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当软柿子 赖斯访华胡佳被殴(多图)
 
伊冰
 
2005-3-21
 

谁相信中共,谁就会送掉小命!
【人民报消息】美国在联合国提出谴责中共的人权问题,中共要发疯,美国不在联合国提出谴责中共的人权问题,中共仍然要发疯,它必然要抽疯至死,因为它就是这样的东西。

而美国怎样做那是美国对待邪恶轴心的态度,这种态度并不能因外界的变化而变化。为什么中共每年要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使上巨款收买非洲小国,因为它害怕被揭露!今年这笔预算可以省下来成为恶警的红包了!

不管美国政府怎样想,今年的这个举动就是一个大倒退,就是在助长中共的嚣张气焰!

别的不说,从大纪元记者冯长乐3月21日的采访报导中可以充份看出,流氓中共在美国国务卿赖斯访华期间是如何用实际行动来回应美国取消谴责的决定的。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两会期间,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六四受难者、民运人士采取软禁措施,不仅禁声还限制他们的行动。集体“坐月子”。 17日刚结束软禁,但由于20日美国国务卿莱斯(或译作赖斯)的来访,上述人士再次被软禁。而胡佳则被国保大队绑架、殴打。

当问及胡佳被打原因,胡佳告诉记者:第一个原因:两会期间北京有很多朋友被软禁在家,而我2月21日就去了河南。3月17日,政府对这些人才解除监控。这期间他们(警察)一直没有机会扣住我。我在去河南之前,他们一再要求让我跟他们“沟通”一下,或者说是“聊聊”。这种沟通和聊聊无非是给我一些压力,套一些话,我几乎是坚定的、顽固的拒绝他们的这些要求。这是我的身体,我想跟谁聊,说谁要跟我聊,是由我决定的。怎能是强买强卖呢?昨天(19日)下午我被绑架到车上时,他们说:“找到你可不容易呀”。其实我不在家的20多天的时间里,他们也保持着5-8个人在监控我家,花了很多老百姓的纳税钱。


赖斯访华绑架维权人士,在向谁示威?
第二个原因:美国国务卿莱斯访华。每当敏感日期他们就心怀鬼胎一样。实际在去年的4月13到14日美国副总统切尼访华时,我就被他们抓起来了。那时是北京朝阳公安局的人。昨天动手和指挥的是北京市安全局的人,他们负责指挥了这场绑架。

安全部由曾庆红掌控,胡佳这件事可以看出曾庆红最近非常惊恐,干脆甩开饭桶周永康自己单干了。

胡佳告诉记者:第三个原因,他们找我沟通的目的无非是给予警告,一个是近期的,清明,415胡耀邦逝世纪念日、6月3、4日,他们就是要告诉你不要报什么幻想,那个时候你什么也不能做,如果做了就没有你好果子吃,这是近期目标。远期目标就是涉足这些维权、六四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他们主要是基于这三个目的。

谈到被绑架经过,胡佳说:昨天下午跟朋友聚会,下午三点多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我接到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说有一辆京OB(警车)一直尾随我们车后,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我觉得这种被监控的日子很平常,跟踪就跟踪吧。当我跟朋友分手后,我来到长椿街地铁站,走下车站入口处时,突然有三个人过来,问:“你是胡佳吗”?问话的同时旁边有两个人已经把我的胳膊架起来,那个人拿出他的证件,上面写着警察证,他说:“你跟我们走一趟”,于是把我往上拉,我说:“你必须出示你的证件,我不跟你们走”,后来他打开证件。上写着:马凯(音)国保大队第九处。又对我说: “跟我们上车”。我看到一辆桑塔那2000警车在地铁站门口停着,我不肯上车,他们说:“我们就是跟你聊聊”。我不上车,我有权利拒绝聊。他们就把我往车上拽呀,推呀,这时又过来几个警察,硬把我往车门里推,我极力反抗,大概对抗了4-5分钟。当时地铁站门口有40-50等待公车的人,过往的行人、车辆、骑自行车的人,都在围观,我向他们大喊:“你们看到了吗,我是一个搞维权人,这些人他们是秘密警察,采取违反法律的手段绑架我”,这时又来一辆警车,下来的人是通州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和几个成员,我认识这些人,他们过来后对我说:“上车上车”。我用脚踹警车的玻璃,这时国保大队长亲自上来抬住我的脚,我失去重心后硬被他们给拖进警车里。我仍在反抗,不服他们的约束,坐在我右侧的马凯马上打电话说:“叫一个他(指胡佳)认识的人上来”,换了一个通州国保大队 35岁左右的人上来,马凯下车了,马凯下车前跟我说:“第一次跟你见面,印象不好”,你对我印象好又有什么用处?!

后来开车过程中,我在地铁站最初遇到的扭我骼膊的两个警察,看他们的样子也就是大学毕业2-3年的样子,学生样。虽然长的很壮,我看着他们说:父母养你们不是让你们当这种狗的,肆意践踏人权,我奉劝他们自己如果良心未泯,赶快转行。畜生才干这样的事情,你们这是绑架!

如果美国政府也能这样去谴责中共,结果会怎样呢?

胡佳说:在路上我一直在谴责他们的所做所为。后来,上高速公路后,到四惠桥我向北望去,我家原来就住那里。我的父母家在那里。我冲着那个方向就喊:“爸、妈、我的金燕(音),我跟你们告别了”。然后我就用右腿去踹前方的驾驶员,他当时的时速有90-100公里,我看不清楚,我估计是这个时速。如果踹击到驾驶,轻则会滑向快车道向右倾撞上护拦,重则车毁人亡。我真的有心跟他们同归于尽!这些家伙实在太可恶了。这时傍边的警察采取行动,用他们的腿把我压住,压在我的膝关节上,搞的我胯骨和膝关节很痛,不停的流汗。过了我通州的家,他们还继续往前开,到了通州边界一个荒郊野外,坐在前座的警察在我毫无反抗能力下,用全力向我的脸部打了六拳,打完后,他还吹吹他自己的拳头。表明他打的很过瘾,或者是打的很舒服,完全是一副流氓的姿态嘴脸。可是他是很年轻的国安,可能是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学生,我想这么快就把人变成禽兽了!

布什总统,中共的人权改善了吗?


不可多得的天象变化!
胡佳继续说:下车后我被带到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因为抗争中我的眼镜被打坏了。进到屋里,我看到马凯在那里。他们让我坐在床上,问我,今天谈不谈,不谈就呆着吧,我回答:今天不谈,以后也不谈。然后这些国保和公安轮番的用各种方式企图说服我。人格上的贬低,嘲弄等等,我觉得这些东西对我而言都太肤浅、太小儿科。1月23日紫阳逝世后他们也抓过我,我就用头撞过玻璃,撞出了血。他们知道这样关押我他们也达不到目的,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哪个房间里没有玻璃?到晚上九点,通州国保大队许(音)大队长对我警告了一堆的“不许……”后,放我回家。我的女朋友痛哭。我妈妈昨天晚上做噩梦喊叫起来。对于我讲,我没有什么惧怕的,但对于我的家人影响很大,她们精神都快崩溃了。

中共是软的欺负硬的怕,胡佳一个小老百姓不怕死中共就拿他无奈。现在大纪元网上已有408,923人退出党团队,如果美国借这个不可多得的天象变化强硬起来,象对付萨达姆那样对付中共,那全中国有几个人不全力配合呢?那中共一夜之间就会倒台!

中共没有了,靠中共豢养的北韩共产党就断了食,不死等什么?所以,根本不需要劳民伤财,花那么大精力搞什么六国会谈,对付金无赖最好的办法就是铲除中共!

布什和美国政府应该好好反思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