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将证明,高智晟律师是对的 (图)
 
作者:龚平
 
2006-1-24
 
【人民报消息】高智晟律师三次致信中共最高领导层,从第三者的角度披露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惨烈境遇,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反响。恼羞成怒之下,中共当局对高律师连连施压,搞各种所谓的调查、进行监控、打压,甚至企图用卑鄙手段暗算高律师,遭到各界强烈谴责。

但高律师受到的压力不仅仅来自中共,据说也有一些外界人士、亲友、学者甚至是维权朋友对高律师进行劝责,认为高律师做得激进和超前,听后令人倍感痛心。

对高律师公开信的这种反应,涉及到几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第一,我们为什么维权,维谁的权,用什么办法维权。

维权从最表面看是为了公民的合法权益,但从更深意义看是为了道义和良知。维权是为了所有弱势群体的权利。真正的维权者,是不分群体的。而且,越是苦难深重的群体,便越需要我们去维权。维权本身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如果考虑当局的反应而回避那些受迫害严重的群体的困境,就会让维权本身体现的价值和形象大打折扣。

正如高律师所说,作为一个维权者,不可能对目前在国内受迫害最严重和血腥的一个群体的境遇置若罔闻。从这个意义上说,正是高律师等为千百万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开维权,最大限度的保住了维权群体的价值和声誉,获得了外界最大的尊敬和支持。那些劝责高律师的人,用不客气的话说,是一种怯懦和私心的表现,是对维权价值的损害。

中共可以给任何团体权利,但绝不可能给予真正的信仰者以合法权利。中共或许会暂时在其他弱势群体的权利问题上让步,但却仍然可能继续迫害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让其他人的维权成果化为乌有。但如果法轮功的权利得到保障,那么所有的人群都将得到自由。在现代社会中,暴力镇压的国际性影响已经大大限制了其作用的空间,中共目前存在的根本基础是思想控制和精神控制,因此中共对思想和舆论的控制、消息封锁作了精心的研究和空前的投资。如果让信仰者得到自由,那么中共邪教对中国社会的精神控制就将被彻底解除。因此,维护信仰者的权利是维权中重点的重点,为法轮功学员权益呐喊也就成了任何一个真正维权者不可忽略的一部份。

从另一角度看,中国现存的宪法是中共保护独裁利益的工具,法律正在蜕变成为挥向民众的屠刀,国家恐怖主义以所谓“合法”的名义堂而皇之的进行。这种情况下的维权,如果仅靠策略,以中共控制下的法律名义进行抗争,效果相当有限。高律师以一位优秀法律工作者上书,督促当局遵守自己的法律,却遭到当局卑鄙险恶的打压。中共的这种无赖和邪恶,凸显了中国维权者的困境。维权的出路,不是维权者对当局的畏缩忍让,而是要更彰显维权的道德价值,推动更多人勇敢声援参与维权。畏缩忍让只会让权力者更加得寸进尺,让民众维权更加哆嗦却步。

第二,我们如何看待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是今天最大的民间维权团体,也是做得最卓有成效的团体。他们的成效,完全是靠他们的巨大付出和承受而获得的。如果为了某种精明的算计,法轮功学员无须那样付出,今天我们不会看到那么多从老虎凳下来而毫不屈服的人,不会看到那么多值得我们感动和尊敬的人,更不会看到7百万人从中共邪教退出的壮观景象。

国内维权空间的扩大,跟中共倾力于法轮功以及法轮功的顽强抗争密不可分。如果不是法轮功的抗争,其他团体的维权抗争将很难有今天的宽松局面,因为中共独裁集团把举国之力,投注在了打压法轮功上。法轮功学员不仅自身在维权,而且也直接在帮助其他团体维权。他们无私付出、奉献而搭建的强大传媒工具、突破网络工具,正在帮助无数的弱势团体发出自己的声音,凝聚各地的正义力量。客观的说,那些不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维权朋友应该为法轮功的付出感到内疚。在别人遭受更大迫害时退避忍让、保全自己,不是一个君子风范,更不是一个英勇无私的维权者的风范。

可以断言,如果不是法轮功,中国人摆脱共产邪恶蹂躏的时间将大大推迟。而今天,越来越多的人走向清醒,越来越多的人脱离邪党。千千万万无辜修炼者遭受旷古的迫害,却仍然在长年顽强而和平的抗争着,让一个最强大残暴的极权体系无可奈何,让迫害者自身摇摇欲坠。在历史的过程中,有几个民间团体曾经做到?哪几个维权团体曾经做到?

现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宣告了失败,只是少数人在一意孤行的垂死挣扎。在这个时候为法轮功呐喊,更大的意义可以说不是在为法轮功呐喊,而是在展示自己的人格,在为呐喊者自己确立一个历史的位置。

对法轮功现象的深层意义,我们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理解。法轮功学员对中国社会所贡献的一切,或许不是他们刻意要做的,但他们为中国历史留下的道义和精神财富却无与伦比。从古到今,我们很难看到如此人数众多而英勇善良的群体。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我们都不知道名字,但他们的勇气和付出,却足以称得上英雄中的英雄,圣人中的圣人。

正如两千年前基督圣徒的精神照耀了今天的人类,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将会照亮未来的世界。历史会记住,错过法轮功,是诺贝尔奖和平奖自身的最大不幸、最大错误。在法轮功人权问题上失语,也将是失语者自身的最大损失。

第三,我们如何看待中共。

中共不是一个正常意义的政党,也不是一个正常意义的权力独占。它是一种崇尚暴力和精神控制的邪教式的政教合一,半个世纪的血腥统治已经证明了它的邪恶。对这种邪恶最好的办法就是谴责与退出。

试图在中共的夹缝里,靠自律而生存,这不是真正的维权。跟中共玩捉迷藏的游戏是无效的,注定会失败。如果不是失败,那就是因为更多的人挺身而出英勇抗争。这种结果对于那些“自律”的人来说,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法轮功的抗争走过了6个多年头。中共自己都知道迫害不下去了,对统治完全失掉了信心。到目前为止,声明脱离中共的人数超过740万。中共的邪恶统治摇摇欲坠。中共专制的解体,决不会是有些人想像的10年8年,更不可能20年。如果中共能够熬上5年,那一定是因为我们继续犯下无数巨大的错误。

为了最重要的敌人,中共可以暂时跟任何其他团体妥协,度过危机再掉头收拾他们。这个时候,任何隐忍畏缩充满短视和危险。中共苟延残喘的机会,就在于正义力量的主动退却。因此,此时我们更要站出来为法轮功公开说话,而不是劝责那些已经站出来的勇士。

第四,如何看待高律师的抉择。

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常常不是我们自己个人设想的结果。高律师为苦难者的呐喊,为正义良知呐喊,或许就是某种天意的安排。高律师从小塑造的品格,也许是为了他今天高远的使命。而且可以肯定,在这个巨变的时代,一定会有无数的高律师这样的人涌现出来,参与改变历史。高律师不出来,也会有张律师、李律师、杨律师、赵律师……等出来肩负使命。中共针对高律师的打压注定是徒劳的。

维权者为哪个团体投入更多的精力与资源,是维权者自己的选择,外人无可厚非。高律师在为正义理念作战的艰难中,在为法轮功请愿的压力中,尤其需要理解和鼓励,而不是劝责。

正直的灵魂受到压抑是痛苦的,牺牲原则更是无法接受的。正因为那颗高贵的灵魂,高律师能够突破禁区为法轮功说话;基于同样的原因,面对不解和责难,高律师内心会极其痛苦,也断然无法接受。邪恶的得逞很简单,就是让正义的声音消亡,不管以何种方式。

为法轮功呐喊,使高律师成了维权中的维权者、高峰中的高峰。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是因为高律师走得太快太高太远,而是我们走得太慢跟不上。千百万法轮功学员的受难和讲真相,已经持续了6年。有识之士为法轮功呐喊,也已持续了六年。面对惨绝人寰的迫害,我们还需要犹豫观望什么?

上天给我们的不只是一颗聪明的头脑。如果精明的判断没有道德原则的基础,那永远都只是卑微的利益算计,不是智慧,更不是圣者的光辉。中国人受到中共长期的迫害杀戮,很多程度就是源于此种“精明”。苦难者之所以长期承受苦难,是因为旁观者的怯懦与私心。面对迫害,如果每个人都挺身而出,中国的历史早已被改变。

我们常常悲叹时代没有英雄,但当英雄出现时,我们却并不理解,也不支持,反而进行责难。这正是英雄缺乏和英雄被扼杀的原因所在。

可以相信,高律师这座人格与道义的高峰,每个人加以努力都可以达到,只要我们有勇气和远见。当700万人毅然选择离开中共邪恶时,新的历史地平线已经出现,我们需要的就是大步向前。

如果我们关爱高律师,那么,就让我们一起为他鼓励、加油、声援和祝福。如果我们真心希望帮助高律师,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为法轮功高声呐喊,成为一座维权的高峰,让高律师在前行的路上永不孤独。

历史会记住高律师今天所做的一切,也会记下我们所做的一切。历史将证明,为法轮功呐喊,高律师做对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