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家屯集中营黑幕惊人 焚尸炉常冒白烟(多图)
 
————死刑改毒针注射后器官价颩升 串通从虐死法轮功学员尸体上谋利
 
2006-3-10
 


一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体,有的器官被摘除或掏空,有
的身体上发现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引起外界强烈关注。图为法轮
功学员刘玉风被殴致死。

【人民报消息】中国是国际人体器官买卖的最大交易地,劳改营成为经营死囚器官的公司。从东南亚、台湾、加拿大等地常有到中国大陆的换肾团。最近国际贩卖人体器官的地下公司和一些私人医院将焦点集中到中国沈阳苏家屯,苏家屯有一所类似集中营的劳教所,关押了约6千名从东北等地转移来的法轮功学员。一些医生集中在那里做器官摘除手术,营内设有焚尸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摘下后遗体被马上火化。


王斌被大庆男子劳教所恶警冯喜等毒打致死后,内脏被野蛮摘除,心脏、大脑被剖出,遗体被放在大庆人民医院太平间里。图为王斌伤痕惨不忍睹的遗体。

法轮功学员王斌生前是黑龙江省大庆
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站软件室工程师。


中共行将解体前的集体灭口

据大纪元记者季达3月10日报导,消息证实,中共政权镇压法轮功七年来,劳教所内酷虐法轮功学员的内幕举世震惊,中共面临解体前夕,开始对各种知情者实行灭口行动,法轮功修炼者成为中共肉体灭绝行动的对象。

中国问题专家章天亮认为,中共越没有信心,灭口的范围就越广,速度就越快。“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参与者和知情人,强奸和打死法轮功的恶警、特务,苏家屯里的“医生”,以及层层下命令和执行命令的人都可能是他们上级组织的灭口对象。

虐死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货源

近年来国际器官买卖市场器官极为短缺。作为世界上最大死刑执行国的中国,开始用注射毒针来执行死刑,这样的死囚者器官无法提供给医院作为换器官用途。

由于中国非法出售器官买卖的恶性在国际暴光、美国国会多次听证,国际要求中共政权执行在1990年公布的“使用死者或死刑犯器官条例”——犯人作为器官捐赠者,须事先征得本人同意或其亲属同意,除非尸体无人认领。

由于获得人体器官的渠道越来越少,导致人体器官价格昂贵和等待时间长久。而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特务机构610给全国下达内部命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并实行“肉体消灭、经济搞垮、名誉搞臭”的政策,导致被虐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为中国器官买卖黑市交易的重要便宜货源。

参与摘除器官医生和交易者被骗

据透露,参与购买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商人和医生均受欺骗,贩卖者欺骗说被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是“炼功入魔而导致的死亡”或者是“因练功入邪后杀人,被当局判死刑后枪毙的犯人”,所以参与器官摘除的医生和器官买卖商人不觉得有问题,也没有道德和良心的罪恶感。

苏家屯集中营贩卖出去的器官价格便宜,国际器官买卖代理者想办法接触到苏家屯来买卖器官。也有一些海外华人联络沈阳的亲戚,希望能到苏家屯买到便宜的“肾脏”。

据消息透露,沈阳一些私人医院和卫生系统的人都知道可通过苏家屯法轮功集中营买到没有注射毒针的人体器官。目击者表示,当地人提起苏家屯都很忌讳和警惕,一般人都不提这些事情。

营内砖头焚尸炉常徐徐冒白烟

沈阳苏家屯集中营设立在一个隐蔽处,四周有丛树等物遮挡。一位目击者说:“现在沈阳一些公路被封,不允许汽车通过,路上有障碍物挡住,通往苏家屯的路上就设有类似障碍物。一般小车无法接近那里,为不引起怀疑和找麻烦,我们当时是通过一辆运煤车接近集中营,看到营地内砖头焚尸炉在徐徐冒白烟,周围没有人,气氛很恐怖。当地人告诉我,每次经过这里,都看到焚尸炉冒白烟”。

目击者说,当地人都不愿意去那里,担心被灭口。

过去国际媒体披露关于中国抢摘死囚器官在国际社会已是公开的秘密,不法公安、法官和医生串通从死者尸体上盗取可移植器官谋取暴利。

中国犯人常常是不允许和他们的家人联系,执行死刑后没有人去认领尸体,囚犯的器官被摘下后尸体马上就火化掉了。中共要求从事器官摘取的医护人员秘密地操作,外科手术车不能带有医院的标志;医生在刑场不能穿医院的工作服装;摘取器官时必须有警卫看守,尸体必须在器官摘下后马上火化掉。

苏家屯集中营人数密集 不堪入目

目前沈阳一地就有大量的尸体工厂和私人医院替国际市场收购和转售人体器官。苏家屯已转移了6千多法轮功法轮功学员,集中营聚集一些医生,就地办理器官摘除手术,为了灭口和掩人耳目,手术之后,死者立即在集中营内设的焚尸炉中火化。

一位在苏家屯集中营工作的人抱怨现在工作量越来越大,当局不断将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此,此监狱远远超饱满,密集得无法想象,完全不是“人能呆的地方”,“不堪入目”。

在此之前,德国医生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轰动世界的人体世界展览,遭到人权团体的强烈谴责。媒体揭发哈根斯的塑化人体很多是来自中国的死刑犯,哈根斯也承认曾收到头上有枪击痕迹的尸体。

中国现在是最大的器官买卖之国。落入不法公安之手的尸体,器官能用的卖给医院或患者,不能用的,部分就转到哈根斯、隋鸿锦等塑化公司,做成标本,在世界各地巡回展览。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说,早在十多年前,哈根斯就和中国进行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即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该工厂附近有三所劳改营。

哈根斯的塑化人体标本不仅在世界各地展览,还收到很多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可谓名利双收。

他的手下干将隋鸿锦医生后来自立门户,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与之竞争。据报导,曾在北京、香港公开展示的中国标本,很多都出自隋鸿锦之手,和哈根斯一样,标本主要是买来的中国死囚尸体。

沈阳肾价飙涨

中国抢摘死囚器官在国际社会已是公开的秘密,事实上在中国,从公安、法官到医生,都毫不忌讳的谈论死囚的器官被用作商业用途。

据报,从东南亚、台湾、加拿大等地经常有到大陆的换肾团,二年前约100万元台币就可以包住包吃包换肾。通常他们接到消息后就起程,在大陆医院住上约一个星期,就等到合适的肾脏。新加坡联合晚报2000年12月12日就对大陆换肾团有详尽的报导。

美国之音2001年6月12日引述加拿大环球邮报消息指出,在温哥华一名从事肾脏移植国际贸易的商人生意兴隆,安排了不少加拿大肾脏病患到中国上海接受手术。

报道说,上海已经成为移植用人体肾脏的主要提供地。现在主要提供地已转移到中国东北沈阳、大连。据中国媒体去年年初报导,在上海、辽宁等地医院的角落里有大量关于买卖肾脏、眼角膜的广告,有些还公开写上血型、年龄及联系人的电话。当时在沈阳一只肾价格超过10万人民币。据悉现在这个价格已经大幅上涨约十倍。

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2001年8月2日透露,江西省“都市消息报”新闻部主任姚小红因报导江西萍乡市法院私自摘取死囚肾脏,触怒当局,遭报社解雇。

死亡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失踪”

去年6月中旬从法轮功方面提供的一份报告发现,在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学员,有人从他们的尸体盗取可用于移植的器官,非法出售。

据有关人士的调查发现,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发现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有的则未经家属同意被解剖;有的学员身体内器官被摘除。有知情人士透露,广州白云区戒毒所不法医生公开“指导”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2001 年2月16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男,33岁)因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象材料被捕,关押于呼兰县第二看守所,5天后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鉴定的名义,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

河北石家庄的左志刚,男,33岁,原在石家庄中山路一家电脑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被公安和610人员从单位劫持到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遭受刑讯逼供,当天死亡。尸体伤痕累累,在后背腰部有两个方形的大坑。

广州郝润娟,女,被抓前身体十分健康.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警察遭受22天残酷折磨后死亡。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由于遗体太不像郝润娟,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家属只好把2岁的儿子带来作检验,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福州市杨瑞玉,女,原是福州市台江区房产局职工。2001年7月19日在工作单位被公安非法绑架,三日后被迫害致死。事后遗体由警车押送,一到火葬场立即火化,不让杨瑞玉的丈夫和女儿走近遗体。据目击者称,杨瑞玉遗体的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

福建省宁德市孙瑞健,男,29岁,2000年11月进京上访时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属被告知孙在公安押解情况下跳车死亡。家属要求见遗体,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闪闪。当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

一位曾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遭关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见几个“白粉仔”(吸毒犯)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医生看见。医生对打手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他几次听到戒毒所的医生对那些吸毒者说,打那些法轮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这位男士还表示,他亲眼见到几名和他关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年男子,被拉出去后,就没有见他们回来。他说,那些外地法轮功学员家不在广州,即使失踪了,也没有家属会来查询。据他观察,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打遭非法关押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

法轮大法明慧网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盗疑案,同时呼吁死难者的亲友及正义民众,注意保留、搜集涉嫌犯罪单位和个人的一切罪证,以便日后诉诸法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