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墙行将轰然倒塌 把握中国时局的三个切入点 (图)
 
作者:章天亮
 
2006-3-8
 
【人民报消息】(编者注:本文是章天亮先生3月5日晚在佛州大迈阿密Pembroke Pines市举行「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研讨会上的发言全文。)

一、纷繁现象背后的主导因素——法轮功、九评、退党

大家都谈到很多中国方面的问题。中国问题现在看来可以说是相当复杂的。尤其是在近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内,中共做了很多出乎许多人意料的动作,大家都搞不清楚它这些动作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比如刚才两位提到的《反分裂法》,去年3月份提出来的。去年3月份还有一个大规模的反日示威。这是很奇怪的现象。因为在中日关于钓鱼台群岛主权的问题,曾经引起很大的争端。当时大陆有50个保钓人士,想在日本驻北京大使馆门前举行抗议,并递交了示威申请。但是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公共安全作为藉口拒绝了他们的申请。但去年一年我们可以看到,全国许多大城市爆发了上万人的大游行,怎么中共对这件事反差如此之大?50人站在那里示威都不可以,现在这么大的游行怎么可以举行?包括反分裂法的通过突然间通过和去年7月中旬,解放军少将朱成虎说,可以不惜牺牲西安以东200个城市,要和美国进行核大战。以核武器威胁美国。

这些事情让大家觉得中共好像完全乱了阵脚,它出的牌让人不知道它到底要搞什么。最近大家也看到,大纪元的技术总监李渊先生在亚特兰大的家中被中共流氓特务用刀枪劫持,抢走他的电脑并对他进行了毒打。在2月28日,香港大纪元报馆的印刷机被特务砸毁,4个特务拿着铁锤到大纪元报馆,不砸别的,专砸印刷机。去了之后,把印刷机砸了就走。它惧怕什么?它怕大纪元出报纸。

中国发生了很多事情,你看到中共做的事情,完全处于没有理智的疯狂状态。如果你要想透视这个背后的原因呢,我想这个和各地的九评和退党有很大关系。包括现在炒得很热的绝食维权,跟九评退党也有一定的关系。那么同时,所有这一切事情,我觉得,大家如果挖掘更深入的原因,我们都可以看到它和法轮功的关系非常大。中共在1999年镇压那一刻开始,就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也是造成今天这样一种社会状态的最主要原因。

二、镇压法轮功失败导致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1)镇压的失败与罪行的曝光

中共在历史上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认错。所以中共对很多事情进行平反,那么在平反的同时,都是把错误推到某几个党的领导人的身上,党是对的,只是被少数坏人利用了。

1999年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呢,江泽民非常自信的说,它可以在3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但是它没有成功。大家都看到了它没有成功的现象的表面,但是它没有成功却引发了一系列非常严重的后果。

共产党镇压法轮功,采取它传统的两手:一手是通过谎言,通过纯粹的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共进行诋毁,另一方面也开动暴力机器对法轮功镇压。在这个过程中,谎言和暴力几乎可以说,把历次政治运动所积累的所有经验都拿出来了,但是仍然没有成功。

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在过去它好像不管想镇压谁,几天就能解决。比如六四学生绝食的时候,北京天安门举行过百万大游行,然而坦克开过去后,几天几夜就解决了。从此之后,大陆就再也没有大规模的抗争,只是以散发传单和在地下做一些宣传工作的方式,揭露六四的真相。所以说,它这个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到底杀了多少人,我们只是有一些模糊的数据,无论是杀人的数量,还是杀人的细节我们都不清楚,迫害的严重程度我们都不知道。但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这些我们都知道了。

法轮功最主要的网站“明慧网”,每天都在大量的登载迫害真相,不但登载迫害的事实,还登载了细节,包括是谁迫害的,是哪一天,在什么时候当着什么人的面,进行迫害的。这些数据足以作为起诉的证据。

这是共产党从来没有碰到过的。这么大规模的曝光,这么大规模的对它的揭露。比如说“六四”到底天安门前杀了多少人,仍然是流传在当年64参与者或对“六四” 感兴趣的人之间。但对法轮功的迫害,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通过他们的传单,通过他们的电话,通过他们的传真,通过他们的互联网,不断地向中国所有他们能接触的到的人在不断的传达。这是共产党从来没有见过的。它的迫害竟然如此详尽的被广泛曝光。

这时候共产党怎么办呢。它不能认错,因为它已经犯下了罪过,实在太可怕了,它就想其它办法,比如说它想统战,想和法轮功进行谈判。中共很高级别的官员委派的代表曾试图与美国的有些法轮功发言人谈判,说看看能不能给你们平反就算了。当然法轮功的态度也是很明确的:当初你镇压我的时候,你也没跟我商量,现在愿意平反就平反。但是我们要坚持把真象完全彻底的揭示出来。

(2)镇压失败导致警察变成人渣

那么中共在所有过去使用过的手段都失效的情况下,它就变得更加疯狂。它就会不断的去升级迫害的力度。它对暴力有迷信。迷信到什么程度呢?

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有一张图片,左边照片左下角的那个人叫马学俊,是我父亲同一单位的同事。可以看到他原来是一个非常健壮非常乐观的人。但在劳改营被迫害后,变得像木乃伊一样。体重只有4-50斤。说话张嘴都很困难。身体只能保持蜷曲的姿势,根本伸不直。他住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如下图)




马学俊遭中共迫害前。(明慧网图片)




马学俊遭中共迫害后。(明慧网图片)

被迫害到这种程度,这决不是个案。我们可以看到华尔街报报导过的陈子秀,因为坚持信仰,被迫害打死,这是在山东发生的。那么还有高智晟律师最近在至胡温的公开信中,揭示了中共骇人听闻的迫害真像:例如长春警察可以用电棍插到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的肛门里面,直接用电棍点内脏,一下就把人电死了。这些事情在我们看来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但在中国居然发生了,而且它绝不是一个个案。

这场迫害是共产党从上到下,系统的布置下来的。因为江泽民,它为了想镇压法轮功,为了达到镇压法轮功的目的,就不断的升级迫害,同时对于迫害别人的人进行奖励,迫害的越深,让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管怎样让他放弃信仰,只要能让他放弃,我就给你多少奖励。

这会带出来什么问题呢?它带动了中国警察的全面黑社会化。当它想从上至下的对酷刑进行鼓励的时候,大家想像一下,一般的警察,正直的有良心的人,它能下得去手去打法轮功么?它能用警棍去插到人的肛门里面把人电死,下得了手吗?它只能去找社会底层最坏的人,最坏的人渣。让他们穿上警服进行迫害。大家想一想,这会导致一个什么问题呢?

中国的警察变成了这样的人,它会只迫害法轮功就完事了吗?

当年中共在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江泽民曾经下令说,法轮功学员不准上访。上访是宪法赋予老百姓一种申诉的权利,但是它说法轮功学员不准上访。记得镇压第一年的时候我在北京。那个时候,为了贯彻江泽民的命令,在永定门信访办公室门前聚集了很多截访的人。截访的人会问,你为什么来上访?那个人如果说,我们家房子被人拆了,要告状,那可以。但是如果说是为法轮功上访的,马上就抓起来,就打。这就是截访。

但是你要知道,截访人的话,不是出于善良或执行国家的什么政策,它完全是在利益的驱使下,没有善恶标准的进行这些事情。大家想一想,如果没有善恶标准,给了钱就可以无恶不作的时候,它不会说光打压法轮功就完事了。所以说在镇压法轮功后不久,先只是截访法轮功学员,接下来是截访所有上访人员。不管你是为什么上访都要打你。这就是不受惩罚的恶行必然会恶性的扩张 。

当法轮功出现问题的时候,它就引发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国家专政的机器被江泽民用来做毫无人性的事情,最后就扩张到全国所有的人。所以大家可以看到2003年,开始公民维权。

我说,应该看到这种维权把跟迫害法轮功有很大关系。迫害法轮功的人丧尽天良,它们光打法轮功就完事了吗?他们还需要攫取更大的利益。经济利益,政治利益。为攫取这种利益不择手段的去侵犯老百姓的利益。就会造成许多老百姓的利益受到侵犯。这才是维权发生的主要原因之一。

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颠倒善恶,不但纵容而且鼓励、甚至是命令警察作恶,做那些极端下流、残忍、变态、非人的恶行,导致了警察全面黑社会化,摧毁了整个司法系统的基本公正,人可以这么变态的做恶却不受惩罚,不但道德这种对社会的柔性约束没有了,法律这种对社会的刚性约束也没有了。这个社会不公就成倍的增长,维权事业也就“欣欣向荣”了。

江泽民当时把三个人提拔到政治局常委,一个是罗干,一个是吴官正,一个是李长春。这几个人是镇压法轮功最血腥的人,例如吴官正,其人原来是山东省省委书记;还有最甚者罗干,还有原广东省省委书记李长春。江把他们提拔到政治局常委,为什么?因为江泽民需要延续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当时迫害法轮功的力度跟每一个省委的工作成绩挂钩。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省迫害法轮功的力度就非常大。它们完全没有是非观念。它们完全为了乌纱帽而去参与了迫害,为了个人的利益去迫害法轮功。

它们当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侵犯别的民众。我管这种现象叫做“非理性行为的自然扩张”。因为它做事情不是出于理性、善恶标准,而是出于利益的考虑。一种完全没有是非观念的非理性行为。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这说明一个问题:当法轮功遭到迫害的时候,很多民众并没有为法轮功说话,他们甚至相信了政府。但是这个迫害终于临到每个人的头上。那些现在暂时还没有轮到他们头上的,只是还没有轮到而已。如果中共存在的话,早晚会达到这一步。所以现在高律师搞的绝食维权,就是在对这样的迫害行为进行抗争。

三、末日的疯狂与输光的赌徒心态

在另外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共产党他只要存在的话,它就绝不可能对维权人士动任何恻隐之心。绝不可能对维权人士作妥协。因为在共产党那里,它知道一旦妥协,它会给老百姓一种希望——就是原来我跟共产党较劲的话,共产党可以退一步。这就会鼓励众多的人站出来,和共产党较劲。会鼓励众多的人站出来要求他们的权利。会鼓励众多的人站出来,去揭露共产党以前的罪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的统治就遇到空前的危机。所以共产党的政策,就是一步也不退。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维权的这种情况就和共产党形成一种僵局。那么这种僵局并不是没有办法破解。怎么破解它呢?

那就是——把共产党解体了。

共产党表面的强大都是装出来的,前段时间,到亚特兰大打李渊,包括去香港砸报馆,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共产党过去做事情,是非常有章法的,有条理的,它有一整套的手段,非常成熟的手段。它知道怎样去动用舆论,抹黑对手;它知道怎样去动员各界进行表态;它知道怎样去动用专政机器去对人民进行镇压;它知道怎样能够对对方进行统战,分化瓦解,拉出来打进去,它有很多非常成熟的手法。但是到今天它动用的是什么手法?完全是藏在后面偷偷摸摸的黑社会的手法。

那些还对共产党抱有信心的人,我们希望你们能看一看,共产党它现在做的一些事情——连它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任何信心了。大家想一想,它把这些工厂印刷机砸坏了以后,那850万已经退党的人他们就吓得重新入党了吗?不太可能吧!把那些机器砸了之后,大纪元就不能再买个印刷机继续印刷吗?共产党在砸这个机器的时候,它知道达不到任何目的,你说你恐吓大纪元,是无效的,你想终止退党大潮,是无效的。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它砸机器完全变成了一种发泄。

反正我活不了几天了,豁出去,出口气,属于这样一种状态。它的心态是一种输光的赌徒的心态。过去这个中美在冷战时期较劲的时候,都是“你死我活”的较量。过去从来都是“你死”而“我活”。共产党现在是:我反正活不下去了,我也不让你活。就像朱成虎的核武威胁论,我不活了,反正你也别活了。完全是一种输光的赌徒的心态。

四、和平转型之路与道德觉醒的开始

(1)和平转型之路

那么我们为了避免中共的邪恶继续爆发,包括我刚才讲的,避免中共能够不再去迫害更多的人,那我们现在就必须要解体中共。这种罪恶的统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九评共产党》和退党潮。这是中国的一种兵不血刃的方式。孙子讲,百战百胜,那还不是最好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那么850多万,每天仍然有2、3、4万人退党的情况下,这些人虽然说化名退党,但它是一种真实的民意的表达,就像无记名投票一样,在大纪元上无记名投票,表达心声,也就是不喜欢共产党,我要离开它。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又找不到一个具体的迫害对象,但它又知道人们已经在纷纷离开它,纷纷在道德觉醒,它已经没有任何招数可以使用。

那么这对共产党文化就是一种解体。所以我说“九评”、退党是一条和平转型之路。和平转型不仅仅在于过程,而且我也谈到过,也带来一个共产党解体后的社会全面和解,因为退党表示对过去的罪行是有反思的。忏悔了,所以我退党了。那么这是加害一方的忏悔,容易得到受害一方的宽恕。是中国将来会走向和解的很好的一种思路。

同时我们要看到,共产党他们要生存,还得有一个条件,就是老百姓道德水平的低下。因为如果老百姓有最基本的是非观念,他们知道共产党犯下了累累罪行,包括屠杀了8千万同胞,包括出卖了数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包括几乎毁掉了我们所有的文化资源,包括几乎毁掉了我们后代所赖以生存的所有的生态资源,如果一个人有最基本的是非观念,而不只看重眼前这碗饭的话,那么它就会站起来否定共产党。

(2)第一批人站出来

共产党非常害怕人民的道德觉醒。因此它要想尽一切办法使道德维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上,让人和人之间互相斗来斗去,团结不起来,正义的声音发不出来,让人们尽量的犬儒,让人们沉醉于物质享受,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可以看到退党还给中国带来一个最大的了不起的意义——

经济学家萨米尔逊说过,在看游行的时候,如果每一个人都为了想自己看的多一点,都踮起脚尖的话,会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呢?大家谁也没比谁看的多一些,因为大家都踮起脚尖,可是大家却更累了,现在的中国大陆大家在做生意的时候,在这样的社会状态下,都担心对方骗自己,每个人都不敢坦诚相待,互相之间都是你防我我防你,会给社会带来很大的道德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有一天有人站出来,说我不管你怎么对我,从此以后我要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我要做一个讲真话的人,这一批人他们是吃亏的,就像是大家都踮起脚尖,有人说现在从我做起,我把脚尖放下来,我要不踮脚尖的站着。

那么在你把脚尖放下来的那个时候,当然会比别人看得少,因为大家还在踮起脚尖。那么大家都把脚尖放下来的话,这个社会的秩序才会重新恢复。但是必须有这样一批人。他们愿意付出。愿意把脚尖先放下来。

那么中国现在这样一个,中共使道德极其败坏的情况下,如若说有人要坚持正义,他们会付出很大的代价。他们会承担很大的压力。实际上现在高智晟律师所承担的压力也是一样的。包括法轮功学员,地下基督教会成员。但是令人非常欣慰的是,这样的人已经出现了。他们说不管你怎么迫害,我要坚持真理,不管你怎么迫害我,我要讲真象。不管你怎么迫害,我就是要坚持我认为对的事情。哪怕酷刑再残酷,哪怕你的洗脑再精致,哪怕你的谎言编的再圆滑,但是我知道,这是真理,我就要坚持。他们会承担很大的风险。

但是这批人已经出现了,包括法轮功学员,包括我们现在看到的850万已经退出中共组织的人,不管你再用高官厚禄诱惑我,我也要离开你了,我也要离开共产党这个邪教了。

所以,我想这批人也会成为中国未来道德重建和文化重建的中坚力量。

五、结语

我最后讲一点,就是大家千万不要对共产党抱有任何幻想,共产党绝不可能改,它的一切思路,它的统治纲领,它的运作方式、想法和普通的政党都不一样,所以它是顶着共产党这样一个党的名字,其实是一个邪教。

对于这样一个东西,它发展出来一整套论理的标准,一整套的思维方式,它发展出来一整套的话语系统和行为模式,构成一个非常精密的党文化。这个党文化,大家知道,文化有一个传承,一代传到下一代,所以毛泽东的时候有反右和文革,邓小平的时代有“六四”,江泽民有镇压法轮功,它是一代一代的传承。就是说党文化的东西,这种文化、思维方式如果不破掉,道德不能重建起来,中国将来即使共产党没有了,仍然是一种非常混乱的状态。

今天我们有这么大一群信仰人士,这么多退党人士,他们不仅在结束一个邪教统治,更在通过他们自己的承受,来重建中国的文化,重建中国的道德,使中国在通过和平的方式,转型到一个自由的社会。我想这个意义是不可低估的。

我们行动现在还不算太晚,现在就要为退党进行大声的声援,我们知道共产党肯定会完的。在我们这一代在不久的将来就肯定能看到共产党的大厦轰然倒塌。在这场开启新纪元的行动中,在这场惊心动魄的风云激荡的历史过程中,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在现在,还可以出一份力,我们都推它一把,让共产党的红墙尽快的倒塌。谢谢大家。

(编者注:章天亮先生是大纪元时报专栏作家,新唐人电视台特约评论员。2002年发表长篇小说《出尘》,2003年开始为大纪元时报撰写专栏,迄今以各种笔名发表的小说、文章、访谈录,累计超过60万字。章天亮1993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工程系。1993-2000年就职西门子合资公司。2003年获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电子工程硕士学位。2005年获乔治梅森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博士候选人资格。 )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