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我为我去世的父亲郑重声明
 
2005-4-7
 
【人民报消息】虽时光飞逝,有些事情却仿佛不久前才发生,依然清晰,难以逝去。

还清楚得记得,那是2001年秋天,美国人过感恩节前,正在上班的我忽然得知远在中国大陆的父亲瘁然离世的消息,整个人惊呆了,半天才缓过神来,然后已积满眼中的泪水,静静的流出,悲情再也难以抑制。

在电话中,承受着巨大的悲痛的母亲努力的让我感受到她的平静,说:一切都过去的,你回来又有什么用呢?并且对你、对家人都不安全,你看我不是挺好的吗?

后来,从亲人处得知,父亲的离世对母亲的打击非常的大,老人很长时间还无法从中解脱,不仅仅是几十年相濡以沫的夫妻之情,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父亲走的是那么突然(心脏病突发),没有家人见上他最后一面,他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现在想起来,父亲的去世,与他长期承受的压力和恐惧有很大的关系。这还得从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说起:

一夜之间,法轮功这个教人修心向善的修炼团体在中国大陆受打压,造谣欺世的谎言给大陆、海外的民众洗脑,那黑云压顶的紧张局势,历经中共各种运动的国人当然要赶紧避之,深恐灾难落在自己头上,成为被其打压的对象。

父亲知道我在美国炼法轮功,赶紧劝我别炼了。我说那些宣传都是骗人的,接着就给家里寄去大法师父的一些讲法,让他们自己去辨别谁是谁非。再后来,又寄大陆法轮功学员只因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就被中共残酷迫害,甚至还被虐杀的材料。父亲也看到自己女儿炼轮功也没变得像那个党宣传的那个样,自然心也放下了许多。既然知道那宝贝女儿也难以说服,就总是说,炼炼是可以,锻炼身体,别出去参加活动就行了。

在以后与父亲的通话中,我有机会就跟他聊一点儿法轮功的事儿,寄些文章,后来有关这方面的东西我家经常是收不到了。父亲应该算是老中共党员了,我想他对中共整人的残酷是十分清楚的。虽表面上不曾对我提起那些忧虑,但因长期的担惊受怕,他的精神肯定是忧郁、郁闷的,这点最近从我亲人处得到了证实:你爸爸怎能不害怕呢?他总说:她(指我)怎能回来?!下飞机还不得被人抓起来?就她那个脾气,她不会说不炼了呢,她还得去跟人家评理呢!

所以,可怜的父亲再怎样思念他唯一的女儿,也不愿我冒然回去,不愿家人遭受痛苦。

读罢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才豁然发现其实我们每个中国人受害者,就像我善良老父亲,在面对中共的暴政,无力、或根本也不敢做出什么反应,最后精神抑郁导致病突发辞世。

再回想我出国前的一幕:随着我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父亲由从有女出国的兴奋,神情却变得越来越暗淡,但当得知我的航班因故推迟了二十多天后,他高兴的说:“多呆些天吧,不着急。”几次想起,泪水模糊了双目,谁能想像那是生死离别啊!

回忆点点滴滴的往事,越发感叹人生的轨迹好像早己被安排,人自己怎能左右?我们唯有以善念对待身边的人、物,才使得我们此生此世不留遗憾。如今,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被揭露出来了,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过来。那么告诉和帮助我们自己的亲朋,退出恶党极其附属邪恶组织,当神灭中共时,亲人可保平安,是不是我们对身边的人最大的善念,也让我们自己此生不留遗憾呢?

今天在清明节,我愿在此为我去世的父亲郑重宣布:退党!退出曾加入过的一切中共邪恶组织。我愿尽自己为人之女之孝心,以慰父亲的在天之灵。我知道父亲一定会为我帮他除去邪恶的兽印而欣慰!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夜 于美

(大纪元【九评征文】清明,我为去世的父亲退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