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國際大事件暗藏玄機 中共世界大行淫清濁兩分
 
張傑蓮
 
2005-4-8
 
【人民報消息】人類當前發生了許多大事,一件接一件,每件事都給人留下諸多思索。然而當你從眾多紛亂的事件中,理出一條清晰而簡單的主線,就像晾衣的細繩,一下把千色百態的衣裝撐架起來時,上天的一片勞心之苦若揭人間,迷中之人豈能再如此不悟。

以大紀元新聞網最新專題為例,上面列出世界最新新聞焦點:教宗逝世 - 九評和退黨 - 反分裂法爭議- 新唐人解約風波 - 董建華辭職 - 2005北京兩會 - 為法輪功公開上書 - 趙紫陽逝世 - 南亞強震海嘯 - 中共新一輪抓捕。

這十件衣裳看似各異,顏色、大小、尺寸、式樣各有特色,然而如果細心體察,實際上都在講一個主題,在反覆的向人類說著同一件大事,只不過從不同的角度來啟示世人罷了。

什麼是那貫穿其中的主線,其實就是人類當前所面臨的這場天滅中共的正邪大戰,關係到人類能否跨越中共邪靈之鬼門關而獲新生。這確是一場人類歷史的落幕大戲,主調就是抉擇,任何生命都在其中,與中共關係的擺放成為個人、國家乃至民族的能否走入未來的關鍵因素。

人分二類:正義者與屈服者

大戰角逐三方,中共邪靈、上天正神與人類。中共是註定的滅,上天是註定的勝,而人類將被一分為二,正義者與屈服者,面臨存留與淘汰。在這樣的特殊時期,發生於人間的大事哪裏還敢有任何的走題跑調。所以無論是玄外之音還是正面展現亦或是反面警示,其實目標靶心都在直指中共,催醒世人,脫離邪惡,度過大難,得以平安。

下面就捅破這層窗戶紙,細品當前新聞大事的玄機奧妙。

人命關天,上天指路

人命是天年,上天掌控。佛道神的能力超越人間的時空,可以千年之前就安排好今日之事,但是卻不能從另外時空直接宣說於世人,那將違背天道。

於是為了今天的世人能夠不離主題,上天頻繁點化,安排一些完成了上天使命的著名人物在這個特殊時期盡其天年,離開人世西去,引發世人悼念,使全世界持續關注共產話題。實際就是為了啟發全球人類:中共就是人類的最後魔障,是當前的最最之焦點。

近來全球接連去世了幾位有影響力的人物,西方是雷根,東方是趙紫陽,這幾天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天主教教宗約翰保羅二世。

這些人士的特點都是對脫離共產體制做出巨大貢獻的偉人,他們的去世立刻引發了全世界的關注,實際上也同時引發了對共產陣營的歷史與現實角色的思考。美國的一些大電視臺就在把雷根和約翰保羅二世類比,發現他們有許多共同使命角色之處。

雷根的離世,西方世界給予其最高的榮譽,因為在他的強硬不懈的對抗蘇聯共產陣營的政策影響下,蘇聯大哥大最終解體。趙紫陽的逝世引發了華人世界的悼念熱潮, 15年失去自由的至死不屈,為世人樹立了脫離中共的典範,中共雖強行壓制,趙紫陽去世事件依然在華人世界掀起了告別中共的浪潮。

清明已至,民間悼念趙紫陽的呼聲再起。

此波未息,更大的波瀾又現人間。天主教教宗約翰保羅二世辭世,這是全世界著目的大事件,許多國家為此降半旗至哀。包括來自全球超過一百個國家的元首參加喪禮 ( 中國缺席),至少有二百萬民眾湧進羅馬街頭,來自美洲、歐洲、中東和亞洲的媒體 都將實況轉播教宗的喪禮。世界各地的數不清的自發悼念活動。教宗不僅是一位傑出的宗教領袖,而且是一位一生堅定反共的自由使者。

歐洲的共產陣營的瓦解,教宗功不可沒,在80年波蘭人民受共產專制最苦難的日子裏,教宗親臨那裏,鼓勵人民,要相信自己,人民倍受鼓舞。隨後的波蘭團結工會徹底結束了共產政權,為波蘭迎來民主自由,影響波及整個歐洲。

不僅如此,教宗一生都是堅決反共,從未絲毫動搖。不承認共產獨裁專制的北京政權,雖被外界視為保守主義,但明白人知道,這決不是他個人的什麼好惡,而是來自對共產邪惡本性的深刻認知。

一九一七年葡萄牙中部小鎮法蒂瑪曾有三名牧童宣稱見證聖母顯靈,那一年正好是蘇聯共產革命。天主教會解讀了其中一位路濟亞女孩所看到的三項顯靈內容,其中兩個地獄景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早已為人所知。

1981年5月,約翰保羅二世在梵蒂岡的聖彼得廣場遭一名土耳其槍手襲擊,中彈受傷。這名槍手後來說,是保加利亞當局雇他幹的,但是更多的人懷疑,背後的主謀是莫斯科共產黨。約翰保羅二世在痊愈出院之後,同槍手面對面的會晤,並宣布寬恕了他。

第三個預言一直保密到2000年5月,教宗在遇刺周年再度造訪法蒂瑪時才正式公布,該預言正是教宗遇刺與共黨迫害基督徒兩項關鍵內容。

教宗表示,他遭槍擊時,曾感覺一股神秘力量,彷彿是聖母出手改變子彈方向,讓他從死亡邊緣活過來。為感念聖母相助,教宗於遇刺翌年將兇手擊發的其中一顆子彈放在法蒂瑪聖母像的頭冠。

教宗深知聖母拯救他生命背後的真正內涵。聖母預言共產黨對基督徒的迫害,實際上是從宗教的高度明示人類共產黨的邪靈本性,根本就是和一切正教完全對立,註定是人類最後的魔障。教宗豈能不知其中真機,又豈能不明自己的使命。所以在一片被中共邪靈弄的神魂顛倒的世界裏,唯梵蒂岡堅決不與中共為伍,教宗表現出了非凡的超人遠見,被一些“聰明人”標簽為保守派,實際是人自己的無知短視而已。

更可貴的是教宗從來就是把中共和中國區分而論,報導指出教宗一直有願望去東方古國中國訪問,只因中國一直處於共產專制之下,未能了卻心願。

可惜的是,世人常根據經驗,只關注這些偉人過去的成就,注重表面的悼念形式。孰不知他們過去一切於共產政權的沉重打擊而建立起的威望,正是上天有意成就,並在今天向全世界以最高的可信度,用世界性的悼念環境提醒明示世人:人類必須聚焦目光於中共---世間僅剩的變臉偽裝的共產大邪惡。這就是上天的一再人命關天的苦心啟示。

人命關天的另一面,就是天災給人類帶來的震撼與對生命的深刻反思。“南亞強震大海嘯”瞬間30萬人的喪身,使自高自大的人類不得不開始認真對待上天的警示,人們開始關注那些有關人類災難的大預言,“天滅中共”“正邪大戰”正是一切古老與現代預言之精要。

“九評”一出,揭示中共邪靈的本質,人間樹起一面正義大旗,另外空間,有功能的人看到是“九面寶鏡光芒四射”。

“九評”迅速傳播,“退黨”大潮風湧,70萬人退出邪靈掌控,更多的人將在“九評”的大旗下聚集,那是一片未來平安之土,承載著新人類。

民間“為法輪功公開上書”成為熱門話題,看似一句公道話,其實是力拔千斤。在中共的層層疊疊的重壓之下,正義良知未泯,猶如大鵬鳥一鳴沖天,天地為之震顫。為尚不敢言的人們,開一面勇氣道德的鏡子。

這些新聞熱點展示給人類的正是人間的正義力量破魔新生之正道。

相反,中共也在最後一博,“2005北京兩會”與“中共新一輪抓捕”就是中共邪靈看到滅亡的恐懼,突然收縮防範,借兩會之機,對外鎮壓異己,搞新一輪抓捕,對內部搞整肅與保先,不能滿足它緊急狀態的就毫不留情的被踢除出去。

“董建華辭職”灰土灰臉,也是在這樣的特殊時期給那些一心給中共賣命的利益小人一個示範。另外中共搞全黨保先運動,一系列捆綁內部黨人的動作,加深入黨獸記,意在大規模為其陪葬,毫無伶憫之心。同時它拋出“反分裂法”以亂天下。

這些新聞熱點是中共的表現形式,正是承接毀人使命的惡靈的種種核心表現。

大戰的焦點是脫離中共,神立的歷史舞臺大戲早已開鑼,每個人既是觀眾又是演員,如何抉擇,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正邪對壘,涇渭分明,核心問題就是中共,戲不離題。

中共世界大行淫,清濁兩分

《聖經》中著名的預言章《啟示錄》除了指出中共是紅龍和獸,將面臨最後的審判之外,又把中共政權核心地北京比作大淫婦(大巴比倫),在最後的審判之前的時間裏,這個“最有權勢的城”,“將誘惑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

“因為各國都喝她淫亂烈怒的酒醉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世上的商人因她奢華揮霍就發了財。”

這樣的例子,國外更多。北京以利益為要脅,迫使小國、窮國、民主國家、大財團、大公司,甚至聯合國的機構就範,此中的骯髒交易實與最淫蕩的娼妓無異,處處充滿了出賣。

yahoo, google等在中國發展的大公司都相繼屈服,為國人提供特餐。澳大利亞的外長居然20多個月每月簽署一個命令不允許法輪功在中國使館前煉功抗議。多維以報法輪功起家,被中共淫婦盯上後就重新量身定位。如今近100萬人退黨及中共組織,這是世界性的特大新聞,西方媒體卻至今集體禁聲,猶如中共宣傳部在西方辦公發禁令等等。

北京政權四處出擊,無疑應驗了《啟示錄》中的:“地上諸王都跟那大淫婦行過淫,世上的人也喝醉了她淫亂的酒”。

以經濟好處為名,實則試探民主國家道德底線,拉其下水,變成將面臨厄運的人類群體。

這裏以“新唐人解約風波”為最佳例證,它是目前的焦點話題。

一年前新唐人電視臺開始與歐洲衛星公司建立商業夥伴關係,因為相信在這裏平等和自由這一普世權利是受到保護的。當時衛星公司的領導層許諾,不論來自中共或其他機構多強的政治壓力,他們都不會取消新唐人向亞洲包括中國大部分地區不加密的發送。

新唐人電視的播出是何等的壯舉,在人類最後的正邪大戰中,多少生命等待著被告知真象而期覺醒,此舉令北京政權驚恐萬狀。

但2004年12月,在歐洲通訊衛星公司的主席朱利亞諾-貝列塔宣布與中國衛星通訊公司達成一項歷史性的合作協定後,新唐人被告知在亞洲上空W5衛星的電視廣播不能續約。

這是一個最為典型的例子,歐洲通訊衛星公司領導層的勇氣實際只保留了幾個月,就被尾隨而至的中共淫婦灌下了淫亂的酒,變得語無倫次了。儘管在開始假裝什麼也沒發生,直到最後突然變臉下通牒。

其實一切都不用解釋,雖然歐洲通訊衛星公司聘請最好的顧問公司為其商業考量的藉口辯護遊說,但是猶如禿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事,任何辯解都變得那麼多餘而愚蠢。

問題是為什麼從沒有人在和中共行淫後而大膽承認,它就是要這樣幹的呢。所有人都在竭力否認與淫婦的任何瓜葛,它在取樂中共的同時,卻沒有膽量承認它,原因很簡單,因為它是在與邪惡同流合污,是在與邪惡玩一場丟失靈魂的遊戲。

邪惡和壞是有區別的,壞就是壞,他並不避諱他的選擇,他在做壞事,這是他的壞的想法導致而已,他挑戰他自己的行為,而別人會引以為戒。

可是邪惡不同,它是要你知道在做最壞的事,最可恥的事,吃掉自己良心道德的事,但是同時讓你表面上卻推卸一切責任,給你最大的利益滿足,同時要你不失風度的仍然表現出正人君子的樣子,堂而皇之的為更多旁觀的人製造他們助紂為虐,喪失良知的機會和藉口。

就是說邪惡的表現是在啃吃你的靈魂,把你培養成行屍走肉,並影響更多的人成為這樣隨時可以丟失良心的人渣。

中共淫婦吸噬歐洲通訊衛星公司靈魂的過程就是這樣一個邪惡的過程,所以對民主國家才最可怕,因為不是一個簡單的違反章程或規則的事情,而是在吞噬整個民主國家賴以生存的精神理念。

由於美國是歐洲通訊衛星公司的最大的合作夥伴之一,所以有相關人士向某議員辦公室反映情況,基本就是美國不能用納稅人的錢與這樣的違反資訊自由準則的公司合作。

令人驚訝的是,其中的助理似乎早有對策,扔出一句:終止合同那是公司的私人決定,我們管不著。

這就是中共邪惡的可怕之處,那一邊在製造著出賣、奸淫的案例,把當事人拉下水,同時也在利用其潛在的經濟或其它威協,讓旁觀者傾向於漠視與放任,實際就是在變異著所有有責任發出聲音的人的善良與正直,最後在有機會直接與之淫亂而出賣良知時,變得從容不迫。

這位美國的議員助理的反應實際上已經喪失抵禦中共邪惡的基本能力,中共一直喊了多年的流氓邏輯“人權是我的私家內政,美國無權干涉”,這次終於被這位助理主動活用於對“新唐人解約風波”的私事不干預,世界明知背後中共搞了多少陰謀,甚至用2008年的奧運會的轉播權來誘惑對手,迫使這個可憐的公司最終把持不住,出賣良知。如今倘若真被應該站出來說話的人士用“私人決定,無權干涉”的說詞自我封口,變相助兇,那的確讓人感嘆當今美國已成為中共行淫的最廣泛之地。中共在美橫行霸道,這其實已是不爭的事實。幸好聽聞一些美議員正在聯合給布希寫信,呼籲關注此事。美國是否能就此覺醒,擺脫被中共逐漸腐蝕而喪失立國基石的悲慘局面。

“新唐人解約風波”成為焦點話題,中共行淫之地波及歐洲和美國,這些原本都是世界進步的先導,但是目前有些國家幾乎已經趴在中共的腳下說話,這是他們國家和民族的悲哀。它求得中共的經濟利益,那點錢實際是自己投進去,中共再轉手買下你的良心。就是這樣悲哀的事在發生著。

現在的人需要清醒的理智的明白一件事,任何錢只有有了未來,才能有用,如果連未來都沒有,實際所謂的利益只是買了一張地獄的直通票而已。

世界就這樣面臨中共如此嚴重的誘惑,這是中共紅魔間接毀滅世界人類的撒旦計劃。所以“新唐人解約風波”一定會長久成為世界的焦點,作為上天對西方社會的深深警示。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人類就像一場馬拉松長跑,最可憐的人就是在離終點一步之遙時,昏頭倒地,痛失未來。

新聞焦點還會繼續,人間還有大事要發生,但是知道背後的天意,人間的亂象就成為是一場精彩紛呈的電影大戲,何去何從,答案自明。

(原題目:天滅中共 教宗生平啟示世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