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美国中央情报局资深特工谈间谍与叛逃(多图)
 
2005-7-1
 

位于华盛顿特区F大道800号的国际间谍博物馆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王鲁鲁7月1日华盛顿特区报导,随着前中国驻澳大利亚悉尼领事馆外交官员陈用林,前天津市公安局610官员郝凤军,以及近日原辽宁省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纷纷脱离中共,中共在海外的渗透和间谍网引起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日前,记者走访了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间谍博物馆创始人和馆长彼得.俄内斯特(Peter Earnest),作为退休的美国资深情报工作人员,俄内斯特先生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了他对间谍工作和共产党的看法。


间谍博物馆创始人和馆长彼得.俄内斯特
(Peter Earnest)
彼得.俄内斯特生长在华盛顿特区,从乔治城大学毕业后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后被中央情报局(CIA)招募,成为特工人员。在长达36年的中央情报局工作中,彼得有20多年是从事秘密工作的。他曾经担任中情局主管部门与美国参议院的联络官,是中央情报局高级智囊团的成员。退休前他是中央情报局负责媒体联络的主管,首席顾问官,也是中央情报局的首席发言人。1994年退休时,彼得被授予中央情报局“杰出服务”终生奖章。之后,彼得开始筹备建立世界上第一家对公众开放的国际间谍博物馆(Spy Museum),并于2002年7月1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对外开放。

下面是记者采访的详细内容。

记者:间谍工作的目的和作用是什么?通常特工人员都做些什么?

彼得:间谍,或也被称为秘密工作,通常作为国家与国家之间关系的一部份,有时是最关键的一部份,是从有了人类社会以来就存在了。因为人们总想知道在“墙”的另一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甚至我们还是在部落时代的时候,一个部落想知道另一个部落是如何打到更好的猎物,他们是如何收藏食物的等等,所以这个部落就会派间谍在暗中看另一个部落,他们去哪里?在哪里聚集的等等。这种事情就一直延续到了我们今天。一个间谍通常是一个秘密工作的人,他在暗中打探、收集另一面的情况。这个“另一面”或许是一个国家,或许是一个组织。比如我们今天面对的恐怖分子,他们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组织。

记者:那么间谍和间谍之间有区别吗?

彼得:我工作的时期基本上是在冷战期间,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秘密部门,可以称为是间谍工作了。表面上我们与苏联的克格勃(KGB)没有什么区别,间谍就是间谍,都是搜集机密的情报。但是当我们谈到国家对国家的时候,通常国家之间是有区别的,他们信守的价值观是不同的。比如在冷战时期,苏联和美国就是两个不同信仰的国家,为在前线的苏联克格勃,它执行的是这个共产党国家的价值观。它实行对自己人民的恐怖政策,剥夺那些我们认为一个政府应该给予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因此这种价值观的不同,也造成了间谍工作的不同。举个例子,如果我们看看冷战期间的叛逃者,有很多很多的人(包括间谍)因为理念的原因从苏联或者它的同盟国逃到西方:英国、美国、法国或德国等等。他们相信自己是从一个类似监狱的国家逃到一个更加民主、自由的国家,虽然不是尽善尽美,但
是比他们自己的国家要好。相反,只有很少很少的人是反方向叛逃的,几乎没有人叛逃到苏联去。因此我认为这反映的是国家之间信守的价值观的冲突和对立造成了这种不同。

记者:这些叛逃者的遭遇通常是什么呢?


原苏联克格勃头目斐里克斯.德辛斯基和他的
名言“我们实行有组织的恐怖”
彼得:叛逃者有很多不同的类型,有的是艺术家,跳芭蕾舞的、唱歌的,他们逃离后要求蔽护的原因是为了寻求言论自由,或者他们被迫害了等等,这些人并没有带 什么国家机密。而有的叛逃者是从事情报工作的,或者是外交官,或者是学者等,他们叛逃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对自己国家政权的信任,他们不再相信这个政权是对人民做好事的。他们相信自己逃到西方是做了一件好事,有时他们会带着一些他们认为应该让美国或者西方知道的情报。

记者:是否可以详细谈谈你前面提到的共产党国家对自己人民实行的恐怖政策指的是什么?

彼得:当我们谈到一个国家控制自己的人民,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任何一个国家政府都会要求自己的公民们遵守国家的法律,但这些法律必须是合理的。比如驾驶执照。我们规定小孩和酗酒的人不能开车,这也是大家都明白的国家对人民的一些要求和控制。然而当我们谈到共产党国家对自己人民实行的恐怖政策,我们指的是那些大规模的抓捕民众仅仅因为他们是某一种类型的人,指的是对法律的否定和践踏,对相当数量的民众人权的侵犯。这是我们称为的国家恐怖主义。

记者:陈用林先生说他是因为不愿意再参与对法轮功民众的迫害而离开的。而有些人指责他是为了留在西方不愿回国。对此你如何看?

彼得:如果仅仅是一个逃离者说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离开的,你或许会有些怀疑他的说词,但如果有很多逃离者说的都是同样的话,而我们又有很多证人证明确实是在发生人权侵犯的事情,那么我们就可以有相当的理由说,是的,他是因为人权侵犯的原因而离开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有很多独立的人权观察机构,美国政府也每年作出人权报告。

记者:你是否与那些逃离者有过接触,你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人?

彼得:我们间谍博物馆委员会现在的委员有一个就是过去苏联克格勃最年轻的将军克鲁根。他也是克格勃秘密情报机构的负责人,一个级别很高的克格勃官员。当苏联刚刚开始解体的时候,他是与叶利钦一起推动苏共解体的成员。在苏联解体之后,克鲁根将军来到美国为他自己和家人寻找新的生活。我曾经和他谈过很多次,我问他对于曾经是共产党的一员,在共产党中服务多年的感觉。他讲到当初促使他加入共产党的是他们所宣扬的目标,如人民平等,没有剥削等等。但是他后来发现苏联是仅仅由少数几个人操控的,不断对人民犯罪的政权。所以他选择了离开那里。我还认识许多叛逃者,他们的感觉是受骗上当了。对他们来说,要升职成为官员,你必须是共产党员。虽然共产党举 共产主义的旗作为指导,但他们发现在现实中却不是那么回事,那些掌权的人仅仅是象利用宗教一样利用共产主义的说词,把人们吸引过来,但却他们却完全不是象他们说的那样管理国家的。他们确实感到受骗了。

记者:谢谢你接受采访。

彼得:不客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