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題名的橋危了!兩個新聞中找答案(多圖)
 
諸葛青
 
2005-6-10
 
【人民報消息】從中共建國以來,任何建設和改造都不聽專家的,而是聽中共官員的,因為黨領導一切。這裏有兩個來自專家們的無奈痛訴和一個來自百姓的呼聲。

圓明園大興土木破壞驚人

中央社臺北3月29報導,北京歷史古跡圓明園最近進行湖底鋪塑膠布防滲水工程,整個湖底已被挖開,據環保專家表示,圓明園是海澱區最後一塊天然濕地,工程將阻斷向地下輸送雨水的天然通道,破壞原有的生態平衡。

北京晨報今天報導,目前圓明園內的長春園、荷花池、綺春園、福海都在施工。相關單位表示,圓明園湖底防滲水工程是基於節水需要,完成後每年將為公園節省數百萬元人民幣水費。

滑稽的是,據指出,園區大規模鋪設塑膠布費用高達一億五千萬元!

北京地球縱觀環境科普研究中心有關專家李皓表示,園明園兩千多畝濕地的生態環境將因工程被破壞,令人震驚和痛心。

李皓分析,圓明園是海澱區最後一塊大片濕地,防滲工程將阻隔兩千多畝向地下輸送雨水的最後通道,將來可能引起地下水位下降,進一步導致地面下沉。

專家說,圓明園是中國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如今自然生態被破壞,後果將難以預料。

報導引述甘肅蘭州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張正春批評說,「鋪設塑膠費用遠高於節約的水費」。

既然又破壞歷史古跡,又耗費財力,百害而無一利,為何卻被批准呢?到底誰得到了好處?

中國城市只見建築不見城市

中央社記者周慧盈北京5月29日電,中國建築師、武漢大學城市設計學院院長張在元日前在一場城市設計論壇中批評大陸當前的城市建設忽視生存品質、城市文化內涵與歷史魅力,可說是「只見建築、不見城市」。

北京中國青年報今天引述張在元說,從輕軌到空調、從玻璃幕墻到抽水馬桶、從地鐵到高速公路、從電梯到城市霓虹燈,中國用二十多年的時間走過相當於西方國家四百年至五百年,從醞釀到發展的城市歷程,城市發展速度之快、消化效率之驚人,放眼全球都屬罕見。

但是若以科學方法評價中國城市建設成果,張在元表示,「我們發現的是一個鮮明的反差:高成本換回了低效益。」

他說,「廣場風」、「大學城風」、「會展中心熱」、「標誌性建築熱」正在大陸越刮越盛;打造張揚性的城市排場規模與表像,一味追求城市規模經濟,忽視城市生存品質,將會加劇中國城市發展中的危機。

他以武漢為例說,濱江濱湖的水域文化、龜蛇二山的自然文化、黃鶴樓等建築文化、文人墨客遺留的詩詞文化,包括老城區街道文化、辛亥革命等紀念性文化等綜合起來,才是城市文化的全部意義,才是城市文脈的所在。

如今,老漢正街卻正在逐漸消亡,花樓街是武漢舊城文化歷史的參考書也已面目全非,龜山電視塔的建成不僅遮擋龜山的青山綠樹,也妨礙在山間俯視長江、遠眺蛇山和黃鶴樓,將歷經千年才形成的「龜蛇鎖大江」自然景觀毀於一旦。

張在元認為,城市是不同時代建築的結合、是由故事所組成。但當前中國城市建設卻是「只見建築、不見城市」,這種沒有保留歷史痕跡的單調繁華都市形態,給人的感覺是「失憶」。

江澤民提名的“鐘祥大橋”是豆腐渣


路面已封死的大橋收費站
據內部消息,每增加一座建築就多一個豆腐渣工程,就多一位富豪。

1992年12月22日,江澤民南巡湖北、湖南、四川等地,路過湖北省鐘祥市境內時,題了“鐘祥大橋”四個字。

經江澤民提名的“鐘祥大橋”位於漢水中遊,鐘祥市境內,於1993年竣工通行,投資七千多萬元,僅使用十年時間,主橋面下沉、箱梁裂縫。專家對鐘祥大橋進行檢測,大橋箱梁共裂縫100處,拱橋裂縫裡的鋼筋已大面積斷裂。2004年11月,“鐘祥大橋”停止各種載重車、貨車從橋上通過,改從鐘祥大橋南側的鐘祥皇莊汽車輪渡渡運;2005年2月,大橋兩側用紅磚封死了,這豆腐渣大橋爛到連行人都禁止通過!

這座江澤民題字的大橋成了腐敗工程的象徵,當地民眾氣憤地反映,這座大橋是當時全市百萬人捐款、集資及貸款修建的。當時市委書記陳永貴為首的腐敗官員們,在工程承建中大做手腳,百姓的血汗錢都被地方官員們中飽私囊。

民眾的怨聲載道鋪天蓋地,反映這個工程腐敗問題的信件雪片一樣地飛到湖北省和北京,民間還成立了自發地告狀組織,先後到省裏及北京,但是,“三個代表”的題字成了最大的保護傘,一層層的小保護傘都只為腐敗官員說話,告狀的人全被驅逐回來。從北京到湖北省,對直接責任人到現在為止沒有進行立案調查。

真沒法調查,一查問題就出來了,為何江澤民要為這座大橋題字?又為何題了字卻不肯寫上自己的名字,以致在大橋建成後,地方官員立碑時在江澤民題字的下方,用宋體寫下了“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1992年12月22日題”幾個字?這不又得扯出一段驚人的腐敗故事來嗎?


江澤民題字不落款,下方是地方官員補加的字:“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1992年12月22日題”


危橋橋體部位


排著長隊等待過渡的車流


無奈的農民只有交上幾元錢的費用後,擠滿小型渡船過渡。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