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大學生的反思
 
作者:心鳴
 
2005-5-15
 
【人民報消息】當上了年紀的人感嘆,如今許多讀書人似乎再也難用“知書達禮”來形容了,且不說馬路上騎車橫沖直撞的,衣著前衛卻汙言穢語的,單是媒體報導出來的許多偷盜搶劫,賣淫嫖娼,許多都是知識份子所為,其中大學生亦為數不少。

有人說是人心不古,有人說是獨生子女慣壞了,有人說是思想解放的副產品,如果我們從源頭看去,反思一下我們所受的多年在共產黨控制下的教育,我們可以發現,正是這個邪黨,毀壞了許多大學生的道德,並且仍然再使道德繼續快速下滑。

一、邪黨詆毀、歪曲人類對正教的信仰,剝奪了學生自我判斷的權利,以致許多學生缺乏信仰世界的追求,目光短淺,只注重物質利益,極度自私。

記得在中學政治課本上,談到了對宗教的認識,認為那是荒謬可笑的,那是對人們思想的麻痹控制,是人們現實苦難無法解脫的幻想,是迷信。可是,當時也有疑問,為什麼那麼多人都有對宗教的信仰呢?這些人都那麼愚蠢麼?為什麼許多科學家也信奉上帝呢?書本上不是說科學與迷信對立麼?

雖然當時書上還說宗教信仰自由等等,可是當時的環境誰信仰宗教多數人都會笑話,而掌握著社會一切財富、權力的共產黨卻不允許其成員有宗教信仰,並且說這是個人的選擇,既然選擇了共產黨就不能選擇宗教,沒有人逼你的。還好,邪黨沒有明目張膽的說,你選擇了宗教也就選擇了被壓制,沒有人逼你的,可是從民間的消息來看,邪黨就是這麼做的。

直到上了大學,開始有一些見識廣的老師,敢說實話的老師,告訴我們,宗教在國外的信仰人數是多麼眾多,宗教信仰在國外是多麼平常,宗教信仰給西方帶來了多麼大的進步,無論是法制還是藝術等優秀文化,而包括東西方在內,宗教信仰維持了人類的道德水準啊,人們敬畏上天神靈,自我約束,不做虧心事,如果沒有宗教信仰的作用,也許人類早就因為道德敗壞,自我爭鬥而毀滅了。

而即使在大學裏,許多人對宗教的認識,還停留在宗教裁判所的罪行上,有的甚至不知道宗教信仰的積極意義,而即使有許多大學生是學習相關專業的,也很少有真正的宗教信徒了,宗教信仰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知識,或者是一種時尚,早已喪失了那種對神的相信了。

黨在課本裡的片面宣傳,對現實中宗教的嚴厲控制,使多數大學生無法正確了解宗教信仰,更不要說進行個人的判斷與選擇了,而能夠真正走入宗教信仰的就更加少之又少。

於是,更多的大學生頭腦裏是沒有上天的存在的,他們心裏認為人最重要的就是當世的利益,物質文明也好,精神文明也好,都是根據自身的利益取舍的,於是自私就成了理所當然,於是為了個人利益相互傾軋,勾心鬥角,就不足為怪。

記得有兩個要好的大學同學,平時都是謙謙君子,可是竟然為了搶學生會的工作權鬧的面紅耳赤,是啊,當個人利益成了最終目標,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總是不可避免,更甚者那就是人踩人,互相貶損了,也許大學生們還記得評獎學金或者選保送生的某些人使用的見不的人的招數吧,再也不見孔融讓梨的風尚了。

二、邪黨摧毀、變異中國傳統道德,缺乏道德約束,導致放縱聲色,不負責任,缺乏誠信。

現在的大學生,觀念與以前是發生了巨大變化的,男女關係是越來越隨便了,有人認為是進步了,思想解放了,可是,我們發現這並沒有給大學生們帶來多大的幸福與慰籍,恰恰相反,許多人感覺生活無聊空虛,而因為一時放縱許多大學生也飽嘗了苦果,更有甚者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那麼如果眼光再放遠一點,許多吃了禁果的大學生以後的家庭生活真的會幸福麼,有資料顯示,婚前有性行為的家庭往往離婚律要高。

是啊,現在許多大學生很少再把前人的仁義道德看的很重了,當初邪黨不是大喊打倒孔家店麼?書本上不是把前人的“仁義禮智信”作為毒草批判麼?而如今,當人們重新認識到傳統道德的重要性的時候,我們卻在傳統道德的教育缺失下長大了,現在大學裏有中國傳統的課程,可是誰又能真正把他們內化為自身的道德準則呢?

我們在骨子裏,被中共邪黨打上了背叛傳統道德的烙印,因為這有利於我們成為追求物質利益的無恥文人,這有利於中共對知識份子的精神控制,於是,我們缺乏道德約束,恥笑遵守規矩的人,認為是老古板。

在責任面前,我們缺乏道德給我們的動力去負責;在諾言面前,我們缺乏道德給我們的約束去誠信;在醜惡面前,我們缺乏道德給我們的勇氣去維護正義。一切都可以為了個人利益而放棄,包括人的尊嚴。

歷來文人講文以載道,講舍生取義,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講先天下之憂而憂,講達則兼濟天下,退則獨善其身,講冒死進柬,講對邪惡要口誅筆伐……

於是,文人歷來成為暴政者打擊的對象,中共不是曾經用欺騙手段“引蛇出洞”大肆迫害知識份子麼?六四的血不是還未風乾麼?可是今天,中共放心了,因為眾多文人都沒有道德動力,都縱情於聲色,都追求物質利益了。

而傳統道德的缺失還引發了一系列社會問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張,這造成了社會的不穩定,看來,真正不穩定的根源在於中共邪黨的邪惡控制。

三、邪黨宣揚低級文化,麻木大眾,宣揚黨化道德,煽動仇恨,道德敗壞。

隨著改革開放,似乎人們有了更多文化選擇,而大學生們生活也似乎是十分精彩,可以唱歌跳舞,可以看影碟,同時,人們發現媒體上的節目越來越具有誘惑性了,赤裸的鏡頭似乎成了很大一個賣點了。

文化本身不止有娛樂功能,也是有教育功能的,在邪黨霸占中國以前,人們參拜廟宇,總能找到一種神聖,心靈的淨化,對自己行為的悔悟,而現在呢,寺院成了政府賺錢的場所,真和尚早被打成反革命趕跑了,這裏的和尚唱著“恩恩愛愛纖繩蕩悠悠”;現在許多人收藏字畫不再是為了領悟竹的氣節、梅的桀驁,感受作者的人格精神,而更多的是為了升值;傳統文化中,就是市井藝人說書,都談到忠孝節義,使傳統道德薪火相傳,而如今媒體中的文化,更多的是低級娛樂,充斥欲望,這樣人們似乎更能陶醉於現實生活了,也就沒有什麼更高追求了。

許多大學生呢,總是很時尚的,唱著纏綿的情歌,跳著野性的舞蹈,有的私下裏打開黃色的影碟,感覺社會就是這樣子了,隨心所欲吧。在黨控制下的低級文化泛濫下,大學生們難以找到心靈的凈土了。

有人說西方也是這樣的啊,不可否認,許多頹廢的文化,確是從西方進來了,可是西方的民主、人權、信仰的追求等優秀文化卻被邪黨篩掉了,而恰恰引進了西方文化的渣滓,還要擺出一副繁榮國民文化的姿態。

有人說,共產黨不也是在講道德麼?不是什麼以德治國麼?我們可以翻開書本,看看政治類書籍裏黨所提倡的道德是什麼,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黨的道德就是無條件跟黨走,無論黨幹多大的惡事。

在黨道德慫恿下,許多大學生聽黨的話,不用理智去分辨真偽,黨反對美國,在黨的宣傳下我們似乎也認為美國的確可恨,於是當“九一一”恐怖襲擊發生時,看到無數生靈塗炭,許多大學生歡呼雀躍;黨懼怕真善忍,表面上不敢承認,卻在媒體上造謠誣陷,並下狠手打擊善良的手無寸鐵的法輪功修煉者,於是,大學生們也認為這些人是壞人,當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奶奶在大學生的車筐裏放上了揭露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真相資料時,有的大學生可以連想都不想就找來保安……

這裏絕不是說所有的大學生都道德敗壞了,可是卻都多少受到邪黨不良的道德影響。

四、邪黨打擊真善忍,毀滅大學生僅存的道德良知。

如果說許多大學生的道德狀況不容樂觀的話,可是眾多大學生還是認為提倡道德是正確的,雖然有時自身難以做到,但是對道德還是認可的,可是隨著邪黨與江澤民對真善忍的恐懼,對法輪功學員大肆殘害,並且把黑手也伸入了校園,對大學生的道德又一次進行摧毀。

而國內許多高等學府也曾經有許多法輪功的練功點,這些練習法輪功的師生,在道德上自我約束,為別人著想,對於道德的回升起了十分積極的作用。

而當鎮壓開始了之後,許多大學生看到這些好人被打壓,到處都是邪黨污衊的宣傳,導致產生了十分惡劣的後果。

首先,一部分提倡道德的大學生不再積極宣導道德了,因為怕自己的道德不符合黨的道德,也被打壓,而且當真善忍都被打壓了,自己提倡道德怕被邪黨認為支持法輪功也隨同一起打壓了。

於是,許多大學生追求道德的積極性降低了。

還有更嚴重的,邪黨的鎮壓,使一部分大學生混淆了道德標準,因為法輪功學員為了爭取合法環境,相信政府,平和上訪,揭露從中挑撥的壞人,在被迫害情況下能如此理性,是大忍的行為,卻被邪黨污衊為不忍;而一心為他人著想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別人也能從法輪功中受益,才冒著各種利益損失的危險,向政府,向人民說明事實真相,本是大善的行為,卻被邪黨說成是不顧家庭工作,是不善,可那工作不是被邪黨剝奪的麼?家庭被拆散不也是邪黨的鎮壓造成的麼?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安危,向受騙的人們說明受迫害的事實,其真誠的心足以感天動地,可是邪黨卻運用移花接木的把戲,弄虛做假,栽贓說法輪功學員不真。

於是,真正的真善忍的行為,被邪黨污衊為不真不善不忍,許多大學生面對法輪功學員的真善忍的舉動時,卻因為受邪黨的蒙蔽而不認可,可見,道德標準被歪曲了。

最可怕的是,當邪黨混淆了大學生們的道德標準,就開始鼓動學生反對真善忍了,於是,一時間,學校開展了各項所謂“反對邪教”的活動,而真正得意的是中共這個真正的邪教,因為它看到,大學生們開始反對人類所賴以生存的道德基礎了,而這是十分有利於它繼續附體人類,吸取邪惡的能量的。

同學們,醒醒吧,當人類毀滅自身道德的時候,就是自我毀滅的時候,許多人正在邪黨的鼓惑下,毀壞著人類生存的根基,而自身成為中共的祭品。

只有擺脫中共的精神控制,重塑自身的道德,我們才會有希望,才會有未來啊!

(原題目:邪黨的教育控制與大學生的道德敗壞──讀《九評》後,一個大學生的反思)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