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了!江家帮遗体统统送上海火葬(多图)
 
田恬
 
2005-4-14
 

江蛤蟆这日子没啦!
【人民报消息】关于周正毅在监狱里很享受的消息早就出来了,但最近的消息更详细些,动向杂志3月刊报导,被上海市民称为「流氓大亨」的周正毅,服刑期间享受五星级宾馆待遇:一日五餐,正餐四菜一汤,喝红酒,吸雪茄,牢房内设有空调、冰箱和微波炉。周二次申请保外就医均因事先泄露,在舆论压力下,当局被迫取消了。

这么舒服的日子就接着过下去吧,何必出来呢?看来怎么舒服也是囚犯。辽宁黑社会头子、杀人犯邹显卫在监狱里有女狱警免费当性奴,结果还是被毙了。

三月十四日晚,江泽民在钓鱼台国宾馆公款设宴招待中央军委、各军兵种、各大军区负责人,席开八桌。江泽民即席讲话,说:带着惟一的遗憾(下台),在任期未能解决统一,这个任务就系在你们在座各位的身上了。

有本事自己去打呀,当政十几年,几拨军头都咬破手指写了血书,结果还得宴请别人去“统一”,这是江大松包干的事。

最近两天更有奇事,江家帮遗骸统统送上海火葬!

这事还得从头说。

蛤蟆是江泽民的最嫡系部队,这话是从上海传出来的,这里就别一遍一遍的重复了。今天说的是,辽宁辽中县肖寨门镇的江氏人马遭灭种之灾的事。这故事里面套着故事,真是挺绝的。

酷刑侍候不违法


活生生剥皮
华商晨报北京时间4月14日报导说,如今,辽中县肖寨门镇正在冬眠的青蛙正遭受灭种之灾──村民正疯狂地把它们从土中掘出,用铁丝穿串,晾干,准备炼油……

付姓收购者的母亲说:“前几年买卖很好,最忙的时候,每天要雇四五个人帮忙干活。每天都有人送青蛙,”她说,“用铁丝穿过母青蛙脑袋,在院子里晾2~3天,就成干了,再用铁丝穿成串,100个一串,这院里都是晾的母青蛙。公蛙剥皮,专门要大腿。”

挖蛤蟆就挖蛤蟆吧,为啥用“疯狂”二字呢?这不禁让我想起那个洋马屁精库恩写的书名《江泽民传》前面还有一句话《他改变了中国》,要不是江泽民祸国殃民、罄竹难书的改变了中国,村民干么要“疯狂地”把江氏人马掘出,母蛤蟆活生生的用铁丝穿过脑袋串起来,晾干,准备炼油,公蛤蟆活生生的剥皮、卸下大腿油炸火烤?江泽民不会没感觉吧?

付母对记者讲,儿子几年前在西柳做服装生意,但一直不景气。大概五年前,也就是2000年初,经别人指点,他开始在当地收青蛙。这指点的人恐怕也不是偶然兴起,多半儿冥冥中有人计划要收拾江氏!

上海“火葬”江氏兵马


斩首
付母还证实了青蛙曾通过火车和飞机运往上海!

注意,不是运到上海去当大爷,而是用煎炸烹烤的方式去“火葬”。上海是江起家和发迹的地方,全国最早传出江是蛤蟆托生的地方,那儿要大块朵颐蛤蟆,这对于江来说可不是个好征兆!

这么“疯狂”的吃法,又年年这么吃,连付某的母亲都说:“现在青蛙不如往年多了,送青蛙的也越来越少了。”江危机了,要不何必宴请讨好自己提拔起来的人呢?

让江断子绝孙

还有绝的,江泽民为讨宋祖英那小姘头欢心,在天安门广场上盖了个大坟包,肖寨门镇的农民讨妻子高兴,在她过生日时专剿母青蛙,这岂不是让江断子绝孙?

一处水田旁,记者看到挖青蛙的一家三口。家里的中年男子奋力地挥着铁锹,一只只还没睡醒的青蛙被从土中掘出。


被铁锹铲断的青蛙,江氏
人马的结局!
中年男子告诉记者:“今天是我媳妇儿生日,卖点钱,给她过生日。这些都是母的,能卖100块钱吧。” 100块钱和江偷盗的近三十亿美金相比,根本什么也不是,但江泽民可不那么看,要知道那些都是母的!

就在中年人说话时,记者突然注意到地上不少被铁锹铲断的青蛙不停地伸着腿,睁着眼睛,嘴巴还一鼓一鼓的。听说江泽民时不时的总有一条腿不好使,会不会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记者注意到,肖寨门镇这里部分田埂和水沟有很多新挖的坑。“都是挖青蛙挖的,青蛙都在田埂和水沟的阳面冬眠。”有村民解释道。记者看到这里大部分的田埂和水沟阳面都已被挖过。

这样下去,岂不意味着行走艰难的江泽民即将断子绝孙、无兵无将?结局就不用我罗嗦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