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問路在何方
 
作者:曾子
 
2005-4-30
 
【人民報消息】目下的中國真是史無前例,一面有羅列了它病入膏肓症狀後的診斷:“崩潰”論,“毀滅”論,言之鑿鑿;一面稱它為亞太經濟增長的火車頭,多少年後超日本,多少年後平美國,也是言之鑿鑿。反差之大,使關心中國時局的世人似隔霧看花陷入混沌。而中共的腐敗超過當年國民黨十倍百倍,卻照樣“屹立不倒”,令關心中國命運的民眾走進了“鬼打墻”,面對時局,摸不著門道,尋不著出口。他們暫時只能把焦點對準中南海,期待中共新政,結束中共的極權統治。

獨裁政權的本能,是維護統治者個人或集團自身利益的,他們因而無法得到廣大國民的認同、支持和擁護。要堅持下去,就只有對人民採取欺騙和鎮壓,而欺騙中最常見、最有效的,就是煽動、利用民族主義情緒,轉移矛盾方向。

中共激發起亢奮的“民族主義”,反分裂、反日,認為這下子中共就受到國民和外人尊敬了。

其實,國家和個人,要讓人尊敬,首先要自重。孫中山先生早在八、九十年前就說過: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當今世界,人權、民主、自由、法治是大多數國家的主流。然而,在中國,人民擁有的只是紙上的人權,民主又被指是“西方”的,不適合“中國國情”。

中國有五千年的文化,據說中國人民在五十五年前就已經“站起來了”。可是,中國人到今天還要有人來“代表”他們的文化、生產力和他們的利益!這不是對中國人民的最大侮辱嗎?五十五年了,一黨專政,“四個偉大”,“兩個基本點”,“四個堅持”,“三個代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輝煌成就”“偉大勝利”在哪裏?臺灣和韓國沒有那麼多“偉大”的理論,可他們的GDP都已達到了一萬六、七千美元。中國在“偉大、光榮、正確”的黨領導下,還有幾千萬人掙扎在貧困線上,怎麼不讓人笑話!

當年中日建交,毛澤東為了討好日本,竟然感謝日本侵華。一百幾十萬平方公里的國土,江澤民可以當作禮品私相授受。對於同種同族的臺灣人民處處打壓,以強淩弱,形同仇敵。

中共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的立法。其實,反分裂法通過後第一個被送上法庭的應該是中共賣國集團。且不追溯毛澤東當年鼓吹“中國要分為二十七塊”,建立“湖南國”和中共在江西武裝割據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等早期分裂國家的罪行,僅追究中共建政以來向蘇俄輸送了三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就足以把中共永遠釘在中華民族歷史的恥辱柱上。

統治者煽動和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就是要把自己扮成為國家人民爭奪權益的英雄,向國民顯示自己在本國對外發生各類衝突時,能為國民奪得勝利,贏到尊嚴。他們並以此為理由,擴張軍備,建立強大的武裝力量,向國民和外界炫耀。當然,其主要的目的,是使國民產生一種畏懼心理,以表示自己的統治不可動搖。

一個國家的防衛力量和治安力量是必不可少的,但為了統治者自己的政治野心,肆意擴軍備戰,對整個國家和人民無疑是災難性的。歷史上希特勒、東條英機、墨索裏尼發動二次大戰,伊拉克的薩達姆發動兩伊戰爭和侵科戰爭,都是獨裁政權的統治者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利用民族情緒,一意擴軍備戰造成的惡果。令人不安的是,當今中共仍在走這條路。誰反對他們,就是反黨,就是反對整個國家;愛國家,就要愛它們的黨,進一步愛它們個人。

無論是民族主義還是軍備擴張,其作用也都是有限的,並且弊大於利。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可以在一定時間內轉移矛盾,但不會解決矛盾,最終矛盾還是要加劇。如同慈禧太后鼓動義和團打洋鬼子一樣,可義和團除了打洋鬼子還是要殺貪官污吏,慈禧只得把它滅掉。軍備擴張更是如此:一面在海外集資,向外國貸款,在國內大賣國債;一面又肆無忌憚地擴軍備武。這種方式必將拖慢整體經濟發展的步伐,進而影響到國民的就業和生活水平,加劇社會矛盾,導致政治危機。

利用民族情緒和擴軍備武,會引發周邊國家的警惕和不安,成為區域的不穩定因素。這對中共來說,無疑等於畫虎不成反類犬。

民族主義哪裏都有,巴爾幹半島尤其強烈。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共產主義在世界範圍內崩潰之後,民族主義成為殘存的共產獨裁政權的主要精神支柱。米洛舍維奇就是利用民族主義在科索沃進行種族清洗,煽起反美狂熱,並把自己打扮成“民族英雄”,使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人擁戴他的獨裁統治的。他之所以敢於提前大選,也是寄望於這一點。但是他低估了自由民主思想的傳播,低估了多數南斯拉夫人民的覺醒。此次大選,把票投給他這位“民族英雄”的只有百分之三十五,說明多數人在 “民主”與“民族主義”之間選擇了民主。

在政治實踐中,是凡堅持共產獨裁專制的,都被人民唾棄,這是歷史的選擇。縱觀歷史,被人民推翻的政權都是無法擺脫自身腐敗墮落的獨裁政權,古今中外、無一能免。共產主義獨裁政權在蘇聯東歐的崩潰,就是標誌著共產主義極權統治在世界範圍內的徹底覆滅。東歐最後一個共產政權--南斯拉夫米洛舍維奇政權終於在人民起義中崩潰了,這是世界民主自由的勝利,再一次證明了暴政必亡的真理。

中國人民在中共血腥的極權統治下,逐漸認識清楚了中共的真面目,這個特權階級憑借手中的權力向全中國人民巧取豪奪、搜刮殆盡,還威逼人民俯首貼耳、向之歌功頌德。六四運動中,市民踴躍捐錢捐物、送茶送水,即反映了人民已認識到中共反人民的本質,並以行動來反對它。

像蔣大夫以及香港民眾反二十三條惡法鬥爭的勝利,為中國民主之路的實踐樹立了行動的榜樣,點燃了希望的燈火。蔣大夫的拍案而起戳穿了一個彌天大謊,迫使中共一夜之間“高度重視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避免了多少人的薩斯慘禍!像蔣大夫那樣敢怒敢言,敢說真話,有行動勇氣的人在中國不斷出現,已成為民眾的主流,以正壓邪,正在打破和動搖專制壓抑的社會氣氛。

香港從專業知識界的聯合署名抗議,到市民五十萬人七一大遊行,終於迫使二十三條惡法擱置,更是證明了民眾的覺醒和抗爭創造歷史的轉折和進步這一真理。香港市民首先是清醒地意識到這一惡法對自由構成的潛在威脅,然後從知識界到民間齊聲反對,民怨沸騰之下政府不得不擱置惡法。

在制度之惡已成為共識的今天,民眾的覺醒和抗爭已如箭在弦。《九評》系列文章出來之後,在海內外掀起了探討真相、探討中共歷史真相的浪潮,《九評》系統地揭露了共產黨的本質,凸顯了中共創黨及統治以來,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道德倫理、信仰等各方面的破壞。《九評》起到了非常巨大的作用,讓海內外的民眾都知道了中共的歷史真相,喚醒了人們的正義和良知,並且掀起了巨大的退黨熱潮。

隨著前蘇聯和東歐共產政權解體之後,人們對於共產主義的所謂理想的破滅和認清,隨著共產獨裁政權的崩潰,全世界大多數的國家都已經實現了自由民主制度,這是世界的大趨勢和大潮流,是住何力量都不能阻攔的。

在人民要求自由、衝破專制下,東德柏林牆一夜倒塌。中共一黨專制的這面墻,就是靠它的組織來鞏固的。中國大陸百萬退黨的民眾,正是百萬勇敢的先行者。當中共這面墻倒下去的時候,專制政權也就倒下去了,所以退黨的意義是很深遠的。

共產黨以暴力革命推翻一切現有的制度和政權獲得所謂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理想的那套東西,必然會為人民所拋棄,為人類所拋棄,將來的人類社會肯定是通過和平的、自由的、人權的、法制的方式來逐漸推進社會的進步的。

自蘇聯--東歐共產國家解體以來,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已席卷全球。世界上除了金正日、卡斯特羅等幾個專制小王朝外,中共已成為全球最後一個共產專制國家。中國人民能否終結中共的專制恐怖制度走上人類普遍遵循的自由民主之路,決定性的選擇就在今天。揭示真相, 喚醒正義, 掀退黨熱潮,共產黨會在一夜之間土崩瓦解。

結語:*

與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相比,中共統治中國的五十餘年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在沒有中共的日子裏,中國曾經創造出人類歷史上最輝煌的文明;趁著中國的內憂外患乘機坐大的中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巨大的劫難。這種劫難,不僅僅是使中國人付出了數千萬人的生命和無數家庭破碎的代價,付出了我們民族生存所依賴的生態資源,更為嚴重的是,我們民族的道德資源和優秀的文化傳統,已幾乎被破壞殆盡。

中國的未來是什麼樣?中國將向何處去?這樣沉重的問題複雜而又極難簡而言之。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如果沒有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沒有重新清晰人與自然、天地的關係,以及,沒有人與人和諧共處的信仰和文化,中華民族,不可能有輝煌的明天。

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甦我們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順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的必經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這條道路是否能夠走得平穩、和平,取決於每一個中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有希望;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

*摘自[九評 ]

2005.4.29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