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已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人 (多圖)
 
作者:玉劍
 
2005-4-29
 
【人民報消息】人權乃天賦。天的神聖與莊嚴在天體運行宇宙重組中正在漸漸展現在人類面前。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中點出了幾個人的名字,“最大的迫害人權分子就是共產黨自己以及它的前總書記江澤民、政法委書記羅幹、公安部長周永康和付部長劉京。”這四個人目前暫時還活著,但已經被天意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面,即將在無盡無休的痛苦中償還它們所欠下的極其深重的罪孽。

在共產黨邪靈的操縱下,它們做了許許多多的壞事,尤其是在迫害法輪功與法輪功修煉民眾方面,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用空前絕後的造謠欺騙,掩蓋了血腥的虐殺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把全中國人民拖入良心泯滅的深淵。

崇尚“真善忍”原則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是共產黨所不容的。這四個邪惡之徒則在其各自不同的晦暗黴爛心理作用下,充分運用了共產黨多年統治獲得的豐富經驗,將共產黨邪惡推向了極至。

在江澤民被迫退出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的位置之後,這四個邪惡之徒和它們苦心經營的勢力利用各種流氓手段,更加瘋狂的對法輪功修煉民眾迫害,並將所有這些迫害罪行與新上任的總書記和軍委主席胡錦濤拴在一起。特別是《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整個中國共產黨體繫在強大的震撼面前幾近崩潰。在這樣的大形勢下,共產黨體繫在幹什麼?

━━共產黨體系搞“保先”。藉以對抗《九評》。可是時至今日,那些保先的辭匯在中國大陸能有幾個人相信呢?反之,現在退黨退團的人數以每天兩萬、三萬遞增。靠“保先”,還能保幾天?如果“骨牌效應”爆發,每天退黨的不是兩萬,而是二十萬時,中共怎麼辦?

━━共產黨體系挑動“民族情緒”,來轉移老百姓的關注點,企圖減弱《九評》的震撼。可這是玩了幾十年的老一套,一點新花樣都沒有。你能轉幾天?煽動民族情緒如同玩火,堆滿幹柴的中國大陸,煽動的花招已經越來越不易耍了。反分裂法迫不及待的出籠,甚至不惜使得在歐洲苦心經營的解除武器禁運被擱淺,這是為什麼?輸紅了眼的賭徒是什麼籌碼都要賭的。

━━ 再一個,就是將“反動政治組織”的“帽子”扣在已經有了許多“帽子”的法輪功頭上。將近六年的迫害,法輪功巋然不動。法輪功真相越來越為廣大民眾所認知。所有策劃參與迫害的共產黨高官都被列入惡人榜,其中更有甘肅省委書記蘇榮在國際上被通緝;【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出了 121篇追查通告,將相當一批涉嫌策劃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列入被追查的名單中,在向全世界公布的 173篇調查報告中,將許許多多犯罪事實揭示於光天化日之下。對迫害者的審判是一定的了,只是時間早晚的事。這是大多數了解真相的人的共識。

━━再一個就是大把撒錢,用經濟利益來獲得國際上一些國家放棄人權原則,做一些有損於正義的事情。可是,中國銀行早已破產經營,老百姓在銀行的存款已經是十存五、六,你能有多少錢去收買呢?而且,既然是利益關係,那麼你今天給錢,他今天可能給你做上點姿態;明天他還要更多,那麼多國家,那麼多無底洞,中國難道不是在幹最愚蠢的事情嗎?

━━國際上十幾個國家裏進行了對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的酷刑罪,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的起訴,不讓中國老百姓知道;江澤民賣國,出賣土地給俄羅斯,不讓中國老百姓知道;國務委員、前教育部長陳至立出訪非洲時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被傳喚到法庭接受起訴,不讓中國老百姓知道;中國封疆大臣甘肅省委書記蘇榮在出訪非洲時,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被起訴,其逃亡而遭到所訪國警方通緝,被迫從非洲逃亡回大陸,中國大陸官方更是裝聾作啞,只字不提。將中國老百姓悶在黑鍋裏,恩威並施,連蒙帶騙,蒙一天算一天,騙一個算一個。在今天,國際訊息瞬息萬變,通訊衛星,互聯網等訊息流通技術與規模都與日俱新,發展極為迅猛。拼命攔堵,封鎖,你攔得住嗎?你封得住嗎?這實際上和溺水者垂死掙扎撈稻草有什麼區別呢?

━━現在更是瘋狂的攔阻《九評》傳播,可是紙能包住火嗎?中國大陸的民眾中退黨退團的人已經超過百萬了,他們都是看過了九評之後做出的抉擇。現在拼命攔阻,不是有點令天下人感到滑稽可笑至極嗎?

中國大陸與國際社會已經發生了無窮無盡的聯繫,這種聯繫不可能斬斷。真相就在這種聯繫中傳遞;

中國大陸與海外幾千萬華人有著密切的聯繫,中國大陸出訪、國際旅遊、探親的人數量龐大;

中國大陸與世界政治經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大陸經濟的重要來源之一是世界各國的旅遊客,遊客帶來了許許多多重要的訊息;通訊技術的飛速發展,人們要得到訊息其手段變得更多,更容易;中共自己的邪惡不斷曝光使得越來越多的人關注、了解,同時也自覺或不自覺的傳播真相;中共內部,中國大陸政府內部越來越多的人覺醒,成為自覺自願傳播真相的生力軍;負責封鎖的人中許許多多人由於更有機會了解真相因而真正覺醒了,主動開綠燈,主動提供內部重要訊息。再算上大批高官攜鉅款外逃,正所謂樹倒猢猻散,所謂眾叛親離。

我們知道,在中共高官中,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四個邪惡之徒已經絕對的下地獄過刀山、下油鍋去痛苦掙扎了;還有哪些人會步它們的後塵?這是每一個中國共產黨的一分子不得不掂量的事情。這四個邪惡之徒對自己的下一步已經有了預感,所以它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瘋狂的,毫無理智的。在它們毀滅之前,要把它們能拉到的人都拉下地獄。

其實“反動政治組織”非中國共產黨莫屬,逆天意而動的共產黨要滅亡了。那麼還沒有壞到家的人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的命運拴在這樣的窮途末路的共產黨身上,拴在這樣的陷入滅頂之災的邪惡之徒身上呢?




江澤民




羅幹




劉京




周永康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