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證明了神的存在
 
作者:張傑連
 
2005-6-19
 
【人民報消息】

敬畏巧變,“大解放”

共產黨一向無神論,經數十年的洗腦,它控制下的老百姓大多都是不信神,你一提到有神論,他會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眼光看著你,象看動物一樣,然後丟給你一句“封建迷信”了事,你再堅持,他就說:“哪有神,找出來讓我看看呀。”

當然內外有別,對待老外咱中國人是不會跟人家計較的,看到電影裏一句“上帝保佑”,還挺有味道的,老外嘛,他就是那樣,咱中國人可不會耽誤那閑功夫。

也有到廟裏燒香拜佛的,多數是求運,求福,求財。我燒了香了,花了錢了,磕了頭了,真求來什麼了,公平交易,咱也不欠廟裏什麼。如果你問誰給的,是不是神佛賜的,我不關心,我也看不見,但可以告訴你的是,那是自己拜來的,自己給自己求來的,說白了,是勞動所得,你想咋的,是不是眼紅。

就是這樣,當代中國人眼裏,神佛不過是被共產黨封為常住廟裏工作的心理官員,每天有接待任務,調節大眾心理需求。需要時,借來用用,不需要了,打你一棍子“封建迷信”。在中國的現代神佛真是很辛苦,任勞任怨,真正做到了為“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當然服務效果有待評估計,但是可惜的是主體形象看不見,摸不到,評個先進,又沒法提名,只能甘當幕後英雄了。

人類在幾千年來的歷史中,從來沒有象現代中國這樣如此功利的對待神佛之事。中國5000年的炎黃文化中,扣除中共的50多年的無神論黨文化教育,其餘的4900多年不都是在對神佛的敬畏之中過來的嗎。

人對神佛是恭敬的,因為人只有在神佛的教化下方得有解脫苦難的回歸之道,人對神佛又是敬畏的,因為因果報因,善惡分明,神目如電,俗話說“頭上三尺有神靈”。

共產黨一來,真是“大解放”,人一下就從5000年的對神佛敬畏之中被徹底解放了。共產黨的理由很充分,誰也沒有看到神,看不見,就不用信。大小運動之後,神佛的地位隨即就一落千丈,廟破像毀,有的更是無家可歸。

人們能看得見的是什麼呢?就是共產黨的權威,那種支配神佛的權威,說砸就砸,說立就立。真是眼見為實,誰叫你神佛不顯現。所以敬畏的對象就自然被共產黨取代了,這是看得見的無神論中的“土神”,人被要求“敬”其一貫“偉大、光榮、正確”,也同時“畏”其對每個人靈魂思想無微不至的關懷與控制。

敬畏一詞沒變,而對象從造物主上蒼轉為地上“救星”共產黨。

敬不起來,畏難消

近期共產黨的“神位”實在讓國人敬不起來了,只能怪它自己魔性難改,壞事做的太多太實,眼見為實嘛,它自己宣傳的,當然人就敬不起來了。它也放棄了讓你敬的意思,它從一開始就知道某一天會這樣,那怎麼辦,它就讓你什麼都不敬,無法無天,只敬自己。

它但是敬畏二字,丟了敬,還有畏。這麼多年下來,對共產黨的畏怕已經不是來自共產黨的魔性本身了,而是發自人內心的本能反應,象遺傳因子一樣,一代傳一代。你也許會罵幾句共產黨,那只不過是心理髮泄,你是從不敢動真的叛念,誰不怕魔鬼算計你呢?

不信你就做個試驗,你關起門,當然是嚴肅的樣子,就一個人說給自己聽:我要背棄共產黨。說完看看你的心跳是多少。人一想到共產黨要整你,盯著你,一般就會發抖,這就是標準的中國人的反應。

世上只有神佛能降妖魔,可是中國人把神佛踩在腳下,玩在嘴邊,根本得不到一點正信加持,又如何能不怕魔爪,坦然自重呢?

有神無神,答案自明

看不見的神佛到底有沒有?答案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相生相克嘛,就在無神的共產黨身上就寫著有神的標準答案。

共產時代前,人類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大規模的無神論地域與人群,信神是人類生活的自然和諧的一部分。可是中共搞個無神論橫行50多年,儼然造就了十多億的不正信神佛的特異人群。

再看現在的這片土地,人們從路不拾遺,到見死不救,從自覺自律,到貪官污吏橫行,從不做愧心事,到有錢就是娘等等等等,人心道德下滑到如此地步,也就是一晃50年的共產黨的無神管制。

中共愛用權,愛管人,不信神,那咱們就幫人類做個實驗,求神佛網開一面,暫時不管人間之事,試想一下,讓這個中共掌管一次全人類,而且從原始社會就讓它管起,讓他過足乾癮,一直管到咱現代社會。

你憑良心說,人經過5000年的共產黨的教化,反天,反地,反人類,無神論,沒報應,真是不撈白不撈,不害白不害,有生之年就要享受,死後哪管洪水滔天。如此這般的演化,人類近化發展到今天會是什麼樣子。

經過5000年的無神論的紅潮洗禮,你說人類會成為什麼樣,憑你對50年來的中共無神論的生活的了解,想象一下,還有沒有你存在的空間,還有沒有你插腳的地方。人類如何能延到今天,挨到今天。

簡單的說5000是100個50,就是說你喝的水再污染一百倍,你面對的險惡人心再邪惡100倍,你還能是你現在的樣子嗎?

所以說,中共的無神論的奇怪存在,50年的顛倒人倫的演繹,人性的醜惡一面的惡性膨脹,正是從反面強有力的證明:確有神佛存在,沒有神好好的管理安排人類過去的幾千年,人類早就散架了。

魔鬼教材 生死大考

有人會說,過去的人都是愚昧無知,沒有神,自己騙自己信。且不說現代西方社會90%都是這種“愚昧無知”的人,在幾千年的漫長歲月裏,人為什麼從來就沒有聰明的機會,而共產黨一來,人就變得絕頂智慧,一下從“愚昧無知”中甦醒。這種黨文化論調,在中國有這麼大的市場,不是中國人的智商實在太低了,是其勾起了人性中的魔性一面,黨文化確實是厲害的魔鬼教材。

人類在神的看護下平穩的走過了漫長的歷史,雖有起伏,但從未失控。神從造了人起就在看護管理著人,怎麼會到最後卻撒手不了了之,讓人自生自滅呢?

走到現代,人間放出個無神論的中共,最後在東土中原禍亂人世,那又是為什麼呢?很顯然就是人類進入了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上學了那麼久,得考試才能畢業。

人類就面臨這場生死大考,共產黨就是天降的考題物件。戲臺在中國,寓意很明確,要有好的未來,就考最後你是究竟信什麼。是聽信看的見的欺神謗佛、壞事做絕的中共,還是把持神教化了人類千百年的人間正義道德良知的正信。

有一位朋友,怕中共入了骨髓,多次曉之天滅中共的大義,幾番規勸退黨團,都不領悟,就是要再看看,再等等,甚至嘿嘿一笑,呈現高深莫測狀。

近日這位老兄偶然看到大紀元關於貴州平塘“藏字石”中“中國共產黨亡”的照片報導,又特別翻看原出處新華網一文對照,沒說二話,給了我四個名字,代表他夫妻二人、小姨並其男友,幫其退黨團。丟了句:“共產黨要亡”我真信了。

他怎麼就想明白了呢?我想這就是他的造化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