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调查江泽民陈至立“大学城”案出现进展
 
2005-6-2
 
【人民报消息】中共审计署近日通报了对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曾题字的河北廊坊高教园区(俗称“大学城”)开发建设情况的审计调查结果。审计调查表明,廊坊市东方大学城“违规占用农民集体土地33976亩”,“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当局最后的结论,明显较去年初步掌握的情况还要严重。

据亚洲时报记者田镜6月2日报导,中共审计署6月1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2005年第2号审计公告,通报了2004年审计署组织对杭州、南京、珠海、廊坊四市大学城(俗称“大学城”)开发建设情况的审计调查结果。审计调查表明,建设中存在着违规审批、占用土地和银行贷款比重高等值得认真关注的问题。

这是继2004年6月23日中共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发表报告指南京、杭州、珠海、廊坊4个城市的“大学城”“初步发现连串违规审批和非法圈地等问题”后,审计部门再对相关情况作出更详细的结论以及公布处分官员的进度。

据东方大学城的官方网站之前刊登的资料,2001年11月2日,江泽民曾亲临坐落于河北省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东方大学城视察,并“肯定和赞扬了东方大学城所取得的成绩”。据东方大学城的官方网址指出,江泽民当时表示:“这个项目很好,地点也选得好,离北京近,是一个创举,很有意义。”在大学城,江泽民亲笔为东方大学城题词留念。

经过约一年的调查后,审计署发现:在有关大学城建设征地审批中,有的地方政府通过调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拆分审批的办法规避法定审批许可权。通报又指出:开发建设单位有“违规占用农民集体土地”。据指出,廊坊市东方大学城的开发建设单位在未办理征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采取租用等办法违规圈占农民集体土地33976亩。

审计署去年曾引述初步调查指出:廊坊市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2001、2002年以建“大学城”配套设施等名义租用土地,非法圈占北京市和廊坊市5个行政村的农民集体土地10636亩,其中基本农田874亩,其他耕地8622亩。这些租用土地的一部分又被用于违规建设拥有5个标准场地的东方大学城高尔夫球场。

跟去年的初步调查比较,当局最后的结论明显较去年发现的还要严重。去年的初步调查指出,2001至2002年,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以建设大学城配套设施等名义,与河北省廊坊市和北京市通州区的5个村委会非法签订协议,大量租用农民集体土地,并将其中的6007亩(含耕地5728亩)用于建设5个标准高尔夫球场。很明显,结论中的“违规圈占农民集体土地33976亩”较去年的初步资讯要严重得多。

调查又证实:一些贷款承建大学城的企业原设想主要靠已建成教学资源的经营收益来偿贷,但由于建设规模过大且闲置率较高,经营收益达不到预期效果。廊坊市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从6家银行累计贷款9.3亿元。至 2003年,东方大学城各类教学资源建成面积177万平方米,实际使用111万平方米,闲置66万平方米,占建成面积的37%。通报指出,一些大学城建设不从实际出发,过于追求美化和景观效应,造成土地占用和资金使用的浪费。

中央广播电台《新闻纵横》节目2004年2月曾报道,东方大学城出现巨额债务的拖欠。报道称:在这里大大小小的银行、建筑商和数万人的民工都被拖进了“深不可测的惊人债务黑洞”中。

据报道,从1999年8月开工建设,占地一万多亩的东方大学城工程,竟然欠下22亿的债务,其中拖欠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达十多亿元。

中央广播电台报道,2004年1月16日上午,廊坊市有关领导在东方大学城公安分局开会研究解决东方大学城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在会上,被拖欠近百万的工程款和民工工资的常广风吞下了大量安定,倒在廊坊市有关领导面前。

报道指,常广风在1月16日的会上得知,春节前最多只能解决自己30万元民工工资,剩余近百万的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还是没有着落,他一时感到绝望,于是吞下了大量安定。常广风后来对记者说,他当时就是想他一死,这个事情也就拉倒了,身后的事情对他来说也都无所谓了。

该电台指,被拖欠工资的民工不断找到常广风家里讨要自己的血汗钱,他们把常广风家里值钱的东西全被搬完了,连电饭煲都给拿走了。常广风的老母亲瘫在床上,老婆和常广风离了婚。

通过调查记者发现,常广风只是东方大学城庞大的讨债队伍中的一个,他所讨要的163万元工程款也只占东方大学城高额债务极小的一部分。2003年5月13 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省十届人大一次会议第1011号代表建议办理情况的答复中写到:“现在大学城已累计外欠约22亿元人民币”。

中共官方新华社旗的新华网2004年6月17日曾刊登文章,指出中国的“大学城热”已经成为“圈地怪胎”。报道直指,任由这种态势发展,不但容易埋下违规圈地等隐患,而且也偏离了高等院校自身建设发展规律。当初支持中国各地大力兴建大学城的,正是现今负责中国教育政策的中国国务委员陈至立。

据新华网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全中国已建和在建的大学城已有50多个,而且争先恐后做“大”文章,且有相当部分占用了耕地。报道引述中国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司有关负责人认为,大学城建设中存在两个突出问题,一是大学城规模过大,大量圈占土地,浪费严重。二是有的大学城里用划拨地搞经营性房地产项目,严重扰乱了土地市场秩序。

报道指出,不少地方领导和地方房地产发展商,都有通过大学城项目进行利益输送的嫌疑。文章指,对于大学城大规模的征地拆迁补偿安置,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往往大量低价批租土地,开发商趁机进行圈地,成片储备。之后开发商便开始上演土地“圈钱”,将土地抵押给银行贷款,转回来向政府压价吃进土地,再向银行抵押贷款,如此反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