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官调上调下 活生生整死中共(图)
 
肖庆庆
 
2006-3-2
 
【人民报消息】这些年人们看到党官调上调下,一会儿喜,一会儿忧。

2002年11月,江泽民说全退时,万里都踏实的没去开会,毕竟是五次政治局会议讨论出来的,而且大家为了让江泽民退下,做了多少退让,包括把那些江家帮坏蛋都塞进常委会为代价。结果怎么样,江泽民端出张万年的枪杆子,全傻,普普通通党员江泽民在世界各国面前演了两年江前胡后,没有人拿出辄来,因为中共建政以来,从来没按辄走,所以谁也没辄。

江的姘头陈至立是个有丈夫的人,居然江陈能床上床下的从上海滚到北京,滚了几十年,双方的配偶都干没辄。陈至立自从当上教育部长就被弹劾,好容易调下了,网友还没喜上眉梢,她又调上了,当了国务委员,还管教育,包括统帅教育部长。更有甚者,江泽民居然带着她出席军事会议,还坐第一排,后面站着的那几大排汉子没有一位有拿枪崩了她的念头,都心情坦然的美滋滋的站在她背后。最后江泽民在政治局提出,要让她进入军队掌管教育大权,授予军衔。宋祖英都是少将,陈至立起码也得是上将。呵,结果双方各退一步,不给具体军衔,但军队教育她是老大。您说这是按什么辄走的?没有辄。

薄熙来把模特乳头咬烂了,官职一个点儿的往上升,结果看不下去的记者姜维平倒被关进了监狱,而薄熙来十七大内定进政治局。中共说要反贪,只有黄金高那样的糊涂官不会号党妈妈的脉,结果动真格的,反贪反到被判无期徒刑。

前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被双规,在此期间被搞的臭不可闻,他终于想明白了,必须揭发,否则自己死了那些得实惠的人更安全。于是在此次开庭审理前一反常态,供认:在黑龙江省省长任期,长期造假,挪用三亿二千万元,给省正厅级以上高干作购买住宅用;在国土资源部部长任期,挪用税收一亿七千万元,供高干借贷及出国观光用。不管他有多少问题,如何处置他,反正他把话说明白了,钱是给大家花的,没有独吞。

胡锦涛近几年没有江前胡后的麻烦了,可比那时还忙,调完了中央调地方,调完了地方调军队,比如吉林省长洪虎一巴掌打下去,不是让他趴下,是送到其它地方,待遇不变。陈良宇到今天也没离开上海,既不是上海市委书记了,还在上海死糗干什么呢?等着去自己满意的地方,待遇比上海差还不行。

就是这么几块料,来回折腾。这真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现象,江泽民搞地盘叫江家帮,谁在那个帮里面谁挨骂,难道在胡锦涛眼里14亿人口中也只有这几个是西施,其余人都是猪八戒?

最有意思的是,很多人一直在弹劾强奸犯周永康,让他下台,结果最近他两次辞职,都没批,不是舍不得他,而是周永康下去了,按照这下去的标准,各地诸侯们都要下去,那中共总不能提拔黄金高这号人吧?周永康下去了,胡锦涛更得发愁了,因为此风一开,从中央部委到地方党政领导,都得被问责下台,毕竟自己没有那么多人马。

政治局也忧虑,怕辞职辞出连锁反应,老百姓乐了,中共哭了──没有贪官污吏那哪儿还叫中共?

胡锦涛这么折腾,刚开始倒让人升起希望,时间长了就看出门道来了,不过是臭鱼放到烂虾位置,烂虾放到臭鱼位置,再不行,这种臭鱼放到那种臭鱼位置,那种臭鱼位置放到这种臭鱼位置。闻起来味道都一样。

胡锦涛这不是在整党,而是在活生生整死中共。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