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寵兒莫扎特神奇的一生(圖)
 
2006-1-28
 

莫扎特14歲時的肖像畫
(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1756年1月27日,位於德國和奧地利邊界的薩爾茨堡城中,莫扎特家誕生了一個名叫「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扎特」的小男孩。老莫扎特是薩爾茨堡的宮廷樂師兼作曲家,兒子名字中的「阿瑪迪斯」意為「神的寵兒」,確實,神給予他無比的音樂天賦,在塵世停留不到36年,卻寫下了六百多首作品,他的音樂二百五十年來廣為傳奏,不斷被賦予新的時代意義,撫慰了無數心靈。

小莫扎特剛學會走路時,就喜歡爬上琴椅,在鋼琴上叮叮咚咚的彈出三度和弦。他擁有天生的好耳力與驚人的記憶力,14歲時隨父親到意大利,在梵蒂崗西斯汀教堂的彌撒中聽到了果格裡聖歌中的九聲部慈悲經,回到旅館後便把九個聲部的樂譜全部默寫出來。過一個星期莫扎特把記下的樂譜帶進教堂對照音樂,結果發現只有少部份錯誤。此事傳開後意大利人大吃一驚,那時九聲部慈悲經只能在西斯汀教堂中演唱,並嚴禁抄寫樂譜,莫扎特能聽一次就把每個聲部的旋律都記住,好比同時聽九個人說話數小時,事後可以記的清清楚楚誰什麼時候說了什麼話,令人不可思議。

六歲時莫扎特寫下了生平第一件作品:一首簡單美麗的鋼琴小步舞曲;七歲開始寫小提琴奏鳴曲,八歲的時候創作出第一首交響曲,十歲創作第一首歌劇,十二歲創作協奏曲,終其一生,他的作品涵蓋了幾乎所有西方古典音樂形式。他作曲往往一氣呵成,音樂旋律似乎早就存在腦海心中,創作只是拿紙筆把它們記錄下來。

從莫扎特六歲開始,父親率領全家在歐洲巡迴演出,足跡遍及今日的奧地利,德國,法國,英國,荷蘭,比利時,瑞士,意大利,捷克等地。莫扎特在王公貴族面前和公開場合表演,倍受歡迎,音樂神童的名聲不脛而走。德國大哲學家歌德讚嘆莫扎特創造了世間一種極為罕見的音樂光環。在歐洲旅行的這段時間裡,莫扎特接觸到各地不同特色的音樂,吸收各國音樂的特點,使他的作品散發出一種國際性的寬闊胸懷。

遊遍歐洲後,16歲的莫扎特想穩定下來找個工作。他回到故鄉薩爾茨堡擔任宮廷樂師,那裏壓抑的氣氛,使他不到三個星期便迫不及待的又與父親逃往意大利旅行。在接下來近10年的時間裡,莫扎特不斷出發到歐洲其它城市尋找機會,結果都失望而回。25歲時莫扎特徹底與雇主薩爾茨堡大主教決裂,辭職搬到維也納,自此不再寄人籬下,依靠教授學生,接受委託作曲或舉行演奏會維生。

維也納在當時已是音樂之都,以莫扎特的天賦在經濟上應不致於有問題。他當時的年收入換算成今天的價值大約12500歐元,相對而言已經算高,但莫扎特在維也納度過的最後十年裡,多半是舉債度日。他自己不善理財,花錢大手大腳,又娶了個喜歡揮霍的老婆。莫扎特太太是他在某次旅行中結識的韋伯家的二千金,據說他愛上的其實是姐姐,但不知怎麼有緣無份,卻和妹妹結了婚。

儘管最後十年的生活充滿了壓力,莫扎特還是保持著樂觀開朗的個性。作品源源而出,技巧達到了高峰,風格臻於圓熟,創作了《費加洛婚禮》,《唐.喬凡尼》,《女人皆如此》,《魔笛》等膾炙人口的歌劇及交響曲,弦樂四重奏,豎笛五重奏等。

莫扎特打破了意大利歌劇一統歐洲舞臺的格局,開創了德文歌劇的創作天地,使之得以與意大利歌劇並列於西方歌唱藝術頂峰。《費加洛婚禮》描述的是一對即將結婚的僕人如何聯合女主人,以機智和幽默化解男主人的騷擾。這出歌劇從首演起便大獲成功,幾乎每首詠嘆調都在觀眾的要求下重唱一次,以致於拖到半夜才演完整場。莫扎特的歌劇雖受民眾歡迎,但因為內容多多少少諷刺貴族階級的墮落與荒唐,惹惱了上層社會,因而委託作曲與邀約演奏的機會越來越少,他的處境越加困難。

1781年春,莫扎特正在開心的創作歌劇《魔笛》,一名身穿黑色披風的男子突然深夜到訪,委託他譜寫一首安魂曲,這是一種為死者所作的彌撒音樂。謎樣的人物與詭異的委託,在莫扎特的心中罩下陰影,他直覺這未曾留下名字的不速之客是死神,但他不能拒絕,因為實在缺錢用。《魔笛》的創作與成功演出使莫扎特幾乎忘記此事,直到黑衣人再度深夜造訪,要求他盡快完成。長期夜以繼日的工作使他本來就久病纏身,交件的壓力更讓他病重的無法起身。他預感到,這首安魂曲將是為自己的死亡而準備的。在了悟生死的超脫後,他經常淚流滿面抓緊時間作曲,直到最後連筆都提不起來,只好指示弟子補完未完成的部份。

1781年12月5日凌晨,莫扎特走完了未滿36年的一生,死時身無分文,也沒有親人送終。他被隨便的葬在貧民公墓裡不知所蹤。百年前,一顆據說是莫扎特遺骨的頭顱輾轉落到國際莫扎特基金會,最近經過現代DNA檢驗,無法確定是否真品,因為與莫扎特祖母及侄女的DNA不合。莫扎特到底在哪裏,可能永遠是一個謎了。

愛因斯坦說,人死時最大的遺憾,就是再也聽不到莫劄特的音樂。他的音樂充滿了生命力與幸福感,輕鬆自然,樂觀純淨,直接觸動人內心深處的本性。面對人生的起伏,莫扎特一直認為逆境很快就會過去,即使貧病交加時,他創作的音樂仍然保持寬容向上,沒有怨天尤人或自憐自艾的味道。他在困境中寫信給父親:「我永遠感激我的創造者,並由衷祝福我周圍的人,都有像我一樣的幸福感。」他也把這種對神的崇敬和對人的善意透過音樂傳達給世間。臨終前的三首作品平靜流暢中更帶著莊重與昇華,塵世苦難的礪煉,使他的心境超脫於七情六欲之外,達到了慈悲以對的境界。

莫扎特的音樂不僅歷久不衰,還跨越了純音樂欣賞的領域,具備各種神奇療效。「莫扎特效應」風潮正席卷著現代各個研究領域,從老年癡呆症到癲癇症,從提高智力到提高牛奶產量,莫扎特音樂的力量是其他音樂大師望塵莫及的。

全世界只要聽過莫扎特的地方都會舉行活動來慶祝他250周年誕辰,奧地利把2006年定為莫扎特年。

阿瑪迪斯,神的寵兒,世人盛大慶祝你的生日,以此感謝你為後世留下的天籟之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