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圖》對江及中共的準確預言 (圖)
 
作者:張傑連
 
2005-6-12
 

【人民報消息】看到《江澤民其人》第十一章“洪水滔天死保龍脈 草菅人命哀鴻遍野”中第六節“蹊蹺的洪水”中有關《推背圖》第五十象對江及中共的準確預言,仔細研究更涉及當前的時事,確實令人震驚不已。

下面結合文中所述及個人對當前時勢的認識來談談。

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諸世紀》曾預言“一個虎年出生的三水之人將給東方帶來巨大災難”,江1926年生,屬虎,“三水之人”一水是出生地江蘇,二水是發跡於上海,三水是當權後居於中南海 。聖經《啟示錄》也是描寫當今中共紅龍給人類帶來的災難的預言,其中也說到“從海上來的一頭獸”的所為。

令人拍案叫絕的是唐朝《推背圖》第五十象直接預言了江和中共的命運。這一象是借1998年的大洪災展開的。

1998 年的洪水流量並不算大,如果能夠及時泄洪,就能有效防治。但是江一意孤行,要嚴防死守。後傳出他是相信“主動破堤將毀龍脈”,而“江澤民三字,即意合江水漫堤自然淹澤於民”的說法,儘管下麵人一再科學建議,江還是堅決不同意在泄洪區破堤,結果造成重大損失,成為世紀大洪災。

1998年是江的本命年,中國人有說法,本命年要格外小心。所以江絕對會做這樣的蠢事。1999年長江同樣是發洪水,結果就採取破堤泄洪,再也沒喊“嚴防死守”,可見搞“嚴防死守”就是江在那年的特殊“需要”。

然而冥冥之中有定數,這場和江有關的洪災,在唐朝《推背圖》第五十象被直接預言,而且延展至今日的時局和結果。

第五十象的圖示(右上圖)畫的是一隻很兇的虎在草叢中尋食,尾巴甩得特別高,成攻襲之勢,很象要吃人的架式,屬大凶兆,寓意虎獸要逞兇。

接著四句讖語:“水火相戰 時窮則變 貞下起元 獸貴人賤”。

“水火相戰 時窮則變”作背景介紹,喻指世界共產主義與西方自由民主體系的對局已近尾聲,“貞下起元 獸貴人賤”指中國此時處於巨大道德下滑的變遷之中,露黑白顛倒的敗相。

關鍵是“獸貴人賤”一句,又是大兇之兆,令人驚訝。這說明此時中國社會變得很反常,顛倒倫理,是非不分。人是萬物之靈,怎麼會變成“獸貴人賤”呢?可見這一讖語寓意深刻,為全象的點睛語,後面再表。

第五十象頌曰:“虎頭人遇虎頭年,白米盈倉不值錢,豺狼結隊街中走,撥盡風雲始見天”

“虎頭人遇虎頭年”指江澤民屬虎,又是“三位一體” 當權者,故為“虎頭人”, 遇1998寅虎之年(“虎頭年”)東土中原的洪水大亂。

“白米盈倉不值錢”指大水沖毀堤壩,眾人為了擋住缺口,慌亂中把許多的糧食米袋當雜物拋入河中,白白浪費掉,然而洶湧的洪水,更沖毀了無數“白米盈倉”,這些平日最值錢的東西瞬間就成為一錢不值的廢物了。

從值錢的“白米盈倉”成為“不值錢”的廢物,這是很反常理的現象。說明人們當時沒有絲毫思想準備。好東西來不及帶走避開災禍,原因是江要“嚴防死守”,人們都被其欺騙,想逃也逃不掉了。

第三句“豺狼結隊街中走”,又點出一個反常現象。人走的街怎麼會“豺狼結隊”。顯然“結隊”二字表示其是有組織的,“豺狼”是獸類,獸類之王正是虎。可見所謂的“虎頭人”正是這些“豺狼”隊伍的總頭目,此句就是指被江控制的中共組織的橫行霸道於世。

還有一點,千年前的古人和江及中共也沒有怨仇,那為什麼要用“豺狼”獸語來表述呢?其實古代的高人都有功能,通過宿命通功能能預知天下,他確實“看”到的,中共顯現的就是“獸形”,他只是忠實的記錄下來而已。

仔細想來這個“獸形”,正合當前退黨潮呼籲黨徒抹去的獸記。入黨宣誓後,就被打上了獸記,那麼在天理看來,就如同“獸”一般,在另外空間看就是獸的形象。

此時再看前面的讖語“獸貴人賤”,大家就更明白了。除了指中國當前十惡毒世,人倫顛倒外,共產黨獸形之人當權,就是獸在當權了,入黨打上獸記的才能有仕途,才能以權謀私,撈盡好處,自然“獸貴”了。而普通老百姓,真正的人,卻是受到種種欺壓,就是“人賤”之說了。

這種“豺狼結隊街中走”的“獸貴人賤”顯然是違反天道的不正常現象,能持續多久?有什麼結果?接下來一句“撥盡風雲始見天”,定下乾坤。

且看今天的“九評共產黨”,“退黨大潮”,世界各地的聲援,正是對應“撥盡風雲”之舉,這是歷史的進程安排,正如貴州的六字“藏字石”顯現天意:中國共產黨亡。

所以後面的三個字,“始見天”,就很關鍵了。一切“撥盡風雲”之勢都是承接天意。這裏重溫大紀元“鄭重聲明”的開篇語,便一目了然:

“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確實天滅中共,去獸還人,人類將真正的“始見天”。這裏不一定是比喻,真相大白之時,人定會對“天”驚嘆不已。

五十象頌的部分短短四句,從1998虎年入手,揭示了此後中國時至今日的發展變化,可謂精妙絕倫。

接著,五十象中金聖嘆:“此象遇寅年遭大亂,君昏臣暴,下民無生,息之日,又一亂也。”

這裏金聖的點評,又拉回到1998寅虎年“此象遇寅年遭大亂”,就是用亂來說江的人禍,而且繼續評點江治理下的中國的亂象“君昏臣暴,下民無生”。除此而外,關鍵是金聖想向世人點明另一重大事件的發生,“息之日,又一亂也。”

洪水“息之日”,“又一亂也”。這裏又用“亂”,再次強調“人禍”。1999年7月江對法輪功的鎮壓接踵而來,看來“虎頭人”不僅要使“人賤”,而且要使“天賤”,迫害佛法修煉人。

這裏再看圖示所畫的惡虎撲食的就知其中的含義了,屬虎的“虎頭人”要行惡攻擊天下,這是一切“大亂”及“人禍”的根源。

《諸世紀》也看到這“又一亂也”,其預言詩中寫到“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此後的中國遭遇6年的人禍大難,至今“獸”還在行惡,但是已是茍延了。

今日“九評”廣傳,220萬人的退黨潮持續上升,澳洲陳用林等三位中共官員公開擺脫中共的義舉,更是一舉打破西方的媒體沉默,可以說現在是全世界在醒覺中。

宇宙的法則決不允許中共“豺狼結隊街中走”,不允許虎“獸”禍亂人類,不允許“獸貴人賤”亂法亂道。

“撥盡風雲始見天”就是天定的即將到來的大結局。中共黨徒們,倘若知道千年前的《推背圖》,早已定下中共的悲慘命運,不知還能在獸洞裏呆上多久。

趕快退黨自救,退黨救國,退黨保平安,“始見天”日。

乾坤早定,生死一念。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