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人民日报》系列(五):人民日报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旗帜
 
作者:仲石才
 
2006-3-1
 
【人民报消息】人类历史上,迫害总是与谎言相连。公元64年,古罗马皇帝尼禄掀起对基督徒的大规模迫害,是从焚烧罗马城并嫁祸于基督徒开始的;公元1938 年至1945年,希特勒灭绝犹太人则是以“犹太人是劣等人种”的人种学说为理论根据的。这些现在看来明显荒唐的说词,所以当时能够成为迫害的理由,是因为精心炮制的谎言骗取了公众的信任,而异议者全被禁声。

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和中共一起掀起的对法轮功和其修炼者的全面镇压与迫害,不仅具足了以往暴政所共有的残暴、血腥,更制造出了无数弥天大谎,更精致,更隐蔽,更狡猾,更无耻。使得整个中国人民遭至空前的劫难,将整个中华民族陷入了道德沉沦泥潭之中。在已经持续了长达六年零七个月的迫害中,中共所控制的全国数千家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等宣传工具,不折不扣的充当了迫害者的喉舌。编织、刊载、转载、播出了数以亿计的文章、广播节目、电视新闻、宣传制品、电影、电视剧、小品、戏剧。。。。。而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的《人民日报》,在其中起到了其它所谓的“媒体”无法替代的作用。

一、《人民日报》是江氏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宣传“旗帜”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勾结中共政权体系,在全国范围开始了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行动。这一场在同一天,同一个时刻,在全中国范围统一行动的镇压,显然是精心安排好的。那么中共是怎样策划的呢?

1999 年4月23日,天津警察在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指使下,在公众场合对合法前往反映意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并冲到家里拘捕了四十五名炼功群体的辅导员。随之,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的来到中南海,向中共中央反映这一事件,并要求政府妥为解决。当天晚上,江泽民在给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个人信件《关于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绝密)信中称:“我们所以抓住法轮功这件事不放,是因为这里面反映的情况。。。。。涉及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问题”。江氏极端变态的妒忌将一亿修炼法轮功的民众当做了威胁到中共生存的最大敌人。随后在中共内部一系列机密、绝密文件和相关的密谋都是以江氏这一论调为基础的。

1999年4月27日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绝密)

1999 年5月8日, 江给中共中央政治局、书记处、中央军委诸高层领导人批示(6), “要求党员、干部主动、自觉地同法轮功组织脱离关系,把这项工作作为检验单位工作的条件。”提出对法轮功的集体活动“要严加训诫,责令其立即停止活动,各级公安、安全部门要加强情报信息工作,特别要注意收集和掌握苗头性、内幕性、动态性和趋向性信息,切实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控制、早处置。不提供炼功场所,不提供交通工具,不提供印刷通讯设备。”要求各级单位“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引自《追查国际报告》
  1999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法轮功有关问题的通知》(机密)
  1999年5月11日发出《关于印发有关法轮功两个材料的通知》
  
1999 年6月10日,在江的直接指令下,中共中央专门成立了由李岚清任组长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作为它的决策和执行机构,由政法委书记罗干主持,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拥有广泛的绝对权力,凌驾于政府、司法等一切国家机构之上,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之后,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等都相继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执行机构“610”办公室,前者由各级党委主要成员组成,后者隶属于当地的政法委。在处理法轮功上,“610”办公室直接指挥操纵,严密控制各级党政机关及公安、检察、法院、劳改、劳教、国安部门,以及宣传机构和新闻媒体。按照江泽民的意图、命令和需要,积极开展各种镇压活动。 《追查国际报告》

1999年6月13日又有一份相关密件传到海外来──《关于进一步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用后销毁)镇压的各种准备在紧锣密鼓的密谋之际,1999年6月14日(即“610办公室”成立后4天)由《新华社》发稿的“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接待部份法轮功上访人员谈话要点”(两办谈话)中,否认关于镇压的传言,称:“对各种正常的炼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人们既有相信并练习某一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种功法的自由;有不同的看法、意见都是正常的,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和方式反映”,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要听信谣言。

7月13日,中共借《人民日报》再次发表社论,“安抚”修炼群众说:炼功不迷信、健身不违法。就在同期,1999年6月28日到镇压开始前一天的7月19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却连续发表五篇评论员文章,火药味儿甚浓的“一论二论三论四论五论 ══ 崇尚科学破除迷信”,为即将开始的镇压做舆论准备。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1999年6月21日)崇尚科学破除迷信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1999年6月28日)二论崇尚科学破除迷信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1999年7月05日)三论崇尚科学破除迷信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1999年7月13日)四论崇尚科学破除迷信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1999年7月19日)五论崇尚科学破除迷信

1999年7月22日,中共民政部通令取缔法轮功,镇压全面正式公开登场。当天,《人民日报》刊出了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李洪志其人其事》的长篇批判文章;这显然早已编造好的谎言和诬陷,专等此时抛出笼了。

7 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提高认识 看清危害 把握政策维护稳定”,将江氏给政治局的信的原文几乎照搬过来:“这是一场严肃的思想政治斗争,关系到我们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关系到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根本思想基础,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重复着 “地球爆炸”,“末日来临”,“消灾避难”等等一切诬蔑法轮功之词。文章中充斥着大批判式的口号。作为中共宣传工具旗帜的《人民日报》的这篇社论以及随后的密密麻麻的一系列社论评论文章,成为全国媒体统一口径的“通知”。

《人民日报》1999年7月26日发文“坚持从严治党——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7月27日发文“提高认识认清危害——再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7月29日发文“掌握政策 团结大多数——三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7月30日发文“进一步认清斗争的实质——四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8月3日发文“进一步揭露“法轮功”组织的本质和危害——五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8月5日发文“进一步批判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六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8月8日发文“发挥理论优势 推进斗争发展——七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8月11日发文“营造文明科学的社会环境——八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1999年8月16日发文“保持大局稳定 推进改革发展——九论抓紧解决和处理‘法轮功’问题”
  
《人民日报》又以人民日报记者名义(没有署名)发表系列文章,揭批‘法轮功’本质和危害述评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之七、之八。还有《人民日报》7月27日署名岳言发表文章:“警惕和辨别粗俗形式的唯心主义══析‘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实质”。还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未署名)发表文章:“荒诞的邪说险恶的用心--论‘法轮功’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实质”1999年8月18日“社会的毒瘤人民的祸害----论‘法轮功’的严重危害”1999年8月20日“反面的教材现实的课题—--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引起的思考”1999年8月23日。。。。。。

在《人民日报》如此频繁如此上蹿下跳的大动作之后,全国舆论突然众口一词, 2000多家报纸、1000多家杂志、数百家电台与电视台,一起全力开动,把全国人民置于旨在用谎言煽动仇恨法轮功的疾风暴雨之中。

二、中共用《人民日报》社论取代法律

镇压开始三个多月之后的99年10月,中共邪首江泽民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时报》记者采访时第一次提到“法轮功就是×教”; 1999年10月27日,《人民日报》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题为《“法轮功”就是×教》的文章。尽管这篇文章不具有法律效力,但是,当迫害者为了遮人耳目而把对少部份法轮功学员的监禁走一遍法律程序过场时,人民日报上的罪名竟然成了中共制下的法律审判的依据。三天之后,99年10月30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居然通过了《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提到要“坚决依法取缔邪教组织,严厉惩治邪教组织的各种犯罪活动。”藉此,把人民日报的“预告”变成了法律条文。

江泽民放话定调在先,《人民日报》详解紧跟,人大常委的“立法”执行在后。在江与中共暴政之下,中国政府、国家宪法和全中国人民都被任意耍弄着。

三、黑社会式的强制发行 使对法轮功的谎言强制流行

在世界报业协会发表的全球日报发行量排行榜中,《人民日报》以日发行186万份排名第十八。在中国,由于人民日报是众所周知的党报,即中共喉舌,中国各级各部门的企事业单位必须将订阅该报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来抓,不管你的经济如何紧张,每年都必须订阅这个价格不菲的党报,强制订阅、强制收费,给了人民日报生存空间。

每年第四季度,各级党和政府都要对所属地区和单位分配指标,强行摊派,要求各级领导把党报征订提高到对江核心的态度高度,当成“政治任务”。没有完成《人民日报》订报指标的,不准订其它报刊,同时列为干部年终考评。摊派多的可以升官发财。有的地方,个体工商户未订报,来年营业执照不予办理年审。

四、人民日报在迫害法轮功中犯的罪行

据统计,只在镇压之初的一个月时间内,人民日报累计发表诽谤法轮功的文章347篇,平均一天11篇之多。
  
《人民日报》采用了断章取义,偷换概念,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张冠李戴,公然篡改,凭空捏造等所有能够使用的欺骗伎俩,采取了铺天盖地的千万的重复着各种谎言的洗脑策略来诋毁法轮功;同时夹杂着刻意铺垫的煽情手段来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让我们来看看下面的几例,就可以看出其手法之恶

例一:2000年3月,人民日报记者以“采访”的名义在重要位置刊登三千多字的长文,披露新近发生的几宗“法轮功”杀人害命案例。在这些所谓的案例中,人民日报大肆诬蔑法轮功可谓登峰造极。“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营林处干部、三十九岁的‘法轮功’练习者邹刚持刀将处长吕庆生砍死,将处里的周亚洁等三名同事砍成重伤。邹交待称,他自一九九五年八月开始练习‘法轮功’,去年十一月以来产生幻觉,。。。。。‘你们单位的吕庆生和周亚洁是你的克星,只有杀死他们,你才能解脱。’于是邹刚于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市场买了一把菜刀,于二十三日行凶杀人。”

那么,事实真相是怎样的呢?在中国大陆新闻从业人员和公安人员中毕竟还存有善良之人。部份记者和公安人员参与了对事实的调查。据《黑龙江内参》第2期(总第032期)2000年1月22日出版的‘本刊调查’: “对自称‘法轮功’练习者邹刚犯罪情况的调查”一文。记者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了解。发现邹刚根本就没有炼过“法轮功”。

结果从六个方面的调查得以证实:
  1、邹刚的前妻只承认他信佛,曾看过佛教的书籍,即使在家练过一些功,也不是“法轮功”的动作,他练的不是“法轮功”。
  2、公安人员找真正练过“法轮功”的学员鉴别,邹刚根本就不会法轮功的动作。
  3、搜查邹刚的住处时,没有“法轮功”的书籍、音像制品。邹说他曾把“法轮功”的书籍拿给一名同事看过。公安人员找来多本“法轮功”书籍让他的这个同事指认,他这个同事说,邹不曾给他看过这些‘法轮功’书籍,而是佛教书籍。
  4、记者与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及松花江林业管理分公司宣传科核实,也没有发现邹刚炼过“法轮功”。
  5、邹刚个人曾几次讲:“法轮功和我信的佛教是两回事,……”
  6、邹刚叫不准法轮功师父的名字,一直把李洪志老师名字中的“洪”字错写成“宏”。

就是这样的一件恶性杀人案栽赃给法轮功后,被《人民日报》在显著位置刊登,流经大江南北,并被各地方报纸转载,成为毒害人民群众的恶源。

例二:2005年12月13日,原中央音乐学员学生王博公开向全世界揭露:自己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恶党欺骗、洗脑及利用的经历。

王博一家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濒临破碎的家庭又重换新颜。1999年,18岁的她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那一年法轮大法开始遭受迫害,王博一家因坚持信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分别失去了人身自由。2000年底,王博说明法轮功真象,被非法劳教,2001年初被石家庄劳教所送至北京新安劳教所,遭受连续不让睡觉和酷刑。之后被劫持在所谓的“河北省会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一个少女的善良和诚实被恶党人员滥用。

2002年4月8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节目播出一曲关于王博一家的骗剧,中共新华社等媒体还编造谎言宣传欺骗。在王博复学读书的三年,610派了一个专职女警“陪读”,左右不离的监视管制。《人民日报》扮演了一个极其卑鄙的角色。《人民日报》长篇累牍地“报导了”王博在被要挟、欺骗的强制洗脑下,被迫做出的“放弃修炼”的过程,被《人民日报》“报导”成“和风细雨”的“帮教下醒悟的过程”,以此为说教,欺骗人民,掩饰镇压的残酷,无人性的摧残折磨。

下面是王博自述自己是如何被中共恶党人员欺骗、洗脑和利用的经历(节选)
  “………尤其这里要提的是,新华社在《人民日报》上一篇参考,那里面的话是完全篡改的,根本就不是我说的话,从我嘴里不会说出那么仇恨的话,不会说出那些煽风点火的话。当时我和我父亲看了这份报纸后就非常生气,我们没有想过中国最大的报纸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就是篡改了的、根本就和事实不符的言论,而且他有几篇话起点就是在诬陷我,而且真的是我觉得他们其实就是在有意这样做,他希望我断掉从新走上修炼的路。”

人民日报就是这样编造谎言,扼杀人的灵魂的。一位逃亡海外的前人民日报社长就曾指出:人民日报只有日期是真实的。

2001 年新年,江氏集团迫不及待的抛出“自焚伪案”。《人民日报》 (2001年01月31日第一版)发表新华社记者长篇文章《邪教‘法轮功’又一滔天罪行─—‘法轮功’痴迷者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始末》,这枚中共迫害法轮功,诬蔑、栽赃法轮功的重磅炸弹,经《人民日报》大旗一挥,全国各个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站、杂志、大学校刊及各种小册子全部立即转载,形成了中国大地上空的滚滚黑云,霎时间,浊浪翻腾,全中国所有的省市自治区各级政府各级组织几乎无一例外的都逼迫全中国人民接受铺天盖地的精神洗脑,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民众中确实被煽动起来了巨大的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和引导人们向善的法轮大法的无端仇恨,使得镇压法轮功行动得以进一步升级。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人数也立即急剧上升。

控制媒体,封锁消息是中共在镇压中的手段之一。原《人民日报》社论负责人吴国光认为,中共不仅仍然牢牢把握着媒体,而且通过复杂精致的措施瞒天过海,使得生活在虚幻中的中国人对自己看到的东西坚信不疑。

海外媒体上面的一篇报导,对类似《人民日报》这样的宣传工具是怎样毒害欺骗民众,有比较深刻的揭示,现摘录如下:一位曾经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的人-风清杨先生这样描述自己的心里过程:

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仇视法轮功?我说:没有的事!我和法轮功无冤无仇,为什么会仇视法轮功。但当时我心里一激灵,我仇视法轮功吗?我们单位没有公开练习法轮功的,所以大家很少提到法轮功,我也从来没有公开批评过法轮功,何来仇视?但朋友不客气地指出:从你平时言谈举止、甚至表情都可以看出,你仇视法轮功。

我吃了一惊。想了想后向朋友坦白:不错,我仇视法轮功,虽然我从来不表现出来。但我自己知道我心里仇视法轮功,而且还不自觉地把他们和世界上最邪恶的组织联系在了一起!

朋友问:为什么?我想想,这还不好回答吗?我说:因为——血淋淋的镜头,有病不治,邪教,自杀等等。朋友又问:我知道,你说的那些是中央电视台的“为什么”,我是问,你为什么仇视法轮功?

我一时无法回答,朋友又问:你看过任何一本法轮功的书籍吗?这次我又大吃一惊。我不但没有看过任何一本法轮功的书籍,而且也只是听说过其中有一本《转法轮》,现在已经被禁止。我只看到过这本书的封面,从来没有翻开过。

法轮功是什么?我突然浑身冷飕飕。原来对这个自己不自觉仇恨了好几年的法轮功,我其实一点也不清楚,但我却仇视她。为什么?这次是我自己问自己……。

自从几年前七月的一天之后,报纸新闻电视收音机几乎天天揭露法轮功。其实我知道的法轮功就是中央电视台屏幕上《人民日报》报纸上的法轮功……我知道自己被中央电视台和报纸“洗脑”了……。

《人民日报》及所有在此期间参与了欺骗造谣宣传的其工作人员都在不同程度上涉嫌犯下了以下相关罪行:
  反人类罪
  群体灭绝罪
  阴谋罪
  跟踪罪
  故意伤害罪
  恐吓罪
  协同谋杀罪
  侮辱罪
  煽动仇恨罪
  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报复陷害罪
  传授犯罪方法罪
  伪证罪
  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
  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
  打击报复证人罪
  窝藏、包庇罪
  拒绝提供犯罪证据罪
  滥用职权罪
  玩忽职守罪
  徇私枉法罪
  强迫人员失踪罪
  故意造成重大痛苦,或对人体或身心健康造成严重伤害的其他性质相同的不人道行为罪
  诬告陷害罪
  勒索罪
  诽谤罪
  诈骗罪
  伪造文书罪
  
“追查国际”已对《人民日报》等中共舆论打手发出追查通告。通告中指出:《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中新网》、《人民网》、CCTV、《光明日报》等长期以来充当中共当局及江氏集团的舆论打手,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帮凶角色,在非法镇压法轮功中发动全民洗脑的宣传攻势,诋毁诬陷,捏造罪名,编造谎言进行仇恨煽动,为残酷迫害推波助澜,无视新闻工作的起码职业道德,丧失良知与道义,迎和当局扭曲人性的宣传,粉饰施暴者、妖魔化受害者,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血腥和残暴镇压的重要杀人工具。

“追查国际”从即日起将部份参与新闻造假、煽动仇恨的《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中新网》、《人民网》、CCTV、《光明日报》等舆论打手(无论用真名还是用笔名)列为重点追查对像(第四批名单)进行立案追查,将掌握的证据和事实作为法律依据呈送给国际法庭,对所有有关责任人寻求法律制裁。根据“迫害信仰自由的外国官员及配偶和子女不得进入民主国家”的有关法案,将其犯罪记录递交各国海关和移民部门备案,与此同时,对于因受蒙蔽或胁迫而参与舆论迫害的一切人员, 如果证实确已悔过,并主动配合本组织的追查行动, 有立功表现者, 本组织将酌情考虑免于对其进一步的法律行动。

结束语

《人民日报》从1946年出现,至今已经伴着中共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邪教组织,为祸中国近60年,作为中共的忠实打手,在历次的运动中欺骗百姓,迷惑百姓,是中共“诛心”的重要工具。而其最大的罪行即是对拥有上亿人修炼的法轮大法的恶意诋毁和对全中国人民乃至国际舆论无以复加的欺骗宣传。《人民日报》已经造下了万劫不复的罪孽。

6年多的腥风血雨还在继续,在这场迫害中世人见证了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畏强暴的勇气和精神,见证了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的信念在最艰难、最危机中带给人类的希望。历史会将这一切载入史册。真相大显之时,《人民日报》作为中共栽赃法轮功的喉舌也将同中共一样,被历史扫入垃圾堆。那些曾经助纣为虐的文字打手,也将难逃正义、法律的制裁。

善恶必报是天理。法轮大法修炼者包容天地的慈悲,期望救度一切世人,包括曾经有意无意间参与或支持了这场人类最邪恶的迫害的人。只要还有一点善心未泯,就要救度。现在中共即将解体,一切作恶的人被彻底淘汰的日子即将来临。《人民日报》中的所有工作人员,如果不是坏透了的,千万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来洗刷自己的罪责,退出中共,彻底与邪恶决裂,为自己,也为自己的挚友亲朋,珍惜这最后最后的机缘。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