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干亲自插手实施报复的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多图)
 
2005-6-19
 
【人民报消息】(明慧记者郑岩2005年6月19日综合报导)2005 年6月16日,饱受迫害之苦的高蓉蓉(女,37岁),在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室去世。据明慧资料记载,高蓉蓉是在辽宁省沈阳市被迫害致死的第54位法轮功学员。目前高蓉蓉的遗体存放在沈阳市文官屯殡仪馆。恶徒正对高蓉蓉的家人施加压力,急于火化遗体、销毁罪证。

* 中共投诚官员证实存在“打死算自杀”政策

六年来,明慧网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揭露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政策,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众多死亡和伤残案例。

2005 年6月9日,堪培拉一位因家人安全不愿透露姓名的原中共安全部的高级官员,委托澳洲资深大律师考勒瑞,公开他所见证的中国安全部门对持不同政见人士的酷刑。据澳新社6月9日报导,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共公安人员证实,他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在他所在的公安局被折磨致死:“他听到警察的毒打声,赶去干涉,他被告知离开,于是他上楼去。他的良知受到打击,于是他回到楼下,说,‘必须停止’。”之后,他看到受酷刑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他看到那个裸体男人的头倒在椅子中,双腿伸开,很明显已经死去。他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原中国驻悉尼领馆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陈用林说: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迫害之死的资料是属于机密,因迫害而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通常被中共定为“自杀”;这方面的资料一般是保密的。

* 高蓉蓉受电刑被毁容


图一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图二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图三 高蓉蓉遭受人格侮辱,头顶头发被强行剪短。


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生前为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于2003年7月被不法人员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高蓉蓉被该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连续电击6-7小时。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图2显示的是水泡干后和烧焦糊的状态,有的地方焦糊结痂很厚,可以看出电伤的严重程度。因为许多处是被反复电击,所以水泡、焦糊处多是重叠的。

2004年5月7日当晚,连续遭受7个小时电击折磨后的高蓉蓉,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医院诊断为骨盆两处断裂,左腿严重骨折,右脚跟骨裂。龙山教养院连夜将她送到沈阳陆军总医院,之后转到沈阳市公安医院。同年5月18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简称“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五楼骨二科0533号房间。当时因高蓉蓉身体太虚弱,医生无法進行手术。

此前两名女法轮功学员王秀媛和王红在龙山劳教院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在释放后的几天内死亡。

* 在病房遭监控五个月之后,高蓉蓉得到营救

经历三个多月的痛苦煎熬,从2004年8月9日起,高蓉蓉开始尿血、不能進食進水,瘦成一副浑身带伤的骨架,眼窝塌陷,眼皮闭不上,人已经脱相。“医大”的医生表示,随时有生命危险,并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龙山教养院的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拒不放人,声称有危险就让“医大”抢救,死了也不让回家。

高蓉蓉在医大一院0533号房间的五个月期间,一直受到非法监控。警察不许她打电话,她所有的邮件都受到“龙山”警察的拦截;所有想去0533房间探视的人必须得到沈阳市司法局长的批准才能被放行,而且0533房间被禁止向外面打电话。家属带给高蓉蓉的所有物品也都必须通过监控者的检查。

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轮功学员成功地解救出被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恶警毁容的高蓉蓉,并把其遭残害而毁容的照片公布于世,使邪恶势力感到极大的恐惧和震慑。

* 罗干亲自出马组织报复

有关部门不但不追查酷刑折磨高蓉蓉的责任者,公安部还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为“26号大案”,“610” 头目罗干亲自插手实施报复。在罗干授意下,辽宁省政法委、610、检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门联手做恶封锁高蓉蓉的消息,参与营救高蓉蓉而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都在遭受残酷迫害。司法系统一人说:“罗干有指示,这事(指高蓉蓉遭电击毁容被曝光)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其实就是秘密加重迫害)。”

此后,沈阳市公安局,国保,利用一切手段,监听、侦查、跟踪当地法轮功学员。冯刚等法轮功学员因参与营救而被绑架,被关押在张士教养院洗脑班。有消息说,冯刚(男)因绝食13天曾被送入马三家监管医院,目前情况待查。参与营救的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孙士友(男)被绑架后,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刑警大队对其殴打并电其阴部,叫嚣:“电别的地方能看到(指高蓉蓉被毁容一事),这回电看不到的地方!”并用大头针刺入其指甲中。孙士友的岳母、妻子、妻姐也因所谓“26号大案”被关押到张士教养院洗脑班。

* 高蓉蓉再次遭劫并衰竭而逝

2005年3月8-9日期间,高蓉蓉再遭绑架后下落不明。经查实,高蓉蓉于2005年3月6日遭绑架,其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6月6日,她被马三家教养院从沈阳大北监管医院送到“医大”。

2005年6月10日,高蓉蓉的父母去马三家要人,一个姓王院长(男,新任院长,原是管理科的科长)不告诉高蓉蓉的父母高蓉蓉已送去医大急救,反而搪塞说:“一开始我们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边’压的。现在‘上边’什么时候让见让放我们听‘上边’的。”

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后赶到医院。当时高蓉蓉已经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着呼吸器,骨瘦如柴。医大的医生说:“[高蓉蓉]来时就是危重。”马三家教养院的管教说:“高蓉蓉刚到医大时还能说话。”

据目击者说,高蓉蓉在医大抢救期间,很多不明来历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不时流里流气地问“什么时候死”。马三家教养院不肯用好药,在家属的要求下,营养药的用量才稍有增加。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享年37岁。这是江泽民及其恶党集团对法轮功欠下的又一笔血债,所有参与迫害的责任者必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