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贵州发生任何事 从这里找答案
 
戚思
 
2005-3-18
 
【人民报消息】对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人来说,贵州是个很遥远的穷乡僻壤。虽然中共不理睬那里人们的生活,但是在精神方面却决不允许掉队。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范围达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也祸及每一个单位,就是连贵州省没有人知道的一个市里的一个农场都必须充满着血腥。

下面我要向朋友们讲述一个故事,今后如果在贵州发生任何事情的时候,别忘了从这里找答案,那一定是准确的。

羊艾农场是一座农场兼监狱的劳改场,位于贵州省安顺市。因为它生产的红茶是贵州最出色的一种,早在1979年即获得全国茶叶会议「红冠军」的称号,所以小有名气。后来,江泽民使它有了大名气,不是因为「红冠军」,而是因为在这个农场里,居然能出现活人身上长蛆的骇事,使它臭名扬遍世界。

羊艾农场里的警察忠实执行江泽民的指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

人间炼狱羊艾农场 活人身上长蛆

据大纪元记者黄如芬、王玲玲3月17日综合采访报导,这些狱警所采取的非法迫害手段,包括指使重刑犯对学员进行肉体与精神折磨,强迫超时超量的重体力劳动外,还逼迫学员们看诋毁法轮功的书、电视等,而且肆意殴打、关小号、甚至关猪圈,污言恶语围攻、强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四书”。

浑身是伤的法轮功女学员曲靖被绑在医院床上灌食五天时,两臂失去知觉,身上长蛆到处乱爬,目击者怵目惊心。

杨红艳是在2000年11月因为发放法轮功真象资料时再度被抓,2001年被莫须有罪名“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4年,送贵州省羊艾农场(监狱),因抵制强迫劳动和所谓的“学习”,被狱警们每天轮流洗脑,3─4个犯人24小时紧跟着她,时常被罚站甚至被殴打得成重伤。

杨红艳死在羊艾农场(监狱)时只有40岁,未被劳教前,在都匀市麻纺厂工作。狱方通知家属探望时,她已瘫痪在贵阳市公安医院病床上,右臂呈青紫色,体重由53公斤剩下31公斤!

江氏高压株连 幸福家庭梦碎

2004年3月狱警们为逼迫杨红艳写四书,放弃修炼法轮功,用尽一切手段,女警甘明慧指使周孔仙、高惠、谢洁、王小鑫等每天十几个小时轮番“轰炸”她,甚至用绳子捆绑。还说“哪怕是写假的都要写,否则回不了家”。在这种精神及肉体双重摧残下,杨红艳以绝食抗议。

至今,杨红艳家中正堂的墙上还挂着一幅清秀慧雅的肖像,那是她具有绘画素养的丈夫为她所画。但在江氏高压株连下,幸福的家庭破碎了,杨红艳在军区供职的丈夫被迫离开她,幼小的儿子在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下也对信奉「真善忍」做好人的妈妈充满误解。

2004年7月下旬,杨红艳被送至贵阳市公安医院抢救。7月29日凌晨4时,杨红艳咽下最后一口气,家属带去的衣物被狱方找藉口不让换上,并于当天下午,在不经家属同意,未请法医鉴定下,强行将遗体火化。杨红艳原单位向记者证实杨在羊艾监狱死亡。

法轮功问题凌驾法律 警察权大于法

羊艾农场还不准法轮功学员家属探视,不准送衣物、钱,连卫生纸、洗漱用品等都没有;强迫学员穿牢服,甚至一位被判重刑的学员的母亲临终前要求见亲人一面的请求也遭拒绝。

有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用了近一个月时间跑遍乡、镇、县、州各级公安,好不容易得了一张盖有十几颗单位章的“接见条”,但却被劳改农场的警察以“不准见”三个字打了回去。

江泽民把警察变成禽兽不如的东西!

血腥监狱外景美如花园

媒体报导过多次,为了欺骗参观的记者和途经的人,罗干花巨款让血腥的监狱外景美如花园。有记者惊呼实在是漂亮,但里面不许参观的地方绝不让记者随便“探头探脑”。

去年12月中,贵州日报记者得到允许走进羊艾监狱时,看到的是两排井然有序正在工厂流水线上做工的女人和几队从茶场收工回监的男人。这不能不让人想起香港杂志报导,为了掩盖震惊世界的酷刑和虐杀,罗干今年要求国务院再批准50亿元修建、扩建监狱和劳教所。

据 “全球营救”的资料,羊艾农场(监狱)至少非法关押了45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刑期最长的达16年,是贵州省迫害法轮功女学员最严重的地方,目前已知一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致残、一人精神失常。

九成警察患有心理病症

中国青年报3月17日报导了对警察的问卷调查结果,九成警察患有心理病症,其中百分之四十三点七八的受访者承认有焦虑症状;百分之十七点九一的人缺乏信心,百分之十二点四四人格偏执;百分之十二点四四的人存在恐惧感;冷漠者占百分之六点七;行为失控者占百分之零点五。

调查还发现,认为警察行业「太危险、没意思」的占百分之二十三点三八。受访员警许多人更抱有悲观情绪。此次调查中,「想离开警察岗位」者占受调查人数一半。

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等屠夫的命令造成九成警察患有心理病症,当然他们本人就是占百分之零点五的行为失控者!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