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為何八年要寫兩個《江澤民傳》(多圖)
 
姜青
 
2005-5-21
 

杜林版《江澤民傳》封面
【人民報消息】第一本由洋人寫的《江澤民傳》是由明鏡出版社出版、由中國問題專家加拿大人杜林撰寫的。他開始寫這本書是因為在廁所裏碰到江澤民一回,雖然沒有說話,但卻激發了能說一口流利中文的杜林要寫《江澤民傳》。

杜林在「前言」中說:雖然我不能說這本書瓜熟蒂落在那間廁所裏,但我和江的偶遇的確讓他在我腦中鮮活起來,單單追蹤官方色彩甚濃的中國媒體,有時是難以形成這種印象的。那時我正在考慮探究這個人的一生,他在位六年,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生活的軌跡卻鮮為人知,記者學者們都很少涉及。而我和他的一面之交,督促我快馬加鞭。我完成這本書的時候,江已經執政十年,鄧小平早已故去,很少有什麼可以指引我們去了解江澤民。

杜林還說:為謹慎起見,我僅採用(中共)官方消息來源和第一手資料。我經常引用的兩家香港雜誌,《鏡報》和《廣角鏡》,都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成員出版,有官方背景支持,它們也是唯一兩家在大陸發行的香港雜誌,我視它們的消息具有可靠性。我將這兩本雜誌和中共在香港開辦的《文匯報》和《大公報》當做「官方」消息來源。

「內容提要」中說:「在不少人的印象中,江澤民曾經不過是天安門事件之後的過渡人物,事實上,中國從社會崩潰的邊緣轉回頭,他在其間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這不是顛倒事實嗎?這就是參考中共官方消息寫文章所鬧出的大笑話。

杜林在「第一章:離開揚州」中是這樣描寫到處賣唱的江戲子的:

江澤民並非喜好自我崇拜的那種領袖,即便是在北京西郊主持召開醫院會議的那個寒冷的冬夜也沒有太露骨。他是知識分子家庭的兒子,在長江下游富饒的中國傳統搖籃中長大成人,本性中的浮誇被抑制自我意識的能力調和沖淡,他具有政治上的精明,又善於在公開場合表現謙遜,因此登上今天的高峰。

此書的譯者楊鳴鏑曾在美國《世界日報》和《明報》任記者,現任江氏嫡親網“多維新聞網”的編輯部主任。此書出版後在多維網長時間連載的。


《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封面
這歌頌的已經和事實對不上號了吧?為何江澤民在2000年又找了一個美國人庫恩再次為他立傳?原來又過了幾年,江澤民又幹出更多傷天害理、禍國殃民的事,每天媒體上都在揭露,所以不堵堵窟窿不行!

堵窟窿得找行家裏手,奇怪的是,這個半句中國話都不會說的金融界人士庫恩既不是傳記作家,也不是記者,更不是中國問題專家,他是美國花旗銀行執行董事,噢,明白了,花旗銀行在中共國開設了分行,到底“錢途”是第一位的!

看了這本中文版,很多人都不相信是庫恩的原稿翻譯,好在庫恩一個中國字不懂,又愛江澤民勝過愛老婆,所以透露江澤民請庫恩為自己樹碑立傳的著名傳記作家葉永烈因為多嘴多舌已經上了「內控」名單。

杜林起碼在廁所裏見過江一面,而庫恩說自己從來沒有見過江澤民。沒見過怎麼能生出如此強烈的愛,而且還要為其寫傳記?網上顯示,這本書的題目是《他改變了中國》,別名是《江澤民傳》旁邊還有一個括弧(永遠的江澤民)!


永遠的鄧麗君!
我光知道歌迷稱鄧麗君是「永遠的鄧麗君」,表示她的歌聲獨具特色,無人替代,還沒聽說有人稱江澤民是「永遠的江澤民」,想想看也符合邏輯,為了花旗銀行在大陸發大財,庫恩不在乎怎麼稱呼江澤民,再說《江澤民傳》是由江地盤「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的,江澤民敢雇人在臺北大街上打著「江澤民萬歲」的橫幅標語遊街,怎麼就不能在上海出的書裏來個「永遠的江澤民」?

從禍國殃民的高度、力度、廣度來講,江澤民不光達到了世界級,讓薩達姆、本拉登望塵莫及,而且是“遺臭萬年”級別的,以後千秋萬代、永永遠遠“江澤民”這個名字將成為一個專有名詞,就像人們說到“撒旦”就不需要解釋其含義一樣。

這本書中文第一版就是100萬冊,市場價人民幣38元一本,據內部透露,可以砍價,還有批發價、內部價、優惠價、跳樓價、倒找錢價……,同時在新華網和其它幾個中文網上全文轉載,也就是說千方百計也要讓你看。

令人跌破眼鏡的是,庫恩的原著英文版在外國的書架上卻根本找不到!也就是說想方設法不讓你看!

這本書到底是不是庫恩寫的,到底寫出來要糊弄誰?

別把中國人都當傻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