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改变暗杀方式 高智晟为维权英雄保声誉
 
2006-1-21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雨1月21日报导)1月21日是高智晟律师返乡祭母的第二天,路上非常危险,大雪、大雾、能见度非常低,只能看到10米之内前面车辆的尾灯,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车辆。中共秘密警察改变暗杀方式,企图杀人于无形。

另外,高智晟告诉大纪元记者说,最近,有维权界及外界朋友劝他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和法轮功扯在一起,这样会给国内刚刚形成的维权运动的律师代表群体带来负面影响。高智晟对此发表观点指出,当中国维权运动被国内外各界认同的时候,被人们广泛的接受的时候,作为维权运动的这些核心人物,被亚洲周刊评为了2005年度亚洲风云人物的时候,被外界赞扬为英雄的时候,我们这个英雄的群体当中,如果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为国内这些受迫害的法轮功自由信仰者进行辩护,没有一个人和他们坚定的站在一起,那将是我们整个维权群体历史上的一个耻辱和污点!而我的作为,恰恰的为整个的这个国内的维权群体保住了声誉。保住了这个历史的声誉!

* 改变暗杀方式 中共企图杀人于无形

据大纪元记者采访报导,今天高律师的返乡旅途遇见了当地54年未见的大雪、大雾的天气,能见度极差,基本无法看清前面车辆的轮廓,只能看到闪亮的尾灯。本来5个小时的路程,却花了11个小时。

高律师表示今天虽然没有发现跟踪车辆,但是那些秘密警察(高律师说以后将称之为秘密警察了)却采取了一种方式,让他感到荒唐滑稽又瞠目结舌。

据高律师描述,因为看不到跟踪的车辆,他和同行的友人还在开玩笑,说今天看来没有好戏了。结果连着接到了三个未知号码显示的手机来电。因为这种电话一般都是国外友人或媒体的电话,所以,高智晟像往常一样,拿起电话答覆:“你好”。结果,电话里传来一个操着标准北京普通话的男人的破口大骂。高律师说:“我实在没办法和你学那话骂的有多脏。他们骂人的话绝不比农村里的泼妇骂的轻。”

以下是一次双方的对话:

高:“从你这第一句一骂完,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秘密警察:“你他妈的知道就行!” 骂……

高:“作为一个人,让你做什么你都肯作,这怎么得了啊!”
秘密警察:“你他妈少罗嗦!”

高:“你作为一个为政权服务的人,你就没有做过任何考虑你的这种行为它正当么?”
秘密警察:“你他妈的就是一个无赖,这是我们的工作。”

高:“你们的工作怎么是骂人呢?”
秘密警察:“我们的工作什么都干啊。我今天的任务就是骂你!”
高:“哎呀,你们的这种工作随便在农村抓一群泼妇都能做你们的工作。”

第三次电话再次打进来的时候,秘密警察公开声称:“还要那一天把你做掉!”骂……
高:“你们已经干了好几次了,你们也应该有一个思考阿,我这条命三分人掌握,七分神掌握。你们全都掌握了才三分,你们几时能成功啊?”
秘密警察:“你他妈的是个无赖,你这条狗命还上天给你保佑?”骂……
高律师:“在你们的眼里面,中国人几乎都是无赖。”

记者问高律师听到那样的脏话你没动怒么?高律师回答:“我没动怒。我当时也告诉了对方,当我有时间和兴趣的时候,听听你这样的电话也是我的工作。我需要一些内容。这会儿我和我的朋友正在唉声叹气,今天没有戏了,你千里之外又给我送上来,好事。对方还是一句话:‘你他妈的就是一个无赖!’”

最后高智晟不得不把自己电话设成禁音状态。高律师说:“这也算是一个政权的行为呀!他骂得那些话,我在电话里是不好和你学。这些为政权活着的人,竟堕落到这种地步!”

高律师告诉记者,中国的安全部门打过来的电话都不显示号码,看起来和国外打进来的一样。

分析人士指出,今天的路上非常的危险,大雪、大雾、能见度非常的低,只能看到10米之内前面车辆的尾灯,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车辆。中共秘密警察采用这种破口大骂的方式,是企图以此激怒高律师,从而干扰高律师的注意力,杀人于无形。

* 高智晟不听“劝告” 励友言志

当记者问到高律师,目前外界有些说法:认为法轮功和胡温都在利用高智晟,只有罗干是真想让高律师停下来。高律师回答:外部世界有些可能是别有用心,有些可能不是很了解。对于我自己来讲,我刚才还在给我大哥讲,我们始终力促自己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我们自己清楚哪些方面具有什么样的价值!

最近,很多维权界的朋友劝高律师:“从现在开始,你千万千万不要再和法轮功扯在一起。一些外界的朋友也劝告高律师逐步和法轮功拉开距离。不要给国内刚刚形成的维权运动的律师代表群体带来负面的影响。”

高律师表示:我多次讲过,根本就不是一个谁和法轮功拉在一起的问题,而是一个具有法轮功身份的中国公民遭受信仰迫害的问题,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群体,他们的权利受到侵犯的时候,我都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他的一边!而不会因为他是法轮功身份还是其他的信仰者。

高律师说:“我只想发表这样一个观点:当中国维权运动被国内外各界认同的时候,被人们广泛的接受的时候,作为维权运动的这些核心人物,被亚洲周刊评为了2005年度亚洲风云人物的时候,被外界赞扬为英雄的时候,我们这个英雄的群体当中,如果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为国内这些受迫害的法轮功自由信仰者进行辩护,没有一个人和他们坚定的站在一起,那将是我们整个维权群体历史上的一个耻辱和污点!而我的作为,恰恰的为整个的这个国内的维权群体保住了声誉。保住了这个历史的声誉!这里我是客观的和历史的去评价而不是为了对我个人进行什么表扬!”

他说:“国内目前的这些,被外部世界赞誉为维权英雄的人,在未来的历史上他们都会有一个道德声誉的问题,未来的历史肯定会对他们的道德整体、道德形象有一个评价。结果,最浓重的一笔,没有他们的身影和他们的声音,我想未来历史上肯定是一个非常的缺憾!所以这个维权运动的一个声誉价值的一部份,是因为我去做了,或者是其他的人去做了这一块,不是给中国的维权运动带来遗憾,而是给中国的维权运动带来了一个极好的价值弥补!”

高律师在接受《英国卫报》和《德国民进周刊》的联合采访时,对方也曾经提到了:中国一些著名的专家和学者完全不赞成搞律师目前正做的事情,认为是激进或者超前,询问高律师如何评价此观点。

高律师回答:“在一个法治的国家,我们主张行为的多样性和言论的多样性。当然这样的说法和看法在当今的中国,也可以用一个多样的自由来评价它。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学者,他们是非常的会麻木,既会麻木又会无耻。他不能像我这样去做,那么他们必然要接受外界对他们的良心和良知的拷问,所以他们会放出一个烟雾弹说:因为我们认为他做的太超前!这不是因为我们的良知欠缺、良心欠缺没去做,而是因为不认为他那样去做为妥。实际上,对于我们的批评也罢、意见也罢,更多的价值是为了恰当的找到使自己不能为中国受难的同胞提供一个道义上的帮助为自己找了一个所谓的恰当的台阶!”

高律师强调:如果是由认识的能力或认识上的技术问题,这样的抱怨是非常的正常。现在关键的问题,这一部份人的抱怨是在为自己没去做这个事情在辩护!就像我刚才谈到的,如果中国维权运动当中,被世间捧为了一个英雄的群体当中,没有人为法轮功自由信仰者的艰难处境、以及他们因遭受非法侵害而遭受的这种结果进行关注,至少是有所关注,再多一点的是有所支持,当这些因素成分不在的时候,我觉得外部世界对这些人的赞誉不是恰到好处。尤其他们在道义的勇气上是应该反思的。当我们应该坚定不移的站在任何被迫害的一些信仰者也罢或国内其他群体也罢的时候,都不应该少了我们这个群体的身影。

高律师说:“我从来不劝任何人在哪个敏感的领域不要这样或者那样,为什么总是很多人老来劝我呢?不是我听不进去劝,有些东西劝与不劝是一个原则的问题,你们怎么可能向我提出一个──对在国内目前受迫害最严重和血腥的一个群体置若罔闻的劝告呢?这怎么能行?!”

当记者问高律师,这样的观点发表会不会伤害一些朋友的情感时,高律师表示:“我的前提就是切不可给国内维权力量带来分裂和猜疑。中国维权的力量还是非常薄弱的,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对待我也好、郭飞熊也罢,所有的价值是可鼓不可泄。不要泄气!要去鼓励他们!”

由于连续两天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驾驶,高律师非常的疲劳,表示要静静的休息一下。因为村里通讯不方便,无法和外界联系。高智晟告诉记者,请关注的朋友们见谅,并委托记者向大家报平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