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流行的民間預言詩盡泄天機
 
作者:李鼎
 
2005-2-22
 
【人民報消息】現在在中國民間和海外都在流傳預言詩“老水為王不出頭──民民死絕;王出頭,二十八死──人半救。”也就是,民民死絕意指所有追隨江澤民的人都要死絕。又意如果胡錦濤不順應天意解決共產黨和江澤民對人民犯下的罪惡,沒有使被蒙騙的人醒悟過來,而使大量民眾被神淘汰,胡錦濤也難逃一劫。

王出頭,二十八死意指,如果胡錦濤順應天意解決了共產黨和江澤民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則共產黨的政權解體(也只有這樣才能解決這些歷史問題)。二十八死:共產黨的政權解體,二十八為“共”字。

掌管人類社會天象的轉輪已經轉到了天要滅中共的時候了,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在歷史上這個邪惡的黨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開始要在人間清算它的時候了。

從2004年12月26日的南亞大地震和海嘯(中共黨魁毛澤東的誕生日)開始,天使吹響了天懲中共的號,羔羊揭開了封存已久的印,天慈悲的向世人一再發出告戒,一而再的給中國人和中共中央領導人醒悟的時間。

時間表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指出了共產黨是什麼,和共產黨產生以來的危害。給為禍人間一個多世紀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蓋棺論定。

2004年12月3日大紀元建立退黨網站,讓共產黨人有醒悟的機會,退出共產黨。

2004年12月26日發生南亞大地震和海嘯,向中共發出了“催醒電話”,死亡總數接近30萬人。

2005年1月12日發表《大紀元鄭重聲明》,“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2005年1月17日中國的前總理趙紫陽死於北京,以死亡行動來告別中共。

2005 年1月26日法輪功創始人《不是搞政治》,“自從其黨與大魔頭喊出‘戰勝法輪功’那一刻起,眾神就判了其解體、銷毀;目前眾神正在全面銷毀其黨的一切因素。誰還想在這最後關頭給歷史上一百多年來共產黨犯下的罪惡當替罪羊呢?共產黨牽了驢現在還充當去拔橛子的人,那一定是被權欲沖昏了頭。其實揭露共產邪靈並不是指人。‘九評’是挽救一切被邪惡毒害了的眾生,也包括共產黨人與中共最高權力機構和普通世人,目地是叫各界眾生都看清楚共產黨背後的因素是什麼。”

“其實世人為權力、為世間利益而生存不是大錯,為什麼非要與毒害我們人類的邪惡為伍呢?人哪,清醒吧!如果你們當人的目地真的被迷失了,那才是最可怕的!如果世人真的在等待與找尋回歸的路,那就理智起來吧!

“我也告訴世人一個真理:神佛下世、正法開傳,一定會有亂魔干擾。各種傳說、各種宗教流傳的事也許正在發生著,不要被人的觀念擋住你的真性,更不要對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犯罪。”

2005 年2月9日,法輪功創始人發表《新年問侯》,“乙酉年開始了,在這一年中,正法洪勢會給人類帶來變化。”“我們沒有參與政治,我們沒有與人類的這個真正邪教對著幹,更不會要人類的什麼政權。迫害中必須認清我們是在救度被黨文化迷惑了的世人,因為這部分人對這個邪教相信到了連真象都不聽了;同時也是叫在這方面不清醒的學員認清其邪惡的本質,這也是必須放下的人心與證實法中必須走的一步。”

2005年2月14日,法輪功創始人授權大紀元發表退團聲明,題目是“再轉輪”
“當年的單位,必須都是黨團員,為此,年青時也被動的被入過團,雖然從來沒當回事,也超齡了幾十年了,早已不是團員了,還是聲明一下退出好。當然不用給神看,給人看吧。”

2005 年2月15日,法輪功創始人發表《向世間轉輪》,“其黨現在不但行了惡,而且罪不可赦,性質不同了,自然也就禍及了中共的黨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分,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大法弟子在講真象中已經充份的給過了人機會,歷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選擇生命未來的路,聽與不聽也是人在選擇未來。”中共和江澤民流氓集團在5年多的迫害法輪功中,用謊言和暴力毒害了幾億的中國人,這些人對神佛也都是犯下了大罪,如果不退出黨、團、少先隊及其它邪惡的組織,抹去“獸的印記”,他們也將是被眾神消除的對象。

天滅中共

早在2003年“薩斯”病在東南亞和中國的廣泛流傳開始。接下來的就是南亞地震海嘯。

接著在4年後的今年1月25日中共和江澤民流氓集團製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再次利用國際媒體大肆在世界範圍裏重炒、在鼓噪,就像是死亡前的瘋狗在世界範圍毒害世人。

南亞地震海嘯後,在東南亞的禽流感威脅到人傳人,“腦炎”目前正在中國大陸二十幾個省蔓延。

世界衛生組織對禽流感嚴格監控,擔心禽流感一旦演變成為人傳人的疾病之後,可能會造成全球上千萬人的死亡;目前禽流感已經造成了四十五人死亡,死亡率達到八成,其中三十二名越南人,十二名泰國人與一名柬埔寨人 (這些都是發生在東南亞)。

回想一下,在公元541至591五十年期間,強大的羅馬帝國,無人可以征服,然而由於當時的古羅馬皇帝尼祿(Nero)及後來的幾位皇帝採用謊言、造偽證嫁禍於當時的基督教修煉人,使其有藉口對基督徒進行殘酷的迫害,使神在忍無可忍之下,先後將四次大瘟疫降臨羅馬帝國。

據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記載,他親身經歷了最後一次結束性瘟疫的徹底懲罰。第一次瘟疫,人口被滅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隨後,一次又一次的清算,將所有參與迫害修煉人的邪惡之人淘汰完後,剩下的只有好人了。

從四次大瘟疫降臨羅馬帝國不難讓人明白,其一,謊言製造者受到神的懲罰,導致強大的古羅馬帝國滅亡;其二,許多老百姓因為相信了謊言,直接或間接地參預了迫害基督教修煉人(對獨裁者的迫害無視,旁觀,助紂為孽),導致被大瘟疫消滅。

直至今天,當年的一些旁觀,助紂為孽者在生死輪回中一直在償還那時對神造下的業債。

儘管這大瘟疫是如此可怕,但根據伊瓦格瑞爾斯的記載,“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

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根據伊瓦格瑞爾斯的記載,有人主動擁抱死亡的親人想與他們死在一起,但是死神並沒有召喚他們,是否神降臨的這“瘟疫”專找額上或手上有“獸的印記”之人呢?這是不言而喻的。

據聖經啟示錄可知,那些受了獸的印記的人必定是神清算的對象。“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啟示錄,第十四章)

在中共極權,黨文化和無神論的洗腦下,幾乎人人的細胞和骨子裏都是受到影響,都是業滾業滾過來的末劫時期的人類,就像一個腐爛的蘋果隨時都可能被拋棄。

退黨自救,人在選擇未來

儘管如此,神佛是慈悲的,不斷的給中國人和中共中央領導人醒悟的時間。讓“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大紀元鄭重聲明)

法輪功創始人發表《不是搞政治》、《向世間轉輪》文章中指出“‘九評’是挽救一切被邪惡毒害了的眾生,也包括共產黨人與中共最高權力機構和普通世人,目地是叫各界眾生都看清楚共產黨背後的因素是什麼。”

“中共不對大法行惡,誰是不是黨員也就不成為一個問題了。這樣看來我年輕時入團是不是在給其機會呢?其黨現在不但行了惡,而且罪不可赦,性質不同了,自然也就禍及了中共的黨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分,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大法弟子在講真象中已經充份的給過了人機會,歷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選擇生命未來的路,聽與不聽也是人在選擇未來。”

各國政府和世人應呼籲中共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在這歷史緊要時刻,救人需要的不僅是象南亞海嘯的幾百億美元,還需要精神道義上的支持,各國政府和世人對中共獨裁者迫害修煉人的制止、施壓、制裁,給中國大陸人傳遞“九評”和退黨退團等消息就是對他們最大的慈悲,視中共對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的迫害而不見也是對神佛的犯罪。

2005年2月20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