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應與歷史終結 (圖)
 
2005-3-20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林曉旭。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引發了大陸的退黨大潮,那麼這個事情的源起是怎麼樣呢?這九篇文章引起了這麼大的一個效應,根本原因在那裏呢?今天我們請本臺特約評論員李天笑博士和我們一起探討一下。

連接收聽


林曉旭:您好!天笑博士。

李天笑:主持人好!

林曉旭:我知道您對退黨大潮一直是非常關注的,很多人都有這個疑問,怎麼會突然間中國大陸這個退黨大潮是這麼洶湧澎湃呢?這個源起是怎麼樣的?這九篇文章為什麼有這麼大力量?您能不能跟我們分析分析。

李天笑:《九評》實際上是跟以往所有文章有非常超常的不同點,就是他不是像其他的文章一樣,從表面上好像是各個方面全面的分析了,《九評》是站在一種根本的不同的立場上去分析共產黨的。是從根本上講共產黨本身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邪靈,不應該危害人類這個角度去評論和分析共產黨的所有的罪惡的,那麼這個出發點就超過了所有以往的一切批評共產黨的文章,那麼他的起點就非常的高。

林曉旭:您是說以前那麼多評論共產黨的文章,他們沒有一個提到它是一個有生命的?

李天笑:對,他們都沒有提到它是個邪靈。另外,他們只是站在比方說共產黨的某一個方面不好啦!腐敗啦!需要改正。那麼總的來說,這個立場是站在認為共產黨也許還可以在人類這個中國社會中改好走下去,能為老百姓做更多的事情。就是說共產黨原來很多人認為在比如說延安時期、井岡山時期可能還是不錯,到了49年所謂解放以後,就好像是慢慢的退化變質,所以實際上《九評》的出發點是跟他們不一樣的。

林曉旭:這一點我覺得還蠻有意思的哦!我舉個例子,好像人們一直在說,這個人幹了這個壞事,幹了那個壞事,那就說你是個壞蛋,他幹了這麼多壞事以後,但是突然間告訴他說,哦!原來這就是一個魔鬼,有這種效果,是不是有這樣一種效果,一下就明白它的實質是什麼?

李天笑:是,像這種深刻的驚世,就是從心理面喚醒很多中國老百姓對他們親身遭受共產黨的迫害的這種記憶,激起了他們一種強烈的共鳴。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以後就紛紛要去退黨,那麼退黨潮就此開始引起了。那麼從這裏邊我們還可以看到,在這個西方有一種理論—「蝴蝶效應」,當時是一個氣象學家他提出來的叫洛倫茲(Lorenz),他在六十幾年時提出來這麼一個理論,就是說在那個南美亞馬遜河的河岸,有一隻蝴蝶,他們稍稍的擺動了幾下翅膀,那麼這看起來是微不足道的幾下振動,通過這個空氣的振動然後造成一系列的連鎖反應,然後傳導到了美國的密西西比河河岸,引起了德克薩斯州那裏一場巨大的風暴。

林曉旭:所以說是由蝴蝶引起的風暴。

李天笑:就是說從這個看到一個大風暴、海嘯形成的時候,你追查發生原因的時候,很多人講:哦!這是我們預測不夠,我們那個時候防禦措施做的不好等等,但是你再仔細的分析下去,那個根本原因就這麼一隻蝴蝶在那邊振動。換句話說當《九評》剛剛發表的時候,很多真的是對共產黨的最尖刻的那些批評家,還有一些對共產黨在實質戰略看的比較透徹的人,他都沒有能夠完全預測到《九評》能夠像今天這樣引起一個巨大的連鎖反應。

由這個反應我們可以看到最近在剛開始的時候,第一個月大概是幾千人、然後上萬人、十幾萬人現在直逼二十萬,這三月份的頭十天裡邊就有十一萬人這個退黨,同時在三月八日這一天就有兩萬多人退黨,如果按照這樣一種飛快增長的級數來推算的話,那很可能將來就是幾百萬人甚至上千萬人,我覺得如果發生的話,也是不足為奇的。因為按照「蝴蝶效應」來看共產黨的崩潰,退黨潮愈是加劇的話,會很多人會更多的來關注,為什麼這麼多人退黨?他們會尋找《九評》、看《九評》,當他看到《九評》以後他甚至覺得退黨是應該的,我要加入這個退黨潮,那麼反過來會相互的互動,會造成連鎖反應像雪崩一樣的,然後使得共產黨最後的崩潰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

林曉旭:其實很多人剛開始在處於觀望階段在觀察的時候,其實是在成長曲線的低谷期,現在是相當於到了一個指數增長期是不是?

李天笑:是啊!就說這個效應在開始的時候,比方說有一個他們在系統裡邊講的,在開始的時候蝴蝶效應不是很明顯的表現出來,甚至如果說把他分成三十天的話,可能到二十天的時候仍然是呈一個非常低的增長趨勢,然後突然之間,大概還有七天的時候,就突然之間呈現一個巨大的增長幅度,這個很可能在今後的一段時間我們就會看到。

林曉旭:那您能不能再給我們分析一下《九評共產黨》到底在那些方面跟其他的以前批評共產黨的文章有什麼區別呢?除了看到它是一個魔鬼之外,還有那些區別呢?

李天笑:除了我剛才講到了,看到這個共產黨是一個邪靈,從一開始就是不應該存在的。除了這一點以外,另外我覺得《九評共產黨》是從非常高的角度來看共產黨,它本身就是一個應該在歷史上遭到否定的這麼一種現象,它不應該是做為人類的一個正常的生活現象,它一開始就是吸附在人民各種社會的渠道上面,通過這樣來吸取人民的血,來不斷的養活自己。它的生存本身就造成對人類社會的禍害,那麼因此就要去掉這個迫害,把共產黨多得的這個東西還給人民,成為一種不言而喻的一個必然結果。用不著《九評》多說,人民就知道共產黨原來是不應該存在的邪靈,所以說我們首先應該退出。第二、退出共產黨本身就是使這個邪靈失去生存的肢體,使它不能夠再吸取,這樣的話它自然就會崩潰,我覺得是站在所有過去以來人們的評論當中,都沒有提出在這麼一個高度上來看待這個問題。

林曉旭:那您說它不應該存在這一點,如果我們從歷史上看似乎一直有兩大爭議,一直在抑制共產黨的擴張,就相當於一個自由陣營,就包括後來二戰結束以後的冷戰也一直在起各方面的抑製作用,您的意思是這樣嗎?

李天笑:對,在這方面我覺得美國曾經有一個有名的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是一個日籍的美國人,當時他是在哈佛大學著名的教授的學生,但是他後來成為教授以後,他提出了一個著名的論斷,就是「歷史的終結」。今天我們就談這個,他為什麼講歷史的終結?因為他認為在八九年到九十年代初,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崩潰之後,原來的自由主義打遍天下無敵手,也就是是說這共產主義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在他面前解體了,因此整個世界就漸漸同化於自由,那麼在這個情況下,歷史到此終結。但是他有大略提出來就是說在東亞有東方的專制主義還存在,像中國、北朝鮮等等;另外在西亞就是穆斯林、原教主主義等等,那目前來說911和這些都有一定的連系,所以他這個預測在某些方面來說還是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另外他也說了,科學技術也是使得人類、舊歷史不能夠終結的一個原因,最後人類的歷史可能是自己要淘汰自己的原因,就在於人類過多的相信科學技術,所以他認為科學技術對他來說也是一種不良的因素。

林曉旭:這挺有遠見的。

李天笑:對,至於他的理論主要是建立在黑格爾,我們知道黑格爾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精神性向學」。黑格爾認為人精神最後所表現出來一種互相的衝突,就造成了歷史的發展,那麼他藉由黑格爾的這種理論,運用到自由世界的理念和共產主義的這種邪惡的觀念,就是邪念,這種兩者方面的斗爭和搏擊。一百多年來他認為這種搏擊最後以自由主義、自由的理念戰勝了共產主義,使得歷史到此終結。但是我想當時他可能在考慮的時候,沒有看到中國共產黨實際上在蘇聯和東歐崩潰之後,仍然是共產主義當中一個非常頑固的最後堡壘。在這個堡壘沒有被瓦解之前,實際上舊的歷史還是存在的,那麼到今天《大紀元》在去年十一月份提出來《九評》以後,造成一波接一波的退黨大潮,使得這個歷史實際上真正的舊的歷史到了該結束了,翻開了這麼一頁了。所以我原來不理解《大紀元》的名字到底是什麼意思,《大紀元》實際上就是舊的歷史的終結和新的紀元的開始,這個非常有形象和象徵意義的。

林曉旭:國內很多人仍然在這個共產黨的體系之中,那很多人他們在考慮,比如說我們到底走那條路、進那個門,您覺得現在他們應該怎樣選擇呢?

李天笑:我覺得現在對於很多人來說,我講他面臨著有三個門。第一、我講就是好人是不應該繼續留在共產黨內了,因為共產黨的大門不是對好人開的,儘管共產黨不斷在吸收好人,把精英納進去,但是他的機制是逆反的淘汰機制。就是把精英不斷的吸收進來以後,把他們變成非精英,那好人納進來以後逐漸的變成壞人,就是好人進去必然面臨選擇,要嘛你跟他們同流合污在一起享受他們的利益;要不然的話你就可能遭到排擠、打擊、流放,最後折磨至死。歷史上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像張志新,包括最近逝世的趙紫揚,都是含冤、含憤而死。

第二、就是講自由世界這扇大門,不是為共產黨開的,為什麼這樣說呢?很多人有了錢出來留學,包括有一些通過不正當手段取得的錢也好,實際上有的人到了美國拿了很多錢去買豪宅。有的人到了美國大家通過自己的奮斗取得很好的工作,最後都面臨一個問題,他們想定居下來要入籍的話,必然要面臨這個問題,就是首先在移民局你在拿綠卡的時候,他就要問你這個問題,他有一個I-485表就問你:你是不是共產黨員?你是否在某種形式上跟共產黨有任何的連系?那後來就問你納粹,實際上是把這個跟納粹同樣對待了,那麼過了五年之後,如果說假設你拿到了綠卡,到了五年之後入籍的時候有一個N400的表,就更嚴格的提這個問題了,他說你現在是否是共產黨員?然後再問你,你曾經是不是共產黨員?你是不是跟共產黨有任何連系,直接問入過共產黨有沒有?是不是從事過共產主義的教育等等。拿到綠卡到申請公民有五年的時間,實際上是給你五年的時間讓你坦白交代,如果說你徹底隱瞞,這樣的話實際就會掉在你頭上,隨時是可以掉下來把你宰掉,為什麼呢?美國有一項很嚴重的罪,就是可以取消、吊銷你這個綠卡或者是國籍,就是「偽證罪」。

反過來第三道門,就是地獄之門,那共產黨在歷史上犯下了很多很多的罪行,我們不講他怎麼樣把國庫掏空的,每年有多少億的美元流到國外,也不講共產黨98%四大銀行利用職權做假帳,這些都不談,也不談他把中國的道德降低到多麼低的程度,比方說每年有現在有五、六百萬的黃色娘子軍,根據何清漣的統計國民生產總值,有12.1%到12.8%都是由這支黃色娘子軍所創造的。另外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不正常死亡,就是說有的是被殺害,那麼這個死亡數字使的共產黨的罪行就非常的嚴重,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所有戰死的人數,所以說這也是人類歷史上所空前一個浩劫。那麼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突然又發現另外一個數字,非常的巧合,就是共產黨員的數字正好是六千萬和八千萬之間的一個平均數,大概是七千萬左右,那麼換句話說,很可能這個黨做下了這麼多的壞事,造下了這麼嚴重的罪行,那麼每個黨員是不是都有責任呢!如果說那一天有一個人就是說他要來清算這個黨,很可能很多在共產黨裡邊,為共產黨死心踏地辦事的人很可能都要遭到這個牽連,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講,也是要退出來的好。

林曉旭:天笑博士,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裏,感謝您精彩的評論。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請你繼續關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的中國大陸的退黨大潮,我們下一期節目再見!

希望您對我們的節目提出寶貴意見,並參與我們的熱線節目。

聯繫電話:1-(212)736-8535

聯繫郵件:[email protected]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