文字,中国是不允许出版的。但是还会在下面传播的。你看九评,广东警察都在卖九评的光盘,我有两个朋友在广州碰上这样的事。一张光盘卖9元,他们公开是在卖别的光盘,然后呢,附在你的耳朵上,问你要不要九评,我们问,你怎么敢卖九评啊,卖九评可是危险的。他又附在你的耳朵上说,我就是警察。

记者:老百姓知道九评吗?

高智晟:很多人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九评?前几天,不是富昌的一个朋友说为法轮功绝食一天吗,他说我在你的文章中我知道了九评,然后呢,我去看九评,看了九评以后我就都明白了,去年一年我就转贴了100多次九评,让很多人明白。

我第一次看九评的时候,我就是感觉到我对这些个执笔的人非常的佩服!他们需要大量的史实,需要大量许许多多的历史知识,我都不知道他们哪儿得来这么多详尽的历史资料。但是对中共的邪恶,在看九评之前,我们对它真正是比较模糊的,就知道它在做坏事,还不知道它真正的邪恶之源。

九评广泛传播 中共上层干部更清楚中共本质

记者:听说北京某派出所的警察看到九评的前几讲,为了看后面几讲,一天到晚到被监控者的家里问有没有后几讲,他们大的装订好的九评不舍得给警察,说你把原本拿到派出所复印吧。

高智晟:这些事情很有意思。其实中共上层干部很多都有,他们获得这些资料的能力还是有的,他们是明白的。公安部厅局级以上的干部不少是我的朋友,包括中共中央外办的,国家工商总局的、国家税务总局的,还有一个国家计委的,全是厅局级以上的,都是跟我气味比较相投的,都是跟我关系铁的,有一次我们一个桌上吃饭的时候,一谈九评,居然没有一个人没看过!居然没有一个人!他们不同于地方上的官僚。中央国家机关这些人都是一些技术官员,不大有实权,头脑都比较清晰,思想都比较开放。尤其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上,他们都清楚共产党的本质,都是有相当认识的。你一谈起国家体制的弊端、中国的腐败,他们非常的清楚。

从电话显示和车祸谈神在介入人间正邪大战

(3 月31日谈)高智晟:我可以为你肯定的一点,从农历新年到现在,我的手机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你在关机的时候,关机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去看,我的手机显示的数字的尾数保证就是一个4,9:44、10:44,也是这个4。我觉得给我的这个信号给我一个最明确的信号就是有神,确确实实的有神。不管他是个什么样的神,给我的暗示是什么,我都觉得一定有神。(正在这时,高智晟律师的手机响了,他暂短的讲完电话后说,“你看,你挂完电话的时间又是22:14)

“4”在我的心目中不是一个吉祥的数字,这个百分之百是一个神迹,绝对是一个神迹。我觉得这个神是一个可怜的角色。他持续的给我的心里制造一些不愉快而已,也就是说中共和我的斗争,在另一个层面上也有非常可悲的这种角色的出现,它始终给我暗示的就是一个死!暗示我就是死。已经两个多月了。有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去看,保证也是“4”,我惊讶就是他给我多少次暗示,他不光操纵我,还操纵我的孩子,有时孩子给我手机要看动画,也是15:34等等。但他的操纵只能是这一方面的了,另一方面我只要看到这个数字,让我感到欣慰的就是我认识到我正在做的事情是个大事,惊天动地,因为神都有暗喻,神都在参与。

高智晟:那我们这次在定洲的交通事故,我们对警察发牢骚,就是他们乱收我们的费。他说你不要发牢骚,不就多收你点钱吗,他说,你问问我们周围的人,象你这样的事故,有哪一次没有伤人?他说最低的是重伤、死人,你够幸运的了!意思就是你就是受点敲诈,也是很应该的啊。

记者:扎您车的是对方车的铁板吧?铁板从车门扎进来又卷起来,正常应该伤着您,可是没有伤到,是怎么回事?

高智晟:那块铁板有六十多公分长,宽,大概有个二十公分左右,大型市政洒水车上后面铁笼子上的铁皮钢板,整个铁板被撕开了,我整个截去了它一块,你想想撞车的力度、力量有多大!那块铁板穿过来要是扎到我的话,应该从我肋骨左侧穿进去,穿过心脏,可是它却卷起来了。这件事让我再次相信我命在天,神在助我,神展示了他的奇迹。

因为它的钢板是红的贴在我的车上,我开车走在大街上就象笑话一样,就象滑稽电影里面的镜头一样,哈哈哈……。这次惊心动魄以后,我们没有吃惊,都没有反应过来,当时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当时老马就说:你摸摸自己好着了。我又说了一句:摸摸自己好着了。

当时确实是只要出车祸,那车毁人亡的概率是非常高的。老马到交通大队处理事情,就在我们刚下楼出去一会儿,那段路又出事了,也是北京的人,从北京来的,已经重伤,车已经一塌糊涂,受重伤的人送医院了。记得不记得去年农历新年前我们回老家的时候,元月二十号,有一次,在高速公路上塞了几个小时,那次发生特大交通事故,最后被迫下了高速公路走国道,结果昨天我们才知道,那次特大交通事故死亡17人。

高智晟不允许再有车祸发生

(3月31日)高智晟谈:我对我的车有感情,因为我母亲多次坐过我的车,所以我根本舍不得换我的车。不能有下一次车祸了,不允许再有下一次车祸了!

高智晟:如果基督是今天来到中国的社会,当他看到如此之多的生灵,这么多法轮功修炼者,如此大规模遭受迫害,基督他会怎么做?耶稣基督会怎么做?因为他们都是非基督徒,而不去拯救他们、替他们仗义执言的时候,耶稣基督他还敢理直气壮的说,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还敢说吗?

记者:国内群众对法轮功是什么样的反映呢?

(3月31日谈)我接触到的一般百姓他们就是感觉到中共对法轮功打压的手段是非常的狠,而且他们觉得文章最前面看我为法轮功写文章,他们就是说即使是中共的高层干部,要是有一个是为法轮功说话的话,就要丢饭碗了。他们说我们不清楚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但是呢,凡是共产党打压的,我们就知道都是好的,都是好人。

而一些中国人,包括一些所谓的作家,我见到过。他们是非常狡猾的,因为九评不是他们写的,所以他们绝不会去赞誉他,尤其是许许多多的人赞誉九评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赞誉他,这是教条的心理因素:因为你写的不成功,所以我不支持你。就象这次绝食行动的,带维权的帽子的那些人,他不参与,所以就要批判你。“因为我不理解,所以我不参加。”这是他们为自己精心选择的不参加的一种狡辩。就象前些时候有人问某人:“你为什么不跟进文章,不跟进绝食,你为什么不为法轮功讲真话,声援他们?”你看他说的多巧,他说因为他们不认同法轮功。

他巧妙的移换了概念,似乎我们关注的问题是对法轮功本身认同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法轮功同胞同样作为人,作为中国法律意义上的人,他们权益是否受到保障?但是他们却到处讲,装不明白,说是法轮功问题。这个问题他们非常清楚,但是他们却到处讲,装不明白,说高智晟就是为法轮功讲话。

有一次,在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的时候,有人就讲高弟兄是持续的在为法轮功讲话,他讲完后,我就打断他,说我必须讲两分钟。我说,因为你在讲课,所以机会咱们是不对称的。但是你这里有个结论是错误的。你说我是在为法轮功做辩护,为法轮功讲话。我想强调,第一,当我不认识基督的时候,我作为人,人的层面上对社会公义的理解,我去做了,替他们仗义执言;当我认识了基督的公义的时候,我更应该去替受迫害者仗义执言,这是一个层面上我要讲的;第二个层面上,我必须纠正你的一个说法,说我替法轮功说话,我告诉你,我是替中国人说话!我是替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社会上遭遇到非公义的受迫害者说话!

如果基督是今天来到中国的社会,当他看到如此之多的生灵,这么多法轮功修炼者,如此大规模遭受迫害,基督他会怎么做?耶稣基督会怎么做?因为他们都是非基督徒,而不去拯救他们、替他们仗义执言的时候,耶稣基督他还敢理直气壮的说,我就是道路,我就是真理,我就是生命?还敢说吗?他马上就说他同意你的观点,很坦诚。

实际上我们的内心是很痛苦的,这就是一部分人的心理。神的灵永远照耀不到的地方,一部分人的心里,永远有阳光和光明到达不了的地方。

高智晟:我自己拿个放大镜找不出任何一点我是英雄的因素。当民主中国到来的时候,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会选择到一个山村里面去当一个小学教师。

(3 月31日谈)外部世界说我是英雄,我经常和朋友讲:我说我自己拿个放大镜找不出任何一点我是英雄的因素。前天,北京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他打通以后,激动的说,你是世界名人,几十年中国都出不了你这样一个人。我说,不断有你这样的声音在提醒我,我也在经常审视我自己,我没有发现我和其他中国人有什么区别啊。

记者:这时代的英雄跟以前能征善战的不一样了,他们是指你有正义、良心、意志、勇气,是个英雄。就是说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有人,包括法轮功,还能为这些放弃一切!

高智晟:我平常给我夫人讲,我们永远不去想回报,你也不去想回报,我们只想力争在我们的人生当中,能生活在一个人们的思想、观点可以自由表达的一个社会。就象前阶段,中国北京律师协会的一群人他们谈到我的时候,他们说:有一个叫吴格(音)的人,北京律师协会宪法委员会的主任,那个律师的原话是说:吴格对高的人身攻击已经到了没有理智的地步,但是吴格和我个人没有任何成见,他为什么要这样攻击我,完全是基于他个人心理的阴暗,他有一句话:我一年能赚1100万,高10年都赚不到这些钱,真要民主中国到来了,制度到来了,出来伸手摘桃子的可能就是跳得最欢的这些人。

我们应当心平气和的让他去讲他个人的观点,因为这是他的自由,但他对我的人身攻击,我有点不甚赞成,我就说,如果你们有机会的话,可以告诉他,当民主中国到来的时候,我决不计较我自己做什么,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会选择到一个山村里面去当一个小学教师。

民主中国到来,未来摘桃子的,桃子最终在谁手上,那时候的中国是人民说了算,真正的是获得投票权力的人民说了算。桃子在谁的手上,我都是放心的。

我们追求社会、追求中国走向民主的过程,我们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我们是很痛苦的。一部国家机器,竭尽一切办法来压迫我们,有人认为是不是我们在捞取什么样的资本。所以我们对自由中国的渴望,以及我们对自由中国到来之后,我们自身获取什么的期望,期望之低,人难以想象。我们是多么渴望,我们能生活在言说自由的国家里,人们不会因为思想和言论而获罪,更不会因为心灵的信仰而获罪,更不会因为心灵的信仰而遭到肉体的消灭,我们多么希望我们能生活在没有同胞的哀鸣、更没有许许多多的人被剥夺自由、生命这样的这样一个社会。我对这样一个社会的到来是坚信不移的,也正是我坚定不移的和凶残暴政斗争的信念。所以,不同的只是人对他到来的时间和方式的不同看法而已,但是我们所代表的价值一定会在中国实现,这是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