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挑战前所未有 中共香港花大钱壮胆 (图)
 
作者:庄尼
 
2005-7-10
 



【人民报消息】到七月十日午时三刻为止,已经有2,854,916人在网上发表了三退声明。2,854,916人相等于加拿大一个不小的城市人口(多伦多北面的万锦市就只有2,500,000人)。在加拿大,这么大的城市不多,而要形成这么大规模的城市足足经过了一百三十多年时间。

从“九评共产党”发表到现在,才短短八个月时间,就引发了2,854,916人退了党,奇迹,真是奇迹!

这2,854,916人大部分是中国大陆人,也都是有条件用电脑上互联网直接退党的人。还有很多发传真到大纪元时报声明退党的人,大纪元根本就不够人手将这些声明及时的打到电脑上去。中国大陆还有多少想要退党而又上不了网的人呢?应该多得无法统计。

在两百多天内有2,854,916退了党,等于每天平均12,000人。笔者留意过,在去年十一月份“九评共产党”刚刚传出的最初两个月内,退党人数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可能有个流传时期,也有个人们阅读、理解的过程。最近的三个多月里,退党人数递增得很快,平均每天达到30,000人。

这种挑战恐怕是中共从来没遇到过的。这些人不是搞民主运动,也不是搞武装斗争。他们的态度是,你共产党就要灭亡了,我可不想和你抱在一起死。当年入党的人,有些是开始时有志于为国家民族作点贡献的;有些是全工作单位的人都入了,自己也入;有些是被领导看中了硬拉进去的;有些无非是想得点好处。不管什么原因入的党,看多了党内的腐败、黑暗,看到了6.4天安门屠杀学生惨案和这几年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惨剧后,这些党员很多早已心灰意冷。很多人早就不交党费,不把党当回事了。有些人为了眼前的那点物质利益才留在党内的。现在知道了上天要惩罚共产党了,还不赶快退党,赶快跑啊!

这次退党是人们发自内心告别中共的一场世界性的精神运动,自发的跟中共撇清关系,是精神层面的举动。为了避免共产党的迫害,退党的人有的用化名、小名退,根本就没在中共党内办什么手续,也不需要得到中共的什么承认。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说“查无此人”。那当然查不到啊,他们不想让共产党查到自己精神上的东西。

中共的那些“狠”、“恶”等老招式都派不上用场了。以往六个月内用来用去都是“封锁消息”这一式。前几天卫星电视被人“插播”,在中央电视台等好几个电视台大放特放“九评共产党”、“退党保平安”、“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眼看封也封不住了,不得不推出个李景田副部长,出来“辟谣”,扮演当年袁木、张文康等人的角色。袁木在中共6.4屠杀学生后说,天安门广场只死了二十三个解放军战士,学生没死人。他实践共产党的“骗”字诀时脸不红、心不跳,将全世界的人都当成白痴。最终被全世界的人嘲为张口就撒谎的老大,号“袁二十三”;张文康在2003年萨斯病已经攻入了中南海的时候对全世界的记者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在中国工作、生活,包括旅游,都是安全的”,请大家不要听信谣言。一个星期后,萨斯病全面爆发,传向世界其他国家。张文康自然就被炒了鱿鱼,当了替罪羊。

中共高层知道,人们听它的话会反着听的,它的一贯“辟谣”都是在声明“此事确实存在”,所以就连“辟谣”里的话都得说的有技巧,说成“个别境外网站报导的数以千计的共产党员要求退党及一些人的退党声明”。这样人们即使反着听,也只是听成“只有数以千计的共产党员要求退党”。可即使中共高层的“骗”字诀用的如何高妙,把退党人数从实际上的2,854,916万缩成了“数以千计”,它还是说出了“有共产党员要求退党”这个秘密。

除了隐瞒“九评共产党”刊登和退党真相之外,中共高层还有几招正在用着。在国内,花大钱一波又一波的搞“保先”,搞得党员们越来越莫名其妙。另外就是在海内外花大钱做宣传。我的一位朋友刚刚从香港探亲回来,给我讲了一件有趣的事。她在香港的公共汽车上看到一则电视广告,内容大意是,到2005年初为止,中国共产党员有多少千万人,每年还有多少千万人排着队申请入党呢。还不知道退党这回事的香港人看了觉得无聊,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党员多点会让香港的楼市上长吗?看过大纪元时报的人心里明白,哦,中共心虚了,硬撑着呢,“我有数千万党员,你一天才退了三万人,总共才退了没到三百万,到啥时候才能退的完”,何况还有那么多人排着队申请入党呢?

有脑子的人明白,如果中共对自己有点信心就不会花大钱做广告,向现实的香港人显示自己的实力了。而且,这数也不是这么算的。俗话说,千里之堤,崩于蚁穴。被强权高压约束着的中共党员们,就象洪峰过来时的滚滚洪流一样,冲击着防洪大堤。只要一个不大的缺口,就足以冲毁大堤。想要退党的人数本来就远远大于这报出来的两百多万,很多人他是等着看形势呢。当这些人一有机会看到“九评共产党”,知道有2,854,916 万人声明退了党,他们不蜂拥而退才怪。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