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面臨嚴峻選擇──末代皇帝還是開國領袖?
 
作者:畢雪豐
 
2005-3-5
 
【人民報消息】“新官上任三把火”,這“三把火”的通常目的是緩和社會矛盾,征得民心,從而鞏固政權。然而,從胡錦濤掌握黨政軍大權幾個月的所作所為來看,胡的“三把火”全部燒在一方面加強鉗制思想言論,另一方面加強中共宣傳攻勢。而這些在民眾眼裏卻是不得民心、“倒行逆施”的作法,胡也由此遭到中國和國際社會的眾多非議。難道是胡錦濤不知道怎樣征得民心鞏固政權嗎?

胡錦濤燒這“三把火”顯然是在試圖依靠高壓和輿論來維護中共,胡在以為維護中共可以用來鞏固政權。

然而,中共在五十五年統治中所積怨惡之深和其如今的腐敗墮落,已經浸透了中共肌體的每一個細胞,其外強中幹已經達到了空前的危機程度。在中共官僚統治集團與廣大中國民眾的利益衝突已經達到無法調和地步的今天,依靠高壓和輿論欺騙來維護中共已經不可能征得任何民心。恰恰相反,這隻能進一步激化社會矛盾,積惡愈深,導致中國社會在不久將來的無可避免的變革中蒙受重大的動蕩和深重的災難。

以維護中共來鞏固政權的這條路只能使胡錦濤成為千夫所指、遺臭萬年的中共末代皇帝。

那麼胡錦濤還有別的選擇來征得民心鞏固政權嗎?

答案是肯定的:改朝換代──廢除中共,建立新黨新政新中國!這是唯一一條使中國和平變革,跳出中共統治歷史的邪惡循環,走上人類社會發展正軌的道路。就如今而言,此舉更是占盡“天時、地利、人和”,正遇千載難逢的良機。

中共五十五年統治使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付出了近八千萬無辜生命和無數慘痛代價,所犯罪行已是天人共憤,萬劫不復。如今的中共已是腐敗透頂,罪惡昭彰,其統治亦是百孔千瘡,風雨飄搖。中共利益集團在加倍瘋狂掠奪人民財富和尋求後路的同時,只能依靠高壓、封鎖和欺騙以茍延殘喘。然而中國民眾卻在擺脫這封鎖和欺騙中,越來越清醒深刻地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並與其決裂。當今方興未艾的退黨大潮正顯示出人心所向。此刻,廢除中共實乃眾望所歸,大勢所趨,正適“天時”。

中共在歷史上的多次危機中之所以能夠蒙混過關,除依靠其偽裝善變、殘暴血腥外,還有一個運作機制在起著決定性的作用:這個機制就是中共內有一個邪惡至極,而卻操控一切的集團。這個集團通常由中共軍隊的最高領導人掌握,或有其他情況,但其卻具有操控一切的能力。這個集團在形成過程中通常接受前一個操控集團所左右,因此而歷經了中共邪惡的所謂“考驗”,使其存在同中共的命運緊緊地綁在了一起,從而死心塌地地維護中共。

目前中共內部類似於此,可以對胡錦濤政權形成影響的集團就是江系人馬。然而這裏卻有一點重大不同:目前的江系人馬在過去五年的法輪功事件中,已被法輪功聲討的聲名狼籍,精疲力竭,與中共前幾期操控集團的影響力相比已是天壤之別。胡錦濤政權擺脫江系人馬的控制影響,廢除中共,已足具實力。此乃“地利”。

“六四”屠殺和法輪功鎮壓是當今中共遺留的最大兩個冤案,不僅影響的百姓人數達億萬之眾,而且在中共內部也是分歧巨大,平反只是個時間問題。然而,這時間卻是一切的關鍵。

江澤民作為“六四”屠殺的最大受益者和法輪功鎮壓的唯一發起人,毫無疑問是血債累累,眾矢之的。然而,江系人馬顯然沒有能力象中共前幾期操控集團一樣掌握胡錦濤政權捲入血債,因而其採取的策略就是拖延時間,力圖使胡錦濤政權在拖延時間中也身體力行地陷入兩個冤案,尤其是陷入法輪功鎮壓中,從而使胡錦濤的命運同江系人馬與中共捆為一團。

從“十六大”至今已兩年多的時間,江澤民還沒有全部交權。勿庸置疑,時間愈久,積惡愈深,愈無法收場。

在“六四”屠殺和法輪功鎮壓中,中共和江系人馬所表現的無恥和邪惡達到無以復加之程度,早已自斷生路。億萬被中共蒙蔽欺騙的百姓對事實真相的了解,必將產生巨大共鳴。當機立斷清理江系人馬,廢除中共,平反“六四”和法輪功,追究其責任者法律責任,必將大得億萬人心。此謂“人和”。

胡錦濤能否以國家民族利益為重,順應“天時、地利、人和”,施展雄才大略,廢除中共建立新黨新政,使中國社會平穩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給中華民族帶來未來與希望,還令人拭目以待。

胡錦濤與其選擇作舊中國中共的末代皇帝,為何不選擇作新中國人民的開國領袖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