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买办江绵恒!一份宣告中共必然垮台的绝密调查报告(图)
 
林立
 
2005-2-23
 

江氏父子窃国大盗!
【人民报消息】中国在国民党时代,共产党要打倒官僚买办。中共改革开放以来,先富起来的都是官僚的子女。

江绵恒是典型的买办,2001年5月8日他随着亲爹去香港参加「财富论坛」后,回来真的就闷声大发财了!各国富豪们认为和三权在握的江泽民的儿子做生意,那订单肯定是十拿十稳的,所以江绵恒从在国内是明抢的土匪变成了文质彬彬的官僚买办。

2月23日,有读者投书大纪元,透露了中共1997年搞的一份《关于高干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的调查报告,其中披露了高干家属子女的种种特权情况。这份关于高干子女特权的绝密报告,是由中纪委和中央政策研究室,根据中央政治局于九五年十一月通过的第十二号决议,在九六年十月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交了一份题为《关于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的调查报告。

江泽民是1989年中期执政,邓小平1997年2月19日逝世。1997年的这份调查报告是江泽民当政八年多之后的一份调查报告,从中人们会深思一个问题:“改革开放”的真正受益者到底是谁?

报告中透露,占在职岗位人口的百万分之几、十万分之几的官僚子女却在油水丰厚的部门占百分之九十几、八十几以上。也就是说中国的肥油都让共铲党的大大小小官僚买办们给瓜分了!

江泽民执政八年后的高干子女工作情况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县、局级干部子女,占在职岗位人口的十万分之九点二,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七十八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地、厅级干部子女,占在职岗位工作人口的百万分之十八点五,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八十八点七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八十七以上。  

省、部级或以上的干部子女,占在职岗位工作人口的百万分之七点一,在商贸、金融部门工作的,占百分之九十二以上;专业不对口的,占百分之九十一以上。

从县、局级,地、厅级,以及省、部级或以上的干部子女的职位比例看,职位越高越是土匪,说白了就是最毫不知耻的明火抢掠。“中国第一贪”的头衔落在江绵恒头上正说明了这一点。


江绵恒拿王文洋当挡箭牌
又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于今年五月初所作的一份调查报告披露:在中共三代最高领导层的七百三十多名子女中,除了一百五十七名担任党、政、军部门领导干部外,其他五百余名都在工商、金融、外贸领域担任领导职务,但专业对口的仅五十三名。专业不对口的典型中就包括江绵恒,他到处伸手要权,要当什么“XX大王”。

从调查数字可以看出,共产党打天下、坐天下不是为了人民而是为了自己个人谋利益。到了江泽民统治时代,就更登峰造极了,不学无术的儿子当中科院副院长,假妹妹从一个普通大学讲师摇身一变成了林学院院长,在铁路局搬了18年道岔的姨外甥居然成了上海市公安局局长!

高干家属、子女拥有财产的情况  

据《关于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调查报告披露:一万五千多名地、厅级或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拥有的财产,达到二千五百亿元人民币,还不包括他们在香港、海外的财产,平均每人拥有财产一百六十万元人民币。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人指出,这还是不完全的、保守的统计数字。如果把江绵恒盗窃的数字公布出来,那是骇人的。

公派留学 高干子女未归者众

据该不完全的调查报告披露:至一九九五年底,公派、公费到美加、西欧、北欧留学、进修的地、厅级或以上的高干子女,完成学业未归国的有一千七百多名,其中有五百七十多名已在当地安家定居。

这些在国内竭尽享受的高官子女在比较了民主与独裁两种制度带来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后,滞留海外不归是他们的选择。

广东省高干子女在中资机构工作的情况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广东省地、厅级、副省级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包括已离退休的高干),有七百九十多名在港澳、海外中资公司任职;在港澳、外国设有经贸公司的有一百五十多名;有四百七十多名在金融、外贸、外资企业中担任领导职务。

这些外贸、外资企业高薪聘用高官子女,不是因为他们有工作能力,而是利用他们的特殊关系打通关节。挖国家财经墙角的、造成国家经济元气大伤的就是这些人。

地方高干及家属如此奢华   

据该调查报告披露:四川省地、厅级或以上高干每家平均拥有三点五套住宅,面积达六百二十平方米,价值达一百五十多万元人民。河北省地、厅级干部平均每人拥有居住面积达三百五十多平方米的住宅,仅支付一万二千元至二万五千元的代价。湖南省地、厅级干部三百十五名,拥有公配私用轿车一千二百十九辆,平均每人占有四辆之多。

地方高干及家属拥有「住宅」,而中央级高官被迫上交的都是「别墅」,例如山东省委书记、前深圳市委书记张高丽,在中纪委做了几番工作之下,才被迫陆续上交了以五千元购入的一幢别墅、二块劳力士手表、多幅欧洲油画,价值超三百万元。

所以“保先”的当务之急是从最上头保,因为上面烂的面积最大!

一个无法挽救的邪党


共产党是邪党
六次反对公开自己财产的江泽民和政治局扣住这份1997年的调查报告至今未公开到省、部级。曾经有人提出,拟将该调查报告作为十五届一中全会的参考材料,为此,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于十五大前夕曾讨论过,但未获通过。

未通过的理由不是因为没有做好,补救改正后再公布,而是认为该调查报告的负面影响难以评估,可能会对社会稳定、政治稳定造成冲击;还认为调查报告会给党的工作带来极大的干扰,党的领导干部的威信将受到沉重打击,党内会造成思想混乱,甚至极易被敌对势力藉以攻击社会主义制度。

从这报告的披露可以看出中共是一个无法挽救的邪党,它邪在当自己内部败坏的时候,不是去求医去变好,而只想去掩盖;更恶毒的是,在掩盖的同时,还要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别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