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放風」當自由──是卸下共產枷鎖的時候了
 
作者:史達
 
2006-2-20
 
【人民報消息】人類發生的一些事情,有時會讓人覺得荒謬絕倫。

現代美國的監獄中有一批常客。他們是進了出,出了進,但是進是多,出的少。原因是出去後不知怎樣謀生,結果還是犯點小罪,等著警察來抓回去住監獄。美國人崇尚自由和人權,所以監獄中每個囚犯每年平均要給他們花上至少是4、5萬美金,監獄中有健身房、運動場、圖書館,甚至可以讀學位,作為他們失去自由的代價。而有一批人也自願放棄自由,認真地過起監獄的生活來。對於這些人,美國人說,這是社會願意付出的代價去養他們。其實,這些個人真的不應該來到這個愛自由如命的國度。

對於這些極其少數的自動要進監獄的人,他們的邏輯或是可以不勞而獲,自慰聰明;或者真的是離開枷鎖,已經不知道什麼叫人生了。

而現代的中國更是讓人不可理喻,也一定會讓我們後代抱腹大笑的:這就是現代中國的洋枷鎖──共產枷鎖的面面觀。

共產枷鎖的兜售人竟然揚言要學什麼北韓,讓全國人去受餓、互相鬥、被愚民化。

共產枷鎖的執行者已經公開使用包括街井流氓、衝鋒槍、坦克去鎮壓手無寸鐵的民眾,在汕尾東洲大發淫威。

共產枷鎖的宣傳者還在吹捧枷鎖的必要性,被奴役生活的豐富性;宣揚自由生活的可怕,自由價值的不可取性。

也有一些人,說他們是共產枷鎖的常客也不過份。與美國的監獄常客一樣,他們情願帶著枷鎖過活,也說離開了枷鎖的捆綁,手腳就不自在。甚至還要嘲笑那些企圖卸下枷鎖的人,“你們反枷鎖就是反華。”

他們的理由是,現在的枷鎖比起以前舒服多了,比如,有的時候,反日遊行也可以了;有的貪官,也可以被揭露了;有的人,也可以申請護照出國了;有的人,也可以擁有私有財產了;有的領域,中國也向世界開放了;有的資本家,也可以入黨了……。殊不知,共產枷鎖的臨時放寬,就像在監獄裏放風一樣,其性質絕沒有半點改變。那就是少數共產黨人竊取、掠奪和壟斷中國政治權力和經濟財富的事實,他們用欺騙和暴力達到目的的本質根本沒有變。就像綁架者為人質松一下綁決不會改變綁匪的非法行為一樣。

最近,面對中共流氓黑社會的行徑,高智升律師等在國內發起了接力絕食,這與從2004年底開啟的退黨運動,這些具有草根性民間普遍性的活動,本質上都是為了擺脫共產枷鎖的一種自我精神覺醒運動。卸下共產枷鎖的過程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被奴役者內心自由的呼聲,另一方面就是徹底瓦解外在的枷鎖。我們內心自由的呼聲有多大多強,對於瓦解共產枷鎖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看看世界,幾乎全人類都已經放棄了共產邪教。最近歐洲委員會通過了“國際譴責共産獨裁罪行之必要性”決議,美國國會召開聽證會,對古狗等四家美國網絡公司成為中共鉗制言論自由的幫兇發出強烈的道德質問。在國內,人民已不甘被當地共產官員所掠奪,每年有8萬多起群體抗爭事件;全國有八百多萬人已經加入了退出中共的義舉。

中國人,在這個歷史的時刻,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問一下自己,我願意繼續被共產枷鎖奴役嗎?其實,我們的前途真的與我們的願意相同。

也許,就只是為了不讓子孫後代笑話我們對枷鎖的依戀,現在也該是卸下共產枷鎖的時候了。

〔原題目:是卸下共產枷鎖的時候了〕有刪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