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两会打成一锅粥 晋皖猛殴江家帮(多图)
 
林立
 
2005-4-15
 

人大全体“通过”「反分裂国家法」!

【人民报消息】三月五日至十四日的橡皮图章人大闭幕了,除了通过一个在全世界挨骂的「反分裂国家法」以外,就是打成一锅烂粥。

图片新闻透露,在这个中共自称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上,连从来不露倦意的胡锦涛也在打哈欠,下面那些人开会时更是睡的一塌糊涂。

虽然开会时睡觉,但地方部门在「两会」分组会议上精神头儿可大了,省市与省市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互不服气,互相攻击,互相揭底。对立的基本上分两大派,没娘的地方省市和作威作福的江家帮。

没娘的娃与蟾娘养的蛙在保鲜膜里互殴


开会睡的一塌糊涂
动向杂志三月刊透露,三月七日、八日,「两会」举行分组讨论时,出现了互相攻击的场面。

山西省和安徽省代表团,针对上海市,提出了一项「关于提请常务委员会立法惩治大地方主义、大上海主义,维护市场经济正常秩序」的提案。可见跟温家宝的宏观调控捣乱的就是上海帮。

属螃蟹的上海市、浙江省人大代表团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你要“立法”,我比你还横,我要把你“依法查办”!上海帮针锋相对提出的一项提案是:「关于生产原料、燃煤地区蓄意提高价格、操纵市场,必须依法查办」。

保鲜膜里互殴,越打越烂,谁管它娘的「反分裂国家法」。没娘的代表里甚至有人说:陈良宇那王八蛋早就应该双规了。另一个接着说:双规?太便宜他了,早就应该枪毙了!

吴邦国吴仪抹稀泥

由于积怨甚深,开会时一谈就决了堤,越谈火越大,有的干脆站起身大声吼叫,有的气得拍桌子瞪眼、青筋暴跳、血压猛升……。服务员吓得躲在一边,也忘了往杯子里续水了。有的人赶快向上面汇报。

吴邦国、吴仪去了,知道这是个死结,根本解决不了,只能抹稀泥。

吴邦国对上海市、浙江省代表团说:要主动打破本位主义、地方主义,不能对兄弟省区在技术上、人才上开高价,卡住别人。

吴仪在山西省代表团的分组会上说:各省之间相互卡脖子,至少每年损耗三千亿。各地方党政领导都要检讨,这是严重渎职,怎么能把国家建设、人民利益作为互卡互斗?

奇怪,为何国家领导人个个都是糟蹋民脂民膏不眨眼的人?这些吸血鬼组成的政府根本不代表人民呀,谁也没有选他们呀,为何还年年大摇大摆的到北京开什么人代会,恶警还把老百姓监视起来,这样的政府要它干么?!

中央各部委在保鲜膜里下蛆


李肇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门面
中共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完了,这不是我说的,是高官们互揭出来的。

两会上,金融、交通、建设、国土、电力、信息产业部委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分组会议上互揭对方贪污、挪用公款、贪官外逃、滥发奖金等劣绩。

建设部政协委员指责金融系统,说:金融机构是腐败的集中地,世界闻名!

金融界的政协委员也不示弱,立即照准对方要害进攻:建设部的“百万”家属、“千万家属”(指有百万家财和千万家财者),排队绕人民大会堂一个圈也不止。

中共花大力气搞保先运动,原来是骗老百姓的,那些所谓的“人民公仆”个个都在保鲜膜里下蛆!

政治局常委与豆腐渣工程既不同生死又不共患难

地方省市、中央各部委敢这么干,必然是政治局常委、委员们有光辉样板在先。

山东省、四川省人大代表团,当着李长春、周永康、张高丽的面,提出:五省的高速公路成本是欧洲的二倍。当地交通厅长纷纷下马。每修完一条高速公路,交通厅长就身揣数亿坏账。

这些坏账到底在谁口袋里只进不出的?又算在谁的头上?江氏父子的坏账不都算在王雪冰、刘金宝们的身上了吗?有的代表尖锐指出:在位时的省委书记、省长,对此都会没有知觉吗?

这五省是:广东省(原省委书记、现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福建省(原省委书记、现政治局常委贾庆林)、河南省(原省委书记、现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山东省(省委书记、原省长、中央委员张高丽)、四川省(原省委书记、现政治局委员周永康)。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救吗?

花瓶民主党完全操控在中共手里

「两会」期间,八大花瓶民主党派团体的政协委员,都提出了经费紧绌的问题。每年经费仅够半年开支,要靠政协主席贾庆林批条「预支」经费维持运作。民建中央已累积预支二点三五亿元,「九三」学社中央已累积预支一点七亿元。

民主党派政协副主席对温家宝说:一年拨下来的经费,还不及国务院一个部一年派到外国考察的费用,这叫人怎么理解!

其实这最好理解,其一、民主党不是共产党,共产党是吸血鬼!其二、独裁中共总是让自己处于施舍的地位,让花瓶党永远处于伸手乞讨的位置。输不输血完全由中共操控,想靠中共豢养就必须永远做邪恶共党的驯服工具和传声筒!

闹了半天,原来,森严壁垒、警卫重重、劳民伤财的「两会」是在干这些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