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老農向外國使館告狀 胡裝傻充楞曾狂喊危機(多圖)
 
林淩
 
2005-6-24
 

北京黑幕重重!
【人民報消息】別把農民逼急了!中共老傢伙們都知道,怎麼玩、怎麼鬧,這是個底限。

可是江澤民當政開始直到現在的政治局都不知道,這塊燙手山芋要是不想法降溫,能把自己的手搞出三度燙傷來,還經久不愈。

數千老農向外國使館告狀

6月18日至23日期間,上訪農民居然向駐華美國大使館和法國大使館進行請願,表示對中共及官僚腐敗的極度不滿。不到實在找不著上告途徑,誰能想到在中華大地上向外國政府呼救。這簡直是中共的天大的醜聞!

約千人請願者被公安人員逮捕!可想而知,去了多少人!

據日本產經新聞6月24日報導,聚集的農民均為對當地政府的腐敗行為和強行征用農地等不滿的各地上訪民眾。據消息人士透露,這次對外國機關為對象的上訪,表達了民眾對中國領導部門的焦慮和對胡錦濤政權的高度不滿。

美國大使館也承認了“有示威行為”的事實。上訪人員幾十個人一組,分頭聚往兩大使館,但被北京及其它地區派遣的公安人員攔截、逮捕後被警車帶走。

據悉,農民們都帶有與上訪有關的資料,但並沒有採取喊口號或打橫幅的形式進行這次請願。


反日憤青被利用完了,大牢侍候!
報導說,自5月1日中共的上訪新條例實施後,制訂了限制上訪者人數等多項規定與限制。從吉林來到北京的一位上訪人士氣憤的說到:“為什麼政府可以默許反日運動,對我們卻進行逮捕,實在是太不合情理了。”

這位上訪人士並不知道中共「默許」反日運動是轉移視線、、轉嫁共產黨危機的一種手段。上訪是幹什麼,不就是告訴共產黨,你腐敗、欺詐、欺壓、掠奪百姓嗎?它當然要抓你啦。共產黨從來不認錯,錯的都是老百姓!

這裏有一個消息,中共將於七月中旬,在北京召開一年一度的中央工作會議。會議還沒開,胡錦濤就擔憂災難降臨。看來胡錦濤心裏有數,知道中共快完了。

為何在250萬黨員告別中共之時,胡錦濤不順應時代的潮流,棄邪惡中共建立新黨,而非要與中國共產黨不同生要同死?可笑的是,曾慶紅把會議通知上面臨「危機」改成了面臨「憂患」。騙誰哪!

中央工作會議的六個議題

動向雜誌6月刊透露說,五月三十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發出通知:訂於七月中旬,在北京召開中央工作會議。出席會議的有各省(區)、直轄市,各部委辦黨政主要負責人。

會議暫列六大議題:

(一)總結中共四中全會以來有關決議執行進度;

(二)經濟建設面臨的困難、挑戰和突出問題;

(三)當前黨內主要的問題和矛盾;

(四)當前社會上突出的問題和矛盾;

(五)對目前國際形勢的認識;

(六)兩岸關係發展、變化和可能發生的劇變。

曾慶紅狂喊危機


悼念紫陽,河南訪民右眼球被打出來!
日前,曾慶紅在全國省部書記的電話會議上,已就即將召開的中央工作會議的議題,作了通報和部署,要求各地對工作的總結,不要給自己歌功頌德,而是要查找問題,檢查原因。

曾慶紅這就做的不對了,怎麼可能中共是“偉光正”,而各省委各部委有問題呢?這不是抽象的肯定,具體的否定嗎?所以,各地領導給自己歌功頌德就對了。只有這樣,才能凸顯共產黨鐵定是雨露陽光,上訪民工和下崗工人才能成為“茁壯禾苗”。

曾慶紅指:黨面臨著歷史性考驗,黨能否經受考驗,還不能下結論。

曾還說:我們用了相當多的精力、代價,克服、化解社會上主要的、易爆發的矛盾、危機,但又不斷產生新的矛盾、隱患、危機,集中反映出黨的建設、黨的幹部隊伍素質、黨在社會上凝聚力問題的嚴重。

據悉,在省部級黨委幹部學習曾慶紅的講話時,傳達稿把危機和危機意識都改為憂患和憂患意識了。

五個方面的調研、評議──全部不及格


各地三個代表的表率!
中共中央研究室、國務院研究室和中央黨校,近期進行了五個方面的調研、評議:

(一)黨組織、黨的幹部自身建設工作差的、比較差的,占百分之七十五至八十;

(二)國家、政府部門,以法行政,好的、比較好的,占百分之十五至二十;

(三)貫徹中央經濟建設方針、政策,好的、比較好的,占百分之三十五至四十五;

(四)維護群眾利益,好的、比較好的,占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五;

(五)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化解社會危機,好的、比較好的,占百分之三十以下。

五個方面的調研、評議──保鮮品統統不及格!這調研、評議還算貼點譜兒。

胡錦濤裝傻充楞


牡丹江監獄將法輪功學員潘興福迫害得奄奄一
息後放回家,很快去世!
近期,胡錦濤在中央各部委考察工作時,和黨政負責人打招呼說:我很擔憂沈醉於國民經濟產值數字上,沈醉於自己或少部分人的優裕生活上,沈醉於手中的權力。

太輕描談寫了吧?

經濟產值數字上嘴唇碰下嘴唇就出來了。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從一個農民的兒子、農村生產隊記工員爬到安徽省副省長的秘訣是大搞數字遊戲和四百五十餘萬元人民幣買通江澤民的堂妹江澤慧。“九五”期間,阜陽市年均GDP增長只有 4.7%,他上報高達22%。2002年的阜陽市擠幹水分後GDP才209億元,財政收入僅17.8億元,人均收入全省倒數第一。而早在1997年,阜陽市上報全市GDP總量高達400億元、躍居全省第一、財政收入近30億元。

王懷忠被處決前留言:我罪該死,但也不該死,因為我沒有靠山。請帶個信給中央:省級幹部中,不貪、不拿、不占、不造假的,不會超過十分之二。

另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設立蓋世太保“610”辦公室,越過地方政府層級,受江澤民羅幹直接指揮,更是對中國法制的徹底否定。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法律的制定完全成為江澤民迫害無辜百姓的工具。法輪功學員被剝奪了一切可以為自己辯護的權利,敢於挺身而出的律師受到威脅,甚至被吊銷執照。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下,法律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踐踏。到了胡錦濤當政之時,這種迫害還在繼續著,高蓉蓉的慘死就是最近國際矚目的一個。

中共僅僅在經濟產值數字上弄虛做假、沈醉於自己或少部分人的優裕生活、沈醉於顯示自己手中的權力?開什麼玩笑!連胡錦濤辦公室的秘書都不相信。中共所幹的那些事能件件說出來都罄竹難書!

胡錦濤的憂慮──多餘

胡還指出:憂患意識和危機感防線一旦垮了,就是國家和黨的災難的降臨。

其實,任何人有沒有憂患意識和危機感都不能左右歷史潮流的向前,都不能阻止共產黨和共產黨建立起來的獨裁政權的滅亡。

共黨滅亡的降臨對於人民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是中華民族新生的開始,是告別共黨的退黨者的重生,而對於共產邪黨和死忠者來說,是災難的降臨。是生命的結束。

神在掌控著一切,胡錦濤憂慮中共的未來是多餘的。不如趁現在趕快考慮考慮自己的後路,興許還來得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