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坐鎮 曾慶紅周永康非要“保”掉胡的頭(圖)
 
姜青
 
2005-4-22
 

江澤民要找墊背的!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但從目前情況來看,江澤民坐鎮 ,江氏死黨曾慶紅、周永康等非要刨掉胡錦濤的頭,置他於死地不可!

4月初,曾慶紅給胡錦濤挑了一個保先實驗點,在山東的壽光市(縣市級)。曾慶紅說壽光地區的“保先”教育是胡錦濤的聯繫點,是胡錦濤親點的,中央裏還要派督導組到壽光來蹲點半月,然後向全國推廣。有人說,先別計劃得那麼遠,「壽光」這名字已經註定了中共的命運,壽都光了,還推什麼廣?

4月7日,胡錦濤去了壽光 ,7、8 號兩天全部戒嚴,7號尤為嚴重。只要胡錦濤所到街道,全部閉門鎖戶,街道戒嚴,街上除了便衣警察,一個人也不讓進,所到街道的沿街房,二樓以上住戶全部強行撤離,不論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還是一兩歲的小孩。沿街房的每層樓上都有警察和特務。這樣,看起來是保護胡錦濤,其實就是為了讓他達到被老百姓罵的目地。

在胡錦濤訪問山東濰坊之前,江澤民的嫡系周永康命令公安部電話通知濰坊公安局:“只要發現法輪功搞什麼活動,發現一個,格殺勿論,公安不負任何責任。”這是口頭通知,沒有形成文字。胡錦濤訪問期間,到“濰柴”參觀時,接見的工人當中三分之二換成了公安,與胡錦濤握手的除領導外也是公安。也就是說不許胡塗塗和老百姓接觸。聽到的話都是假的,這豈不是另一種形式的軟禁?

胡錦濤4月20日上午搭乘專機從北京啟程,前往汶萊、印尼、菲律賓進行國事訪問。陪同他訪問的除了老婆劉永清、胡辦主任陳世炬以外,就是江澤民派去監視他的王剛,還有江指到哪裏就殺到哪裏的紅衛兵外交部長李肇星,滿腦子貪淫的商務部長薄熙來,還有給江澤民寫“三個代表”的王滬寧。

江澤民知道自己兒子臭不可聞,也想照方抓藥,不但要整胡錦濤,還要從打胡的兒女下手。

據亞洲時報記者民如水4月22日透露,在兒子胡海峰每次出門之前,一貫低調的胡錦濤總要不斷叮囑,要求他去地方不要太張揚並且不要太煩勞地方政府。有證據可查的就是2003年清明節前後,胡海峰代替自己的父親從上海去安徽績溪老家祭奠先人時,胡錦濤要求當地政府不要為其兒子搞特殊,一直對外開放的胡氏宗祠還要對遊人開放。在胡海峰回鄉時,只有少數幾個人員陪同,甚至等胡海峰一行離開老家之後,家鄉的百姓才傳聞胡海峰回來過。

胡海峰在清華大學附屬的IT公司工作,他盡量避免“ 拋頭露面”,過著家和單位兩點一線的簡單生活。

但今年清明,胡海峰曾返回胡錦濤長大的地方江蘇省泰州,為祖父母掃墓。泰州方面以高規格接待了胡海峰,動用上千名員警沿途封路,警車前邊開道。

奇怪的是,泰州對外佯稱是政治局委員賀國強和毛澤東的孫兒毛新宇視察姜堰市。雖然這兩個人是去了泰州,但都不是在4月5日清明節那天。

泰州的官員早在10天前就讓下面辦事的官員,“要大力抓好市容市貌的建設和管理,因為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要到泰州和姜堰視察”。直到2005年4月6日,在沿途公路上值勤的員警和其他人員才知道,其實根本不是江澤民的攝政曾慶紅,而是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來了。

這就更奇怪了,既然事前隱瞞,那就應該隱瞞到底,為何第二天就透露是胡錦濤的兒子來了呢?這豈不是成心讓胡氏父子倆挨罵?

報導說,有泰州和姜堰的目擊百姓指出,當天上午7時多,到姜堰市米鎮20多公里長的公路上,開始布滿了員警和警車。當時路上3米左右就站有一名員警,所有的車輛不得在路上隨意停留。據了解,泰州地方政府不但動用了下面所轄靖江、泰興、興化、高港、海陵、姜堰等縣市、區的近千名員警為其站崗,而且20多公里的公路和姜堰市區硬是被封閉和半封閉了4個多小時,給當地的老百姓的出行帶來了一定的困難。多名從事長途客運的老板因為少拉了很多客,對胡錦濤、胡海峰紛紛抱怨。

另外,胡錦濤母親李文瑞原本的墳是在一個魚塘的後面。墳墓看起來很小,立的一個碑也只有墳主李文瑞的名字。泰州姜堰的官員為了討好胡錦濤,竟在他母親這個墳不遠處的一個地方再修了另一個他父母的衣冠冢。為了讓這個衣冠冢看上去更有派頭,當地政府更找來了一個上面雕刻著石獅的石柱。

麻煩就出在這個石柱上,報導說,有“識寶”的人士認為,那個石柱最少也是明朝前後的東西。這些地方官員被質疑違反國家關於保護文物的規定;有當地百姓憤然表示:“文物是國家和人民的,地方官員有什麼權利用在胡錦濤父母墳上?”

胡錦濤難道不了解這是把他往火坑裏推嗎?準確的說,他已經在火坑裏。

據知道內情的人說, 江澤民雖然已經從作秀的舞臺上消失,但在中共的政治局和常委會裏還發揮著作用,他知道自己幹了多少壞事,也知道結局是什麼,所以江利用他的人馬琢磨著怎樣把胡錦濤也推上絞刑架!

保先?刨你的頭啊!到了大勢所趨的時候,胡錦濤為何不給自己留條生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