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新加坡国宝李光耀(3)──“半仙”还原成独裁者(多图)
 
李威
 
2005-5-10
 

辩方律师艾尔弗雷德-多德韦尔(右)和黄才华、
程吕金两位女法轮功学员。
【人民报消息】几句题外话:如果没有今年4月27日,新加坡法庭对两位法轮功学员黄才华和程吕金两女士作出的非法判决,也就没有人会把澳大利亚大洋报2000年的系列报导寄给我看。我也就不会知道那个“执法严明”的国度原来没有法,有的只是李光耀的“家法”,新加坡是个地地道道的独裁国家!

邓亮洪这个案件不是孤立存在的,这种事情在新加坡还不断的发生。所以我想花些时间稍加整理,希望能把李光耀的皮再划开的深一些,露出黑骨头,让大家看到那其实是和中共独裁一模一样的骷髅!

提要:澳大利亚大洋报( THE PACIFIC TIMES)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个系列报导《与李光耀较量》,说的是一位从以前的华文学校毕业的学生邓亮洪,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在1968年跻身成为以英文为载体的律师界的著名律师,并在2000年接受在野党工人党的邀请竞选国会议员。邓亮洪的不畏强权和人民对他的拥戴让李光耀魂飞魄散,李光耀在自己把持的「行动党」要输掉的关头,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把选票偷梁换柱,并派人追杀邓亮洪──这就是自诩为民主国家的新加坡发生的事情。

(接上)

李光耀贪腐的罪证


刘晓庆出狱后饰演金大班的剧照
其实,1997年初的国会议员大选前,邓亮洪就戳了李光耀的马蜂窝,这让独裁的李光耀咬牙切齿、誓死要报复!这就象刚进京的江泽民被大明星刘晓庆嘲笑后,设计陷害把她投入监狱一样,江派人把她的房产统统超低价卖掉,让她生无立锥之地,并且至今还时不时在媒体上臭臭她。

大洋报透露,1996年,新加坡出现地产热,物业价格飙升,人们都在排队购置物业。而就在这个时候,新加坡的HPL公司分别以5%和11%的优惠售给李光耀和李显龙父子4000多平方尺的大宅四座。这件事在新加坡炒得很厉害,特别是在民众中间和网络上。

由于舆论压力太大,新加坡届时的总理吴作栋装模作样表示要做调查,但他没有让「贪污调查局」去查,而是让财政部长和他的部下的一个副司长来牵头调查。财政部长敢查李光耀,他还要不要脑袋了?

政府是李光耀手里的橡皮泥

国会准备在5月20日进行三天辩论会。但就在前一天,5月19日,HPL公司的董事会却抢先一步邀请新加坡本地传媒召开记者招待会,解释他们为何要给予折扣卖楼给李光耀父子。是因为,他们希望名人效应。李光耀来个先入为主,先造舆论。李氏父子打着滚儿睡也不需要那么多房子,说到底还是要转手卖出去赚钱,但这绝对不属于受贿,更不属于贪污!

5月23日,当新加坡国会正在为此进行辨论的时候,香港《亚洲周刊》的记者就此问题在采访了很多人之后,又采访了执业律师邓亮洪。邓亮洪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个事件应该由新加坡的「贪污调查局」来查,而不能由所谓的政府官员调查。由新加坡的政府非专司调查就等于李光耀自己查自己,这显然是个笑话。

法庭是李光耀的嫡孙孙

邓亮洪的访谈被引用在《亚洲周刊》中,并成为当期一篇醒目文章的结论。这好比一个炸雷,使民众看清了政府的虚伪和李光耀的腐败。「腐败」在新加坡非同小可!

文章刚一出来,《亚洲周刊》和邓亮洪就分别收到李光耀父子的律师信,要求道歉和巨额赔偿。《亚洲周刊》当即发表了道歉启事,并赔偿150万新币,他们知道这是最明智的作法,否则后患无穷。而邓亮洪拒绝赔偿,因为他认为他是“公道评价”。这对于李氏父子来说简直是老虎嘴边拔毛。

他们的律师蛮横的说:邓亮洪对李氏父子含有恶意。具体“罪行”为:李氏父子是以发展西方经济模式为目的。而邓亮洪在1992年曾和一批教授上书政府要求增加教育中的中文含量由5%提到25%,罪名是「特别文化要求」。新加坡敢向李光耀呛声的人又一次看到敢揭露李氏父子的决没有好果子吃。

官司一直拖着,等着上法庭。其实上不上法庭邓亮洪都注定要输,因为法庭是李光耀的嫡孙孙!

背负着这个官司后,伴随着又一次大选的开始,邓亮洪再一次戳到了李光耀的霉头,这次李资政玩得更狠了。

媒体是李光耀的舌头

新加坡大选五年一次,历来都是走过场,谁敢跟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作对那就是活腻味了。所以很多参选人在老婆要跳楼的死谏下而放弃。如上文提到的1996年底,邓亮洪的出现以及他带来的优势,使人民行动党十分紧张,他们就以“大汉沙文主义者”和“反基督”、“反回教”的名义诋毁邓亮洪。「造谣诽谤」是独裁者的三餐,哪顿都缺不了。

1996年12月29日,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登门造访邓律师,问道:“您对李资政和行动党人的指控,有什么看法。”邓律师回答:“他们在撒谎。”

新加坡的媒体是李光耀的舌头,邓亮洪的讲话当然又成了一条小辫子。第二天,记者的访谈录已登在了《海峡时报》上。同时,邓亮洪也收到了人民行动党的律师信,信中宣称:限定邓(一天后)在元月1日晚9点钟以前,可以在任何工人党的群众大会上作公开道歉,并收回对李资政和行动党人的指责,收回所谓“撒谎”的指控。

人民拒绝暴政和谎言


邓亮洪律师
进入大选以来,在新加坡各地,到处是普通的人民群众,他们扶老携幼,携带餐具、食品等,把选区的会场,变成了野餐据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工人党的支持者。

元月2日是投票日,前一天、1997年1月1日工人党召集的群众大会上,被诬陷的邓亮洪问群众:“我不答应收回对他们的批评,不向他们(李资政和行动党人)道歉。”

数以万计的群众振臂高呼:“不──”

邓律师又郑重宣布:“我要和他们(行动党人)在法庭上见,我不但不道歉,而且要去警察局告他们!”

群众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对邓律师成功的演讲和坚强的意志,群众报以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事实证明独裁者李光耀和他所把持的党是失去民心的!这和中共的处境何其雷同。

整个局势已经明朗化了,明眼人也看得出来,邓亮洪所代表的工人党拥有了超过半数的支持者,选票约在65%以上。而去参加李光耀的行动党群众大会的仅三、二千人。

这时,行动党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已发出了信号。李光耀的儿子、副总理李显龙登台亮相。公开说行动党一定会赢得大选。这和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已经把当选名单交给海外江氏嫡亲网发表一样,独裁者的所谓“选举”都是耍弄人民的把戏。

邓亮洪获民意支持的原因

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邓亮洪和惹耶勒南两位律师及其竞选搭档人,顾不得休息。白天,邓亮洪律师的身影出现在银行区。傍晚,他的身影又出现在后港、静山和麦波申等选区。

因此“静山区已经不平静了”!“新加坡也不平静了”!邓亮洪和惹耶勒南两位律师,每到一群众大会场址,会前或会后,都受到群众,特别是年青人热情的包围,好像他们是追星族极度崇拜的大明星一样!

当邓律师乘坐他的奔驰骄车进入群众会场时,一位警官探进身子,见是邓律师,他竖起大拇指,那眼光在说:“我们是支持您的。”

邓亮洪的异军凸起,让李光耀领导的行动党政权有了强烈的不安全感,他们清楚知道,邓亮洪的异议在立场上及本质上,和其他异议分子所持有的意见完全不同!那些人顶多表示“老爷您的袍子脏了,应该脱下来洗一洗了”,而邓亮洪是出于对现政府的不满才加入竞选行列的,这样的人对于独裁者来说是极其可怕的!

李光耀“半仙”还原成独裁者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联合邦而独立。李光耀代表新加坡人民发表独立宣言:“新加坡将永远是一个自主、独立与民主的国家,我们誓将在一个更公平、更合理的社会里,永远为人民大众谋求幸福和快乐。”

但是,阴谋家李光耀一上台就置新加坡占77%左右的华人于不顾,限制汉文化、推行英文教育,妄图让华人失去和忘记自己的根。从人民行动党成立开始,李光耀就耍尽手段成功夺取了行动党的领导权,并进一步取得政府政权。自从他把持政权以来,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国会议员选举,只不过是重新确认强权的仪式,只有“选举”之形,没有“选举”之实。新加坡成为地道的独裁统治国家。

邓亮洪多次在私下或在半公开的场合,曾强烈地表示不赞同行动党的排斥华文教育政策,不认可将华社全面边缘化!邓亮洪曾经多次用强烈的语言指出:华社是国家主流族群,不能只是行动党政策的应声虫,只配充当行动党政治大爷们巡视选区时,为他们抬轿子、吆吆喝喝的鸣锣开道的“小鬼”!

在1月1日集会的临时演讲台上,参选的邓亮洪律师时而用流利的英语,时而用马来语,时而用普通话、还用福建语、广东话和潮语等,对行动党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政策发表了慷慨激昂而又严肃的批评。

邓亮洪问群众说:“我原是华校生,现在是一名用英文工作的律师。为何李光耀指责我是反「受英文教育」者?”台下群众的应声,好像巨浪般的热烈回响:“李─光─耀─怕输”!!!

跟随传来的是排山倒海的热烈掌声!在场为李光耀探听消息的人被这种阵势吓得目瞪口呆。邓亮洪又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得到的回应都是那么的热烈。

“李光耀怕输”已经成了群众对问题的经典式回答!这大大出乎邓亮洪律师的预料之外!邓亮洪律师说,这几十年来,在新加坡媒体已经习惯于把李光耀捧成了神仙。经过这次大选,新加坡人民第一次把这个“半仙”还原成了独裁者!

鼠肚鸡肠的李光耀怎能容忍有人抢了他头上的耀眼光环?邓亮洪已经成了他的眼中钉,上了他的死亡名单!

(待续)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