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事件故事中的故事
 
作者:王一峰
 
2005-6-16
 
【人民報消息】陳用林在尋找光明與自由的路上,曾經布滿了荊棘,始向澳洲政府申請政治避難,24小時之內被拒絕,不僅未得到外交慣例上的庇護,反而還被澳國官員舉報給了中共,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陳轉向美國求救,然而美領館亦在當日婉拒了他的請求,還指使他向聯合國避難,這是明明擺著的此路不通,中共是聯合國的大流氓,連美國都被趕出了人權委員會,美國都不願意甚至不敢保護的人,聯合國敢嗎?陳用林的背後到底發生什麼了?

陳用林的故事耐人尋味就在於,他不是經濟間諜,不是軍事間諜,甚至連文化教育的間諜都不是,他是從未有過的一個專門對付法輪功的間諜,為此他對澳、美兩國不僅利用價值為零,甚至還是大負數。

何故?美、澳等掌握的關於法輪功問題的情報可能比陳用林本人知道的還多。1999年7月以後,鎮壓禍首江澤民,與任何一個國家的人見面,上至國家元首,下至國會議員、州長、市長,公司的老板、股東,開口閉口就是法輪功,威逼、利誘、哀求、許諾,無所不用其極。既然中共把法輪功當做了頭等要事,既然中共在1999年後突然派遣了成千上萬的特務聚集海外專事法輪功,那必將會引起多國情報部門的重視。最早收集的情報,鎮壓還不到一年就是厚厚的兩大本,裡面的迫害,致死案例,甚至比明慧網的還詳盡。好了,點到為止。

如此大規模的迫害為何其國務院在公開場合避而不談啊?不談,並不等於私下不談,越不公開就越有文章。今天的美利堅之所以傲視群雄在於它曾經張開雙臂擁抱受信仰迫害的人,自由女神的火炬曾經照亮了一代又一代尋找自由的人們,保護信仰自由融入這個民族的血液,有著如此傳統理念的民眾知道了事實能容忍政府坐視不管嗎?所以,要在原則和利益之間平衡,就只能是沉默了。

那麼媒體呢?為何連總統的醜聞都可以淋漓盡致的揭露,卻不敢揭露中共呢?況乎法輪功一天也沒有停止過向媒體發佈受迫害與反迫害的真象。關鍵在於,中共的威逼加許諾太具誘惑了。那具有 13億人口的市場是媒體最想占領的大市場,而中共無時不提醒他們,儘管中共從未有過放開輿論的誠意。但在如此激烈的媒體大戰中,哪一方都不願失去所謂的機會,所以媒體徹底被「大淫婦」收拾得噤若寒蟬了。

陳用林出走的經歷已經把中共六年來掩蓋的冰山掀起了一個角,那鮮為人知的一角。一個簡單的政治避難,竟然是軒然大波。陳可不是一般意義的中國人,他是外交官,連他這種級別可以接觸無數機密的官員都成了刀俎上的魚肉,可以想見中共與他國在法輪功問題上的秘密交易有多麼隱密了。而如此大國居然不敢仗義收留陳,可見法輪功問題有多麼敏感了。

然而民意不可侮,天意更不可違,當陳用林勇敢的站出來,讓一切曝光在陽光下之後,峰回路轉,因為再大的官也是民眾選出來的,民眾可不喜歡那一套犧牲原則的買賣,更不喜歡「骯髒的政治交易」。天地為鑒,歷史作證,法輪功似風暴中堅韌不拔的青松,沒有被任何勢力的交易打倒,卻在大善大忍中走出了一條堅實的光明之路,發人深省。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