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放风」当自由──是卸下共产枷锁的时候了
 
作者:史达
 
2006-2-20
 
【人民报消息】人类发生的一些事情,有时会让人觉得荒谬绝伦。

现代美国的监狱中有一批常客。他们是进了出,出了进,但是进是多,出的少。原因是出去后不知怎样谋生,结果还是犯点小罪,等着警察来抓回去住监狱。美国人崇尚自由和人权,所以监狱中每个囚犯每年平均要给他们花上至少是4、5万美金,监狱中有健身房、运动场、图书馆,甚至可以读学位,作为他们失去自由的代价。而有一批人也自愿放弃自由,认真地过起监狱的生活来。对于这些人,美国人说,这是社会愿意付出的代价去养他们。其实,这些个人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个爱自由如命的国度。

对于这些极其少数的自动要进监狱的人,他们的逻辑或是可以不劳而获,自慰聪明;或者真的是离开枷锁,已经不知道什么叫人生了。

而现代的中国更是让人不可理喻,也一定会让我们后代抱腹大笑的:这就是现代中国的洋枷锁──共产枷锁的面面观。

共产枷锁的兜售人竟然扬言要学什么北韩,让全国人去受饿、互相斗、被愚民化。

共产枷锁的执行者已经公开使用包括街井流氓、冲锋枪、坦克去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在汕尾东洲大发淫威。

共产枷锁的宣传者还在吹捧枷锁的必要性,被奴役生活的丰富性;宣扬自由生活的可怕,自由价值的不可取性。

也有一些人,说他们是共产枷锁的常客也不过份。与美国的监狱常客一样,他们情愿带着枷锁过活,也说离开了枷锁的捆绑,手脚就不自在。甚至还要嘲笑那些企图卸下枷锁的人,“你们反枷锁就是反华。”

他们的理由是,现在的枷锁比起以前舒服多了,比如,有的时候,反日游行也可以了;有的贪官,也可以被揭露了;有的人,也可以申请护照出国了;有的人,也可以拥有私有财产了;有的领域,中国也向世界开放了;有的资本家,也可以入党了……。殊不知,共产枷锁的临时放宽,就象在监狱里放风一样,其性质绝没有半点改变。那就是少数共产党人窃取、掠夺和垄断中国政治权力和经济财富的事实,他们用欺骗和暴力达到目的的本质根本没有变。就象绑架者为人质松一下绑决不会改变绑匪的非法行为一样。

最近,面对中共流氓黑社会的行径,高智升律师等在国内发起了接力绝食,这与从2004年底开启的退党运动,这些具有草根性民间普遍性的活动,本质上都是为了摆脱共产枷锁的一种自我精神觉醒运动。卸下共产枷锁的过程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被奴役者内心自由的呼声,另一方面就是彻底瓦解外在的枷锁。我们内心自由的呼声有多大多强,对于瓦解共产枷锁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看看世界,几乎全人类都已经放弃了共产邪教。最近欧洲委员会通过了“国际谴责共産独裁罪行之必要性”决议,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对古狗等四家美国网络公司成为中共钳制言论自由的帮凶发出强烈的道德质问。在国内,人民已不甘被当地共产官员所掠夺,每年有8万多起群体抗争事件;全国有八百多万人已经加入了退出中共的义举。

中国人,在这个历史的时刻,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问一下自己,我愿意继续被共产枷锁奴役吗?其实,我们的前途真的与我们的愿意相同。

也许,就只是为了不让子孙后代笑话我们对枷锁的依恋,现在也该是卸下共产枷锁的时候了。

〔原题目:是卸下共产枷锁的时候了〕有删改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