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矩陣帝國即將崩潰 (圖)
 
2005-6-1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吳宇凡編譯) 本文作者Bill Xia是著名反網絡封鎖專家,動態網絡技術公司總裁。譯自英文“中國人權論壇”2004年第三期。經作者覆核發表。

前言

對於許多中國的網民來說,中共官方的審查和壓制使得大家避免很多具有爭議的話題,而侷限於基本的人欲。儘管如此,創新的科技提供了一些管道,讓中國的網民看到一些政府所禁止的資料,並激起了尋求事實真相和知識的欲望,當然,這些真相威脅到了整個官方的控制系統。

你吃下藍色藥丸,故事就結束了,你會在你的床上醒來並且愛信什麼就信什麼;假若你吃下紅色的藥丸,你將會留在仙境中,我也會告訴你兔子洞有多深-----Morpheus ,Matrix (矩陣帝國中的角色:莫菲斯).

中共政府在網路媒體的控制不會比他在傳統的媒體,諸如電視,報刊雜誌還要少,不僅如此,他還使用了了嚴格的網路審查技術,應付來自海外不被行政機構所控制的信息來源如網站,電子郵件,旅行等等。結果,很少有組織可以寄大量的電子郵件到中國;但是中國要想看到被封鎖的網站,必須要有辦法能力下載和使用軟體,諸如自由門(Freegate),無界瀏覽(Ultrasurf)等等。因為四分之三在美國的中國報紙都是在直接或是間接被中共政府所控制,這進一步阻礙了另類信息透過網站或是經由口耳相傳傳回中國,

由這樣的方式,在中共政府不論適用科技的手段或是行政手段,操縱和控制信息,就好像著名電影----"矩陣帝國"(又譯“黑客帝國”)裏面描述的社會。在電影裡面的多數人都是被電極連到自己的神經系統,生活在一個由電腦---"矩陣" 控制的幻覺世界裏。當回到真實世界中,男主角會覺得很難去相信自己所見到的一切,有的甚至發覺真實世界很難令人接受,而希望繼續回到矩陣的世界中。同樣的,要把真實的資訊傳回中國大陸,也面臨著類似的挑戰。一些人再一剛開始的時候會覺得震驚或是害怕。但是阻止人們接受尚未經過審查的資訊的一些因素也導致了越來越多的人去尋找真相。一但人們走出幻覺的世界中面對真相,有些人會選擇回到被政府扭曲的現實,但是有一些人卻選擇了不再回頭了。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突破政府資訊控制的防線時,爆裂之聲從這個矩陣帝國中傳來,未來的幾年之內可能會完全瓦解。

來自中國矩陣世界裡的聲音

在2002年三月,動態網絡技術公司(DIT Inc)啟動了一個代理網絡“動態網”服務於中國網民。儘管中共對網路的監控越來越嚴格,動態網路已經提供了一項穩定的突破封鎖服務。在過去兩年裏, DIT後的反饋。典型的反饋有時候會有民族主義情緒,並且不相信海外的一些訊息,諸如“你們是反華分子”,“你騙人,中國沒那麼壞”,“中國是有許多的問題,但都報導出來,一定會帶來混亂”,“精神病人說他是法輪功學員而且想要殺人,你怎麼能允許法輪功網站存在呢?”。這些的言論,反映了中共宣傳部不斷的努力,激起國家主義的辭藻和灌輸扭曲的信息。但是隨著時間的消逝,DIT看到,越來越多的反饋表明了對於更多可靠的和多元化的資訊來源的需求,諸如,“真是個好地方,我從來設有看到這樣的光明”,“真是令人震驚的資訊啊,現在,我終於了解六四天安門事件和法輪功的真相了”,“只有經過你們的網站才讓我可以了解什麼是中國”,“中共已經沒有希望了,我實在不知道中國人還能承受多少更多的苦難”,比較過這兩種不同的言論後,我們可以知道,他們都是很關心中國的,但是表現了對不同資訊的回應而已。信息控制和中共政府所灌輸的恐懼,一開始會使得人們看到一些“危險的”言論,但是從第二組言論看來,當人們接收到未經審查過的資訊後,他們會去珍惜並且感激有這些選擇。

動態網的新用戶最常見的心情就是害怕,她們常常會問"這安全嗎?"許多的中國網路使用者會害怕中國政府迫害。這個政府常常會逮捕網民。發表文章呼籲民主的言論性文章和討論其他具有“顛覆性”的話題都是具危險性的行為。有一些第一次使用動態網的人,會在看完幾條新聞的標題後趕快把他關起來,她們十之八九是非常害怕網絡警察會知道,並且因為看被禁止的資料而被捕。

來自一位動態網使用者寫的一首詩描述這種懼怕的心情,“飽嘗太歲頸上威,一日臣民一日賊。欲加之罪何須有,草民豈敢惹是非。”這樣的恐懼是建立在過去五十年裏造成數千萬人的死亡的周期性人禍基礎上:如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事件大屠殺,和最近的鎮壓法輪功,和地下教會。在60年代的大躍進所造成的饑荒中,人們啃食樹皮以免被餓死。然而在毛澤東主席在鄉下巡視的時候,中國人把樹染成棕色,以製造出烏托邦的假象。在1989年之後的民主運動,政府要求每個人寫下六四天安門事件中,中共政府鎮壓學生民主行動事件的“官方版本”,來作為她們自己對於六四事件的理解。由於記憶中的歷史和政府所編織的情況大相逕庭,中國人也知道有很多的事情是政府非常不想讓人民知道的,那麼即使是尋求謊言背後的真相也是一件無效而有危險的事情。大家雖然都知道政府所控制的媒體提供的是扭曲的資訊,然而卻很少人理解或是去探究這些謊言距離事實有多遠。

長期生活在謊言中,已經使得很多的中國人培養出了對於一些有爭論性的言論,抱持著一種玩世不恭或是冷漠的態度,並且只專注於物質世界的一切。調查表明中國網民的用網路主要目的也只是流於那種聲色情欲,電子遊戲或是其他形式的娛樂而已。

但是對於即使那些習慣於安逸生活的網民而言,他們在生死交關的時候也表現了樂於冒險的精神。在2003年四月的時候,就在中國的領導者呼籲不要掩蓋薩斯(中國堅持叫非典)的疫情的時候,動態網的訪問量上升了百分之五十。即使在爆發被控制後這樣的訪問量還是很高,下載日志顯示超過百分之九十五的使用者來自大陸。另一家提供突破封鎖技術的公司無界網絡也有類似的情況。

矩陣帝國上的裂縫

除了薩斯之外,在香港大規模反 “23條反顛覆法”抗議,2004年三月的臺灣總統選舉也吸引了大批的新訪客用動態網站上面去。這樣關係到個人自由的,有時還會關係到生死的議題,都鼓勵了很多人克服他們的恐懼,排除自己原先的心理障礙和克服科技的障礙,來尋找未經審查的資訊。在比較過海外的批評性的資訊言論後,和自己現實觀察到的情況,讀者漸漸的對於國內的言論越來越不相信了,且漸漸的朝向海外的網站上,異議人士團體,或是人權團體和異議團體來接收外來的資訊。

在海外的媒體,異議份子團體中,對於目前時事提供了及時的報導,具洞察力的見解評論,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違反人權的歷史。像這樣的資訊運傳入中國,已經在這個建立了幾十年的矩陣帝國中形成了一道道裂縫。動態網已經送出了成千上萬的《轉法輪》電子檔,以及張良的的”六四真相”給中國人民。中共政府長期以來掌控信息來源,讓人只接受政府的資訊。這些資料對其無疑是一大打擊。

在中國論壇上最近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討論。關於中共官方媒體對於伊拉克虐囚醜聞的報導和最近在加拿大邊境中國婦女被美國移民官攻擊的報導引起多方的討論。儘管在中國政府控制媒體的進行反美宣傳戰,許多的網民已經在這些例子中發現中共政府應該學習的人權課。美國的媒體,與中國的情況形成強烈的對比。中國經常有對人權嚴重侵犯,但卻無法尋求補償。

在過去幾年中,在中國,有越來越多的人在網路上活動,對許多違反人權的事情做出回應。這也證實了在中國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站出來行動,在矩陣帝國的裂縫上加以重槌。一些成功的行動鼓勵了那些怕被迫害而又盼著改變的人們,這或許也可以解釋動態網上成指數增長的訪問者。

矩陣帝國的歸宿---崩潰

國際媒體,政府,中國學者,信息技術專家,民主行動和人權組織,都在推測中共在網路上監控的政策,以及對突破封鎖技術的反應。中共政府對於法輪功和六四天安門事件仍然持續堅定自己的底線,不允許關於這些議題的獨立報告或是討論,但是政府的強硬立場,最後只會為招來更多相關的獨立資訊流入中國,最後可能導致導致這個矩陣帝國的崩潰。

展望矩陣帝國的崩潰

第一個臨界點是中國的任何人想要獲得未經審查過的訊息能夠通過詢問朋友最後得到。這大約估計是要有三十萬到五十萬人,經常去看海外的資訊。第二個臨界點與網上運動有關。去年新浪新聞上的“孫志剛事件”報導,約有一百萬的瀏覽次數。我們估計這這第二個臨界點要有幾百萬人。從過去的發展看,這可能在未來幾年內達到。當然,一旦達到了,那這個謊言構成的矩陣帝國再像在薩斯疫情那樣公然撒謊,它的瓦解之日也就到來了。

中共政府已經斥巨資要來控制網路上的資訊。但是中國人民的要得到另類資訊的願望與中共政府的審查制度直接對立。隨著突破封鎖技術的持續發展,最後會使官方的信息控制系統崩潰。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