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建議據法抗擊中宣部和團中央 (圖)
 
作者:高智晟
 
2006-1-28
 



高智晟律師在陜北老家

【人民報消息】又是千家萬戶新桃換舊符之舊歷除夕日,沒有了母親後的第一個除夕日。從上山為母親焚香燒紙回來後,回想起去年的今日,母親雖然已進入了生命的最後時日,但是躺在炕上的老人,仍是我們全體子女精神、心理及靈魂的穩定所在。歲歲除夕,今又除夕,第一個沒有了母親的除夕,記憶、思念及常人心讓人整日思緒難寧,無心做事,更無心寫文字。

實在是樹欲靜,卻風不止者,今日接看了節日祝福短信近百條,其中竟有不低於10條短信,是對中宣部「關愛」有加。或曰「節日裡,國人休息,中宣部的那群惡棍卻仍活躍依舊,別「忘了」他們。或為「中宣部那群衣冠禽獸,喝中國人的血56年,壞中國人的事56年。」「過去捂我們的嘴,今日割我們的喉,這群畜牲何以如此囂張!」「不咬養活自己的主人是一條狗的德性,中宣部官員的德性怎就連狗都不如呢?」。還有一條短信中直接寫道: 「明年說啥也得跟中宣部算賬!」。短信中多有對中宣部官員理不直卻氣壯如牛、施殺伐文明、戕害道德、扼殺人的基本尊嚴及人固有的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權利,反人類文明的流氓犯罪行徑,幾十年來卻從不避忌陽光,囂張之氣焰,上達雲霄,下幹民怨醜行的責罵,也有對今日之豺狼當道、奸妄逞兇的憂憤和失望。

僅有憂憤和失望是不夠的,中宣部存在的歷史,就是阻絕我們民族邁向人類基本文明的歷史。它在半個多世紀裡,所作的明目張膽的用那些散發著血腥的臟手封堵我們人民的嘴,蒙堵我們人民的眼睛,中宣部官員幾十年來針對我們人民下流、野蠻及粗暴的邪惡能量來源於兩個方面:一是中共從來就無法無天;另一方面是全體中國人幾十年來持續的忍聲吞氣,是他們邪惡能量得以維繼及持續得以加註的最主要條件。現在許多人,包括最近的有涉「冰點」事件的諸多文章當中,都指出了中宣部及中青報主管部門行為的野蠻和非法,但在談及解決之道時,卻鮮談據法抗爭之道。中宣部存在的歷史,同樣是粗暴踐踏中國的憲法和基本法律的惡行史,這也是它最下流和最見不得人的一面,也是它最害怕別人談及的一個固有的軟肋。現在中共打壓的中國媒體,是它對它體制內所有行業中的打壓最為野蠻、最為嚴酷卻也是最肆無忌憚的一個行業,中國媒體的從業者幾乎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也是承受非法、粗暴打壓時表現的最徹底、最堅決、最堅忍的特殊群體。僅此,人們就不難理解,今日中國媒體何以處於在整個人類社會媒體中最為悲慘和最為屈辱的惡劣環境。

在這裏,我無心思去長篇海論,現在當局對法律界人士和宗教自由的迫害,較對中國媒體的迫害要棘手的多,區別很簡單,據法堅決抗擊之。在國內轟轟烈烈的維權個案中,從未發現除令人尊敬的盧躍剛先生之外的媒體人的據法抗爭。自由,永遠是勇敢的成果,而絕不會是俯伏聽命者折腰後獲得的賞賜。中宣部插手黨務以外的事物本身就是非法和下流的,就像它作為一個純黨務的內設機構,卻大把大把的揮霍中國納稅人錢財的下流、無恥、不道德及非法一樣,它幾十年來被中國納稅人額外養活著,但它從不做一件有利於中國納稅人的事。最近的昏妄蠢行並不是它的偶意為之,它的那群官員從來就像一群貪婪的白蟻,他們幾十年來已徹底蛀空了我們整個社會的道德軀殼和我們民族的靈魂。不予據法抗擊之,李大同先生無出路,中國的媒體人無出路,中國人無出路。誰都知道,在今日這種專制制度最為癲狂、最為黑暗的時際,據法抗爭收效甚微,但它卻是中宣部和中青報上級主管者最為恐懼的途徑,有甚理由不去一試?!在此,我建議李大同先生,先對團中央的決定提請行政復議或者行政訴訟,這樣的過程意義極大。若不推棄,我高智晟願不取分文,予全過程的、予任何形式的法律援助!我們只能依靠我們自己,我們也就應當依靠我們自己。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八日除夕夜 於陜北母親的窯洞

(高律師本人目前無法上網,根據電話記錄而成。)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