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评论:高智晟律师的人品和信仰
 
2005-11-13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独立评论》栏目此次邀请到伍凡和草庵居士谈高智晟律师的人品和信仰。

伍凡:

最近几年,中国大陆的弱势阶层和团体为维护自己的权利,采取上访、法律诉讼、在网上写文章等方式,揭露中共政权黑暗统治手法,争取自己的权益。海内外媒体称之为维权运动。在这场维权运动中有一批非常引人注目的人物──人权律师。他们为弱势阶层讲话,为受打压的法轮功仗义执言,为广东太石村的老头老奶农民打官司。在这批人权律师中最著名的是高智晟律师,他现在也被中共政权打压,也成了弱势阶层中的一个成员了。今天我们就来谈谈高智晟律师。

草庵:

前几天我和他通了电话,他首先感谢海外的朋友对他的声援和支持。他表示他会继续斗争下去,绝不屈服,他呼吁海外的朋友们继续支持他。前不久他给胡锦涛和温家宝写了公开信,要求中共政权停止迫害法轮功成员。胡温两人没有回应,但中国许多普通百姓,包括别的律师都在网上公开支持高智晟律师的勇敢行为。自从法轮功被中共污蔑为邪教,在全国范围大规模地迫害、摧残、追杀法轮功成员之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百姓对中共镇压法轮功不敢公开反对,是敢怒不敢言。现在,高智晟律师在网上公开发表了对胡温公开信后,就打破了这种沉默,也引起了国际社会和媒体对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实更广泛的关注,为此,中共当局非害怕。于是,加紧对高智晟律师的压害。

伍凡:

高智晟律师曾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律师”之一。他为弱势阶层打官己经有好几年了,经办了好几件著名的案子,例如他先后办理过“陕北油田案”、“朱久虎案”、 “番禺太石村案”、“郭飞雄案”、“陕西铜川煤矿案”、异见作家“郑贻春案”和家庭教会领袖“蔡卓华案”等。在办理这些案子过程中,中共政权还没有明显的打压他。但是,在他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给胡温写公开信之后,触痛了中共的死穴,中共立即开始明目张胆的迫害他。这跟中共迫害郭国汀律师是同出一辙。郭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中共逼迫郭律师夫妻离婚,出走美国。

草庵:

在这里我念一段高智晟律师给胡温写的公开信:

“新一轮持续的、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针对信仰法轮功同胞的野蛮迫害的暴行是正在发生着的事实,这不仅是最近各地来信中反映了的真实,也是我们这次外出时所真切地看到了的事实。作为公民、作为律师,我愿对我看到并公诸于众的真实承担任何法律后果。”

“胡、温两位先生:一些地方当局对信仰法轮功同胞的迫害已到了完全随心所欲的地步,我们无法接受这种公然反人类的野蛮暴行发生在21世纪的人类社会、发生在有政府存在的今天的中国的现实。──对今日中国妇孺皆知的正在公开发生的持续迫害无辜信仰者的野蛮暴行,两位若不知情,那是你们针对国人的一种罪责;若知情而不予制止,这与具体行恶者的罪恶何异?”

伍凡:

正是因为这封为法轮功成员仗义执言的公开信,高智晟律师受到打压,停止其律师事务所执照一年。像他这样为弱势阶层讲话的律师太少了,他完全可以不做人权律师,不接这些弱势阶层的案,他可以名利双收,但他不这么做?为什么?

草庵:

根据他自己讲是因为性格的原因,是属于路见不平则鸣的男子汉性格的人。他青少年时期吃了很多苦,经历从满山遍野寻挖药材的男孩到像牲口一样干活的煤窑童工,从为了混口饭吃参军的士兵到走街串巷的菜贩,从一个陕北的农家娃到赫赫有名的“十大杰出律师”之一。他今年41岁,大约经历了三十几年的贫寒艰难的日子,他是从中国社会底层中出来的人,对中国社会底层的百姓生活非常熟悉,又非常同情他们。所以愿意承担风险,甚至是免费的替他们打官司。

伍凡: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免费的为辽宁省丹东市一名小孩周伟毅打医疗赔偿官司。高律师工作地点在新疆,他每次出庭要自费从新疆飞去丹东市。在几年的办案过程中,他还给孩子一些经济救援。最后,他为孩子争取到83万人民币的赔偿,这个医疗赔偿额在当时中国是最高的。孩子的祖母为了答谢高律师,在礼物中暗藏了2万元人民币,由小孩交给高律师。高律师当场打开礼物,发现2万元人民币,被高律师拒收了。孩子的祖母说道:高律师,我对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他1996 年开始做律师,第一个案子就是免费的,之后,他每年的律师活动中,有1/3是免费为弱势阶层打官司,这是他为自己订的规矩。

草庵:

高律师之所以能这样关心弱势阶层是有原因的。根高律师自己说,母亲教他做人方面留下了用不尽的财富,母亲对他有极大的影响。我们可以想到,一位社会底层贫穷的妇女,生了7个孩子,没有能力给孩子们温饱和教育,她自己也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但她能用言行潜移默化的教导孩子如何做人,这应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作用。这种例子在中国很多。中共长期用阶级斗争,用仇恨思想来教育孩子仇恨他们的父母,短期来看,尤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还有点作用,但长期来看,老百姓并不喜欢家庭内,或者人与人之间相互残酷斗争。我认为,高律师这样热心的为弱势阶层服务,是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分不开的。他有一句名言:“为唤起民族的觉醒,我不枉来人世一遭”。

伍凡:

另外,在他的青少年困难的经历中,实际生活教育了他,谁是最能帮助他,谁是救他的救命恩人。有一次他从外省赶回家,身上没有钱,一天走80公里,一整天没吃东西,饿得心发慌。突然他见到一辆军车停在路旁,他想起共产党的教导,解放军是好人,是最可爱的人,军人会帮助他。他走到军人面前跪下说道:“解放军叔叔,我饿死了,请你救救我”。没料到这军人根本不理他,双眼盯着路过的漂亮姑娘。他失望的爬起走了,不久走到了一个车站,又饿又冷的高智晟,晕迷的睡着了。他感到有人在摇他,问他为什么睡在这里?他回答:“我锇死了”。这位老大爷二话不说带高智晟回家,做了一碗面粉的面片下汤。高智晟是一滴不剩的全吃了。二人聊了一会,睡一晚第二天起来,老大爷给高智晟一张车票,还给了他5元人民币,让他赶回家。老大爷一天打工收入1.5人民币,可给高智晟花了13.5元人民币,他是多么的感激!高智晟非常后悔没有记住老大爷姓名和地址。人心都是肉做的,他经历的上面二件遭遇,对比太强烈了。

草庵:

不但如此,高律师在为弱势阶层做免费法律服务过程,也给了他震撼人心的经历。在调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之后,他讲:“这次我出去,看到另一种现象,用失败的几个字来表述,就是镇压的失败,我们看到了坚韧绵绵的这种力量,没有被打压下去。你想那个刘老师、那个王德江,他们几乎成了折磨不死的机器,我当时对他们都产生一种亲近感,这么强大的一部国家机器,在他们跟前,说没有办法,彻底地说没有办法。我今年7月份写了一篇文章,不知您看到没有?《谁能战胜人性》,这里面我就提到,镇压法轮功必然要失败,因为邪不胜正 邪恶不得人心。”

“可怜的胡温,他们属于庸人,庸人治国,他们实际上是中共死亡的践踏石,由于他们没有下决心打烂原有规则,建立新的规则,所以他们唯一的就是可怜的维持他们的地位。”

伍凡:

高律师还讲:“是的,我看到了希望,信仰的力量是打不倒的,打不烂的。人心是不可战胜的,有希望的信仰是更不可战胜的”。“我高智晟感谢人和神,在危难时期给我的关爱和支持”。高律师是一位拥有高尚的、有希望的信仰的人,又有国内外那么多人支持他,共产党是打不垮他的。

草庵:

我注意到最近几年,中国出现一批律师出来为弱势阶层服务,虽然也遭受打压,但他们是新兴力量,中国需要有一批有信仰、有操守、真正知道国情和民心的律师来影响社会,这样中国才有希望。

伍凡:

我想拿韩国现任总统卢武铉来做个比较。卢武铉没有正式读大学法律系毕业,他通过自学法律,考试通过成律师和拿到律师执照。之后,为工人和弱势团体打官司出名。九十年代参加竞选成国会议员。之后,在金大中总统的内阁政府中任部长。高智晟律师在这方面与卢武铉很相似,也是自学成律师,为弱势阶级打官司,为法轮功讲话,成了“中国的良心和脊梁骨”。我希望在中共政权垮台后,高律师出来从政,为人民和国家做更多的事。中国需要律师和经济专才来振兴中国。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