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官調上調下 活生生整死中共(圖)
 
肖慶慶
 
2006-3-2
 
【人民報消息】這些年人們看到黨官調上調下,一會兒喜,一會兒憂。

2002年11月,江澤民說全退時,萬里都踏實的沒去開會,畢竟是五次政治局會議討論出來的,而且大家為了讓江澤民退下,做了多少退讓,包括把那些江家幫壞蛋都塞進常委會為代價。結果怎麼樣,江澤民端出張萬年的槍桿子,全傻,普普通通黨員江澤民在世界各國面前演了兩年江前胡後,沒有人拿出輒來,因為中共建政以來,從來沒按輒走,所以誰也沒輒。

江的姘頭陳至立是個有丈夫的人,居然江陳能床上床下的從上海滾到北京,滾了幾十年,雙方的配偶都幹沒輒。陳至立自從當上教育部長就被彈劾,好容易調下了,網友還沒喜上眉梢,她又調上了,當了國務委員,還管教育,包括統帥教育部長。更有甚者,江澤民居然帶著她出席軍事會議,還坐第一排,後面站著的那幾大排漢子沒有一位有拿槍崩了她的念頭,都心情坦然的美滋滋的站在她背後。最後江澤民在政治局提出,要讓她進入軍隊掌管教育大權,授予軍銜。宋祖英都是少將,陳至立起碼也得是上將。呵,結果雙方各退一步,不給具體軍銜,但軍隊教育她是老大。您說這是按什麼輒走的?沒有輒。

薄熙來把模特乳頭咬爛了,官職一個點兒的往上升,結果看不下去的記者姜維平倒被關進了監獄,而薄熙來十七大內定進政治局。中共說要反貪,只有黃金高那樣的糊塗官不會號黨媽媽的脈,結果動真格的,反貪反到被判無期徒刑。

前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被雙規,在此期間被搞的臭不可聞,他終於想明白了,必須揭發,否則自己死了那些得實惠的人更安全。於是在此次開庭審理前一反常態,供認:在黑龍江省省長任期,長期造假,挪用三億二千萬元,給省正廳級以上高幹作購買住宅用;在國土資源部部長任期,挪用稅收一億七千萬元,供高幹借貸及出國觀光用。不管他有多少問題,如何處置他,反正他把話說明白了,錢是給大家花的,沒有獨吞。

胡錦濤近幾年沒有江前胡後的麻煩了,可比那時還忙,調完了中央調地方,調完了地方調軍隊,比如吉林省長洪虎一巴掌打下去,不是讓他趴下,是送到其它地方,待遇不變。陳良宇到今天也沒離開上海,既不是上海市委書記了,還在上海死糗幹什麼呢?等著去自己滿意的地方,待遇比上海差還不行。

就是這麼幾塊料,來回折騰。這真是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現象,江澤民搞地盤叫江家幫,誰在那個幫裏面誰挨罵,難道在胡錦濤眼裏14億人口中也只有這幾個是西施,其餘人都是豬八戒?

最有意思的是,很多人一直在彈劾強姦犯周永康,讓他下臺,結果最近他兩次辭職,都沒批,不是捨不得他,而是周永康下去了,按照這下去的標準,各地諸侯們都要下去,那中共總不能提拔黃金高這號人吧?周永康下去了,胡錦濤更得發愁了,因為此風一開,從中央部委到地方黨政領導,都得被問責下臺,畢竟自己沒有那麼多人馬。

政治局也憂慮,怕辭職辭出連鎖反應,老百姓樂了,中共哭了──沒有貪官污吏那哪兒還叫中共?

胡錦濤這麼折騰,剛開始倒讓人升起希望,時間長了就看出門道來了,不過是臭魚放到爛蝦位置,爛蝦放到臭魚位置,再不行,這種臭魚放到那種臭魚位置,那種臭魚位置放到這種臭魚位置。聞起來味道都一樣。

胡錦濤這不是在整黨,而是在活生生整死中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