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促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認罪悔過書 (圖)
 
袁紅冰
 
2005-4-4
 

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教授
【人民報消息】我親愛的祖國正值桃花勝霞,杏花勝雪的季節。時近清明,嫣紅的桃花似怒放的悲情;雪白的杏花如盛開的哀愁。悲情與桃花共放,是為追思死於暴政的八千萬同胞;哀愁與杏花齊開,是願八千萬同胞的冤魂安息。

浩蕩萬里長江,流不盡我同胞血淚;滔滔萬頃黃河,洗不盡我同胞苦難。中共暴政五十六年,白骨撐天,冤魂蔽日;鬼神齊怒,天人共憤。縱觀歷史,遍覽天下,沒有任何暴政如中共這樣,以虐殺、荼毒自己的人民,作為存在的理由。

百萬御用文人,企圖用今日的謊言,為昨日的罪惡辯護。然而,透過謊言,又能看一個怎樣的中國?

經濟發展的華麗陰影之下,社會正義蕩然無存,財富和權利雙重意義上的兩級分化,正在血淋淋地撕裂人們對民族共同命運的認知;追求物欲享樂的狂潮之中,良知雕敝,道德淪喪,人心腐爛,歷經五千年的中華文化之魂,已死於物欲;幾座孤島般的大城市所炫耀的繁榮,掩蓋著貧困農村的人們賣血維生的苦難,掩蓋著幾億農民無錢醫病的淒涼,掩蓋著農村失學兒童茫然的眼睛;腐敗權力、骯髒金錢和墮落知識結成的黑幫同盟向世界宣稱,“現在是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而追求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的人們,卻依然只能在黑牢之中和酷刑之下,尋找生命的意義;大腹便便、西裝革履的貪官污吏,在黃金築成的命運之路上躊躇志滿,昂視闊步,數千萬農民工卻由於沒有任何權利保障,成為二十一世紀的奴工,二千萬下崗工人則因為晚景淒涼而對生活絕望;黑手黨化的官僚體系瘋狂掠奪社會財富,與之同時,中國人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卻受到難以還原的毀壞。

五十六年的歷程,淒風苦雨,血雨腥風;五十六年的結果,國魂破碎,國運艱險。神州大地每一片原野都書寫著暴政的罪行,萬里河山每一陣風雨都是對暴政的控訴。民怨沸騰,天譴如雷。對暴政的末日大審判終將來臨。

即便“山無棱,江水為竭”,中共暴政的罪孽亦難消;即便“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中共暴政的罪孽亦難恕。儘管如此,我仍願以大悲憫之心,敦促中共官僚集團,卑躬屈膝,跪在華夏祖先靈位前,認罪悔過。

中共官僚集團必須就五十六年來所犯的屠殺人民罪、奴役人民罪、迫害思想自由罪、迫害信仰自由罪、剝奪公民人權罪、酷刑罪、掠奪社會財富罪、毀壞自然環境罪等罪行,在八千萬冤魂之前,叩首流血,涕泗滂沱,懺悔認罪,如此,或可贖罪惡於萬一。

中共官僚集團必須立即放下屠刀,洗心革面,順應民意,還政於民,以求人民的饒恕。

星移鬥轉,時不待人。暴政已是西風殘照、屍居余氣。中共官僚集團應當明白,你們乃是人類歷史上最自私的一群──明知專制暴政為萬惡之源,卻仍然要頑固堅持專制,棄國運民心於不顧,以維護你們家族的特權和私利。如果爾等不能於暴政末日的大審判來臨之前,認罪悔過,勢必淪入萬劫不復之境。

我已預見,暴政末日大審判之時,八千萬同胞之冤魂將乘狂風驟雨,挾驚雷疾電,齊集於審判臺下,見證暴政浩瀚如海的罪惡;中國之命運將為惡貫滿盈的中共官僚集團伏法,而高歌醉舞。

歷史是殘酷的,因為它容忍了罪惡;歷史又必將是公正的,因為人性一定戰勝獸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