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曼哈顿去!我们永不再跪下……(图)
 
作者:张健(法国)
 
2005-4-16
 
【人民报消息】朋友们一直希望,我亲自写一篇脱离共产党邪恶集团的文章。我总是认为,我自从在天安门广场中枪,骨断筋折之后,就该是彻底打醒,割离和它的关系。而且这些年也参加组织不少针对中共的活动。但是仔细思考,深挖自己心路历程,不禁痛楚。我自己至少有五次向中共跪下。

第一次是加入共产主义先锋队,我激动了一个晚上。等到带上鲜艳的红领巾,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时候,我右手高举过头,时刻准备着,做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我觉得我是骄阳下的葵花,向着火炬,向着太阳,向着光明。现在想来,尽管我崩直着双腿,但是心却跪伏在这自命光明之子面前。

第二次是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我激动了一个星期。每天都小心正式的将团徽带在胸前。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现在想来,尽管我右手的拳头紧握,那魂呀真就雄赳赳的扑腾跪在这早晨之子面前。

第三次是八九年请愿的学生跪在人大会堂的台阶上,善良天真的求共产党公正的评价我们,接受我们的请愿书。尽管不是我自己,但是我想,换当时是我也不过如此。这次我们跪下了。

第四次是天安门广场涂抹毛像三君子事件。尽管其中有许多误会和蹊跷,我们可以找出许多理由,但是遗憾和痛心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没有保护好同志和战友。我们等同又在中共面前跪下。

第五次是当从前门那一团,杀生震天的戒严部队冲过来的时候,我一个人横握者一个竹竿,跪在地上拦着他们的时候。尽管后来我是站着面对他们的子弹。从那以后我发誓,决不在向他们跪着,永远也不向他们跪着,打死了也要站着。

因为,就是在1989年,当千百万的学生和民众站起来的时候,共产党真的害怕了,以至于今日他们力图,在世界每一个有中国人的角落抹杀规避这段历史。他们害怕心虚。

许多年以来,我一直认为我坚强的站立着活者。可是突然有一天举目望去,我们突然发现,我们许多人没有倒在天安门广场上,没有倒在逃亡的路上,没有倒在监狱里,却倒在西方自由的土地上,却跪在对在中共编制的现代美梦童话里,跪在西方金钱民煮出的摇篮里。这不是习惯的下跪,而是被中共邪恶灵体的操纵。这是第六次的下跪。这是最为可悲的下跪。不要用对话和妥协和什么非政治和什么宗教这些词汇回答。胆小鬼和历史垃圾是我给那些人最文明的词藻。

黑格尔说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人还有一个弱点就是习惯。也就在今天,假反共义士紧贴中共屁股,假革命党实则投降党的时候,假民族自觉者实则无耻政客,假爱国者实则卖国者,假和尚戏法跳出三届外,假老道闲逛市外桃园,假基督徒自以为自在天国,假民主者实则自私者的时候,大纪元报社推动的九评共产党恰到好处。进而推动的退出邪恶政党的活动更是必要。

也就在今天,有那样一群普普通通的人,却追求人类的至高理想。真理良善。以坚忍的姿态面对中共暴政和正在进行的残暴迫害,以大无谓的精神在中国乃至世界甚至灵界每一个角落,与中共恶党邪灵进行艰苦卓绝的战斗。这样一群修炼者,在真理良善上的执著和对世俗的不执著,以及所表现的牺牲精神是值得所有有良知的人的尊敬的。

这些修炼者和我们中所有那些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的民主斗士面对同样的仇敌。为声援中华民众脱离中共、走出恐惧、摆脱暴政,声援百万人退出中共,将于4月23日星期六在纽约曼哈顿举行的自由民主大游行。我也在此呼吁一切有良知朋友和华人勇敢的站出来。中共之所以依然残暴就是因为人民以不同的姿态在跪着,当人民有时只是直一下身子的时候,你会发现中共黑暗之城摇摇晃晃了。

任何一场轰轰烈烈的中国民主运动,如果不能够真切的影响中国人,号召起中国人,就不要提影响什么外国人。

我们永不再跪下,哪怕断头割发,我们永不再跪下,走出你我的家。只要我们不再跪下,中共就必定轰然倒塌。

张健于法国巴黎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