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管理學界最具影響人物會如何看《九評》
 
作者:龔平
 
2005-5-23
 
【人民報消息】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也被譯為德魯克)是美國著名的管理學家,也是現代管理學理論的奠基人。他被人們認為是管理學界最具有影響力的人,是自有管理理論以來最偉大的思想家。著名權威雜誌《經濟學人》曾說:「世上如果有所謂大師中的大師,那人必定是杜拉克。」

杜拉克著述甚豐,在超過半個世紀的寫作生涯中,杜拉克共出版了三十多本書,他的作品大凡一經出版就會成為暢銷書。但他第一部具有重大影響的作品,是1933年他二十四歲時發表的一篇論文,名為《保守的國家理論和歷史的變遷》。這篇文章後來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

在這篇政治論文中,杜拉克基於自己對時代的思索與洞見,對19世紀著名的實證主義法學家、普魯士保守主義精神之父斯達爾(Friedrich Julius Stahl)的思想進行了回顧與評述,斯達爾因此而成為指引人們脫離1930年代動亂的明燈。文章出版兩個月後,納粹黨取得政權,該書立即被禁止,最後是全部銷毀,因為納粹無法容忍猶太血統的斯達爾受到如此的推崇。

儘管如此,那本小書仍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1970年代,當杜拉克在薩爾茨堡參加他的德國出版商舉行的二十周年紀念宴會時,好幾位德國政府的現任高官告訴他,他們讀到他那本小冊子的時候,還是學生或剛從學校出來工作的人,但書中的內容讓他們在各種壓力和危險下、在整個納粹統治時期都沒有與納粹黨同流合污。二戰後歐洲經濟體的第一任主席沃爾特.哈爾斯坦曾告訴杜拉克,他那時作為一位年輕的律師,因為讀到杜拉克關於斯達爾的文章而沒有加入納粹組織。

從這個角度上看,杜拉克當年的文章已經不僅僅是一篇學術論文,更是一本救命書。它幫助很多人選擇了正義和光明,避免了納粹戰犯日後被審判與清算的下場,同時也減少了猶太人所遭受的不幸,等於挽救了無數人的命運。

今天,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另一本小冊子──《九評》上。

《九評》讓無數中國人看清了另一個極權邪惡──共產黨的真實面目,從新選擇了自己生命的道路。很多人看了《九評》之後開始反思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也有很多人看了《九評》之後宣布退出惡黨。前段時間在網站上看到一則消息,是一位原來參與迫害他人信仰的村支書因為看了《九評》而對受害者道歉,並主動聲明退黨。像村支書那樣的人並不是少數,他們因為從《九評》得到真相而從中共隊伍內退出,不再與邪惡為伍,避免了日後被清算的命運,同時也減少了很多無辜百姓可能遭到的不幸;更多的中國人可能因此而不再加入中共,給生命美好的未來帶來保障。因此,可以毫不過分地說,《九評》與杜拉克當年的小冊子一樣,是一本極其珍貴的救命書。

《九評》發表之後,中共攻擊說這是搞政治,也有不明真相的人隨聲附和。其實如果人們能夠想想杜拉克的小書,也許就不會再這樣看問題。當那些德國高官慶幸自己從納粹的厄運中逃脫、對杜拉克滿懷感激的時候,他們決不會認為杜拉克的小冊子是在搞政治。同樣,如果哪天中共徹底垮臺、罪惡遭到清算的時候,通過《九評》了解真相並停止作惡的人,也不可能認為《九評》是在搞政治。從最深的意義上看,它的確沒有搞政治,而是在救人。

讀著這兩本不同尋常的小冊子,不禁讓人深深感嘆。面對巨大壓力,面臨大是大非的正邪抉擇,人們最需要的是對事情真相的了解和進行選擇的勇氣,而那真相與勇氣,有時就來源於那樣的一本小冊子。

如果說這兩本小冊子有什麼不同,那就是《九評》更英勇地直接面對了更大的邪惡,因而給人以更深刻的心靈震撼,挽救更多人的命運,具有更加深遠偉大的歷史意義。

杜拉克當年的文章以艱深含蓄、不被納粹抓住把柄的方式表達自己的看法,《九評》則以橫空出世、犀利公開的態度進行。杜拉克通過表達對一位歷史名人的推崇來間接引導人們,而《九評》則是對百年來共產黨歷史和本性的直接徹底的否定和揭露。杜拉克的小冊子在納粹還沒有完全成氣候的時候發表,而《九評》則在中共最貌似強大的時候出現。如果說杜拉克阻止了眾多德國人參與納粹,那麼《九評》的發表及由此而引發的超過175萬、而且還在迅猛發展的退黨大潮,則從心理上和事實上宣告了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最專制、最罪惡的專制系統必然解體的命運。

目前《九評》被翻譯成15種語言在世界各地流行,勢必在世界範圍內削弱、消除共產黨的影響,增強國際正義聲音的力量,構成對共產邪惡更大範圍的打擊。從中受益的,將不僅僅是千千萬萬的中共黨員,更是十幾億的中國人以及整個世界。

由此想來,相信如果杜拉克讀了《九評》,定當撫掌擊節,感慨萬千。

〔原題目:管理大師的第一本書與《九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