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兩會」真正應該認真解決的五大議題
 
2005-3-4
 
【人民報消息】中共一年一度的“兩會”(“全國政協會議”和“全國人大會議”)又在北京先後召開了,作為中國公民,儘管我不是其“代表”,但我還是不得不把我們當今應該真正關注的問題提出來。我認為今年的“兩會”應該對以下的一系列問題給予審議。

一、經濟增長與自然資源的合理利用如何協調發展

雖然中國的經濟從表面上看發展很快也“很好”,中國官方所公布的GDP增長率在2004年是9.5%,對於這一數據的準確性值得懷疑。因為經濟數據是“國家機密”,是由中共統一發布,真正的經濟數據常常受到國際社會的質疑。對於GDP的準確性我們不再去討論了,看一看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背後隱含了什麼?其中,就有對自然資源的過度消耗和浪費。由於當前中國的自然資源有限,我們應該本著為子孫後代著想,要合理地利用自然資源,否則,我們的經濟多麼發展,到一定時期,我們的資源將出現重大危機,這樣一來,當前的“高速發展”從長遠的利益來看又有何意義呢?

二、立即停止對《反分離國家法》的審議和立法,走民主統一之路

全國人大所要制定的《反分離法》從本質上講這將使兩岸關係不斷惡化,因為《反分離法》的實質,就是要為武力統一臺灣提供合法藉口。兩岸和平統一的基礎就是民主,只有中國大陸實現了民主,祖國的和平統一才有希望。制定《反分離法》的危險性很大,這對整人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發展都不利,所以,建議立即停止制定《反分離法》,從而走民主統一之路。

三、 審議並聲討中共在六四事件及趙紫陽身上所犯罪行

為六四平反,這是每一年都有人提出來的,但中共對此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在2004年3月,因為勇於揭露中共謊言而聞名的蔣彥勇上書全國人大,要求為八九六四正名,要中共當局承認八九運動是一場偉大的愛國民主運動。然而,中共不但對蔣的建議不理,反而後來要對其“軟禁”,使蔣彥勇這個良心醫生失去人身自由。還有,每一年的兩會及六四周年時期,丁子霖等“天安門母親”都會要求中共為六四平反並且在一定的基礎上對六四受難者的家屬給予賠償。一年又一年過去了,中共不但沒有平反的跡象,反而如驚弓之鳥,要對六四民運人士及受難者“看管”起來。

趙紫陽的命運因為六四事件而改變。在八九年那場民主運動中,趙紫陽作為中共總書紀堅決反對用暴力鎮壓學生和市民,而是主張“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當中共法西斯政權要對學生實行鎮壓的決策已經成為定局時,趙紫陽毫不計較個人的政治利益來到天安門廣場看望學生並發表了那篇感人的講話。“我來晚了,對不起同學們.....”這就是趙紫陽最後一次在公共場合向人們發表的肺腑之言。中共法西斯政權對人民實施血腥屠殺之後,趙紫陽被指控“支持動亂和分離黨”並被非法軟禁,直到2005的1月17日去世。趙紫陽去世之後,海外各國團體都為趙舉行了追悼會,悼念這位堅守道義的政治家,然而,在國內,中共不擇手段地阻止人們公開悼念這位偉大的政治家。

六四事件是中共在歷史上所犯下的嚴重罪行,中共一貫把它這種類型的“罪行”叫做“錯誤”。更荒謬的是,中共在對趙紫陽蓋棺定論中,還仍然聲稱趙紫陽在八九民運中“犯有嚴重錯誤”。這就是中共的本來面目,殺人的屠夫們對學生市民們的屠殺行徑是“偉大光榮正確”的,而反對武力鎮壓學生的趙紫陽卻是“嚴重錯誤”的。

因此,本屆“兩會”應對中共在六四事件及趙紫陽身上所犯罪行進行嚴正的審議並聲討。

四、審議並聲討中共對法輪功所犯罪行

山東大學孫文廣教授2月28日發表致全國人大政協公開信“致死眾多法輪功學員必須查究”,引起海內外人士和國際輿論的極大關注,人們紛紛支持孫教授的正義之舉。

自從1999年7月起,在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瘋狂的鎮壓。六年來,據統計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一千幾百人,被關在勞教所裏面受盡摧殘致殘的人更是無數,現在仍有幾十人還在被勞教,中國有一億多人受到牽連。法輪功不僅是一種健身之功,更是一種信仰,中共之所以對法輪功實行血腥的鎮壓,其目的就是為了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信仰,這本身就是中共對《憲法》的踐踏。中共迫害法輪功問題不解決,什麼“以法治國”都是徒有虛名。

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藉口”是說法輪功是“反科學、反人類、反社會”,這種是荒天下之大謬也!歷史和現實已經無情地證明,中共(及其它一切共產黨獨裁)才是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反宇宙的邪惡組織。中共害怕法輪功跟它“爭奪”群眾,那麼為什麼世界上其它國家的政府不怕法輪功與它們“爭奪”群從呢?法輪功現在在全世界60多個國家弘揚。其實,中共政權歷來都是在一種恐懼的陰影下生存,只要有一種力量在社會上發展起來並得到人們的認可時,中共就怕了,就要對其實行鎮壓了,中共要把一切“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因此,本屆“兩會”應審議並強烈聲討中共對法輪功所犯罪行,嚴令中共立即停止鎮壓法輪功。

四、對《九評共產黨》及退黨情況給予審議,盡快結束共產黨統治

從公元2004 年11月19日到2004年12月4日,大紀元新聞集團發表了震撼人心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其目的就是要為中國共產黨蓋棺定論,因為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和現實證明,共產主義終將滅亡,中共的滅亡也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九評共產黨》只有“九評”,但是每一評都評到了中共的死穴。“共產黨是什麼?” 共產黨是一個“邪靈”(馬克思把共產主義稱為“幽靈”,因為這個“幽靈”是很“邪惡”的,所以叫做“邪靈”),這是一個附在共產黨統治的社會裡的每一個成員身上的“邪靈”,每個人都被這個“邪靈”控制,人們要擺脫這個邪靈的統治可不是容易的,因為這裏面首先要求就是這個社會的成員能從本質上認清共產黨這個邪靈的本質,並且消除對共產邪靈的恐懼心理,反省自己,走出誤區,只有這樣人們才能成為一個心靈高尚的人。否則,人們只能受到共產黨的控制,只能像奴隸一樣生存,然而他們有的還對自己所處的被奴役地位一無所知。

中共的起家史是極其惡劣的,《九評》之二指出,中共的起家歷就是一部:“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的歷史,而且這些正不斷地被中共“發揚光大”。總之,《九評》的每一評都是以事實作為依據,對中共的殺人本質、流氓本質、邪教本質、暴政本質、反宇宙的本質等進行深刻的揭露與批判。中共的本質被批得體無完膚,中共的原形第一次出現在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面前,讓人耳目一新。就在大紀元推出《九評》的同時,《九評共產黨》研討會在各國相繼舉行,人們能過相互交流最終到達對中共的本質認識之目的。到今天為止,大紀元已經在世界各地舉行了近百場不同規模的研討會。參加研討會的人,有民主人士、有法輪功學員、有在中共歷次的運動(反右、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中的受害者及其家屬,還有其它國家的人……其實,就在大紀元的《九評》快要發表完時,《退出中國共產黨》網站也產生了。本來起初是有小部分人通過大紀元的網站發表退黨(退團退隊)聲明,後來由於退黨團的人漸進多起來,這樣,退黨網站的產生就滿足了更多人的要求。從2004年12月3日退黨網站開通到今天為止,已經有超過10萬人退黨團了。在這些退黨團的人中,有來自各行各業的人,他們(她們)大多數都是在讀了《九評共產黨》一書後,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從而聲明退黨的,以並過到自救之目的。中共高層為了阻止《九評》在中國大陸的傳播以及由此而引發的持續增多的退黨退團浪潮,不得不採取了一些很陰險的措施,包括抓捕國內異見人士。在國內有多名異見人士先後被捕或失去自由。在2004年12月3日,著名的政論家鄭貽春被公安人員帶走,最近已經被遼寧營口公安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鄭貽春作為一名著名的政論作家,在互聯網上發表了大量的有關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等方面的文章,但是這是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中共當局無理地剝奪它,這是對中國人權的又一大踐踏。現在,每天有近萬人在退黨網站上宣布退黨,中共已經恐慌了,所以不得不搞了個“保先”運動,力圖挽救其必然滅亡的命運。

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最後說,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甦我們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順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的必經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這條道路是否能夠走得平穩、和平,取決於每一個中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有希望;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

因此,對《九評共產黨》及退黨情況予以審議,促使共產黨統治盡早結束就成為本屆“兩會”不能不嚴肅對待的問題。

當然,對於“兩會”,人們關注的焦點還很多。為了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命運,謹提出了以上幾點。

(本文根據大紀元刊發作者羽林翼的文章《北京“兩會”真正應該解決的議題》改寫。)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