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访高智晟 (5)──定州的冤民
 
大纪元记者高凌
 
2006-3-29
 
【人民报消息】“你们自己讲真相吧。我一直持续的就是在做怎么从整体上改变所有人的命运而不是个别人的命运……”——高智晟3月28日于定州

高律师到了定州的次日清晨便有一位拖着被砍掉了左手的冤民找上门来。他叫余忠华,山西阳泉人,今年40岁,从山西来定州这儿做生意。用高律师的话说: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头一天见到了高律师,按照高律师的要求复印了自己的上访材料后,第二天领着一群人又来到了高律师的住处……

被砍掉左手的冤民余忠华

冤情陈述:去年11月7日,余忠华被当地的一位颇有势力的名叫袁玉民的大儿子(余忠华连凶手的名字都没记住)连砍3刀后,左手被砍得只剩一点皮连着。法律鉴定的伤残等级及伤势鉴定的文书至今不交给本人。虽然凶手、证人、伤残事实俱全,据说公安局也立了案,但到现在,凶手没有被管过一分钟,连几万块钱的医药费也是余自己掏的,没有任何人管这件事。

事发原因:袁玉民和另一个定州人欲雇佣山西阳泉长途运输车司机王怀生(车牌:晋A4-4837)往山西拉货,但给出的运费极低,王怀生不同意,袁便用转头砸王的车,并找来派出所的人将王的车扣留3天,并罚了2000块钱。扣车的时候,同是山西人的余忠华和妻子都在现场,因知道当地人霸道,虽然看着老乡被欺负,也没敢出声。没想到对方打完了王怀生,袁玉民又和自己的二儿子冲上来打站在边上的余忠华的妻子,余忠华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便和袁玉民扭打起来,袁的妻子见状,则掏出手机叫来自己的大儿子。

余忠华说:“混乱中我听到她喊 '快点来,带着刀过来,'不到3分钟,他大儿子就提着大砍刀就来了,连着就是三刀……”

余忠华告诉高律师:“我们是外地人,只知道他们在当地有权有势,因为他们经常和当地派出所联合在一起敲诈别人。我找了检察院,也没人管。高律师,你说什么样的社会发生这样的事都没人管?一刀把我手砍下来,凶手没被管过一分钟!医疗费一分钱都不掏,这是什么社会?”

定州的访民

这些当地的访民告诉高律师,定州的冤民非常的多。他们讲:听说两会期间各地的警察都堵着不让上访,但在定州不存在两会的问题,定州是一年 365天,定州通往北京的高速公路和国道上每天24小时都有警察堵着。这里的腐败、官权的蛮横及对人民的迫害没有任何人管,他们唯一管的方式就是365天警察守在告状的路上!任何人告状都要收拾你!

高律师:“官权的腐败不得了啊,老百姓提到这些事情恨的咬牙切齿的。可是当你问他们愿不愿意提供电话接受外界采访,他们都互相看,不敢回答,说明他们还是有顾忌。”

定州,离北京只有180多公里的路程……

定州法轮功学员的命运

据当地人讲,定州对法轮功的镇压也是很厉害的,现在只要有人举报法轮功就会被奖励一笔钱,一些当地人欺负外地人时,也会把这些外地人当成是法轮功学员举报,而奖励举报者的钱并不是政府掏腰包,而是被举报为法轮功的人就会被抄得倾家荡产,然后拿出抄来的一部份钱来奖励举报者,剩下的就流入了警察的腰包。所以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的处境也是非常的悲惨。

高律师:“这些同是受害者的访民们,都知道当地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可是他们却说'法轮功肯定有不正常的地方!' 我就问他们,你说他们(法轮功学员)不正常时,你们和他们打过交道发现他们不正常呢?还是你们和法轮功接触过觉得他们不正常呢?他们说没有打过交道。我又问他们那么你是如何下出了法轮功学员不正常的结论呢?他们回答:'人家不都说么.'”。

高律师说:“这里的'人家不都说么',不就是那铺天盖地的强大的舆论么?”

自己去讲真相

高律师刚刚从北京事务所中堆积如山的上访案卷中抽出身来,又开始聆听定州访民的哭诉。

高律师说:“没办法。所以我们持续的感受到,如果我们只是一起一起案件去管,这已经没有了多少意义,它完全成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疗效都起不到。因为不可能你知道的苦难你都能去帮助他解决,最主要的是制造苦难的源头被你回避了的话,等于你自己都要被缠进去。

所以我把我的公开信分给了这些同为受迫害的冤民们,我告诉他们,你们让更多的人去看吧,你们自己去和周围的人讲你们自己和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一切,你们自己讲真相吧。我一直持续的就是在做怎么从整体上改变所有人的命运而不是个别人的命运……

招待所的老板也对我们诉了半天苦。他的一个案子已经判了10年了,因为司法腐败到现在都不能执行。逼得山穷水尽。我告诉他:没办法!这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这样的制度,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一环节上成为受害人……”

离开定州

29日早9点半,高律师一行人离开了定州,至下午4点左右,到了陕西的榆次。100多公里的路途花了6个小时。据高律师讲:高速公路塌方,到处堵车,一小时连30公里都开不上,有时只能开5公里。今晚打算在太原落脚,再向大家告平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