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在中國經商、渴望和背叛的故事
 
伊森-葛特曼
 
2005-1-7
 
【人民報消息】「失去新中國:美國人在中國經商、渴望和背叛的故事」(Losing the New China: A Story of American Commerce, Desire and Betrayal)一書的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12月21日華府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的英文《九評共產黨》研討會上的發言:

我想以我書中的一段引言為開始,這是我的朋友、在北京一位令人尊敬的互聯網分析家彼得-拉烏勞克說的一段話,他說,「這些馬克思主義者,他們控制、掌握信息交換方式,讓它充滿了中共的聲音。如果他們能夠封鎖住外界,又能切斷中國人之間的聯繫,那麼沒人會再想聽(不同的聲音)。」

我今天想談談互聯網,因為這跟中國的未來、以及中國的政治體系有很重大的關係。我不是研究中共的歷史學家,我也並非樂天派,但也不完全悲觀。我只是個作家,我寫我所知道的事情。

* 在北京做了幾年商業顧問

在北京做了幾年商業顧問,我確實知道拉烏勞克所言不虛,因為這些我都親眼所見。三、四年前,我坐在北京一個中文電視製作室裡時,收到我的一個美國朋友的電郵,用的是HOTMAIL的網絡帳戶。裡面很多詞,諸如「中國」,「動蕩」,「勞工」,「新疆」都奇怪的帶了半個括號,好象這些詞都被過濾器搜索過。

我從未見過這種情況,自以為是某種小故障,只是遺留的某種關鍵詞檢索的痕跡,不知何故中國國家安全計算機和電子管理員忘記刪掉它。而我當時還沒意識這個技術可能是來自一家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公司,當時這個技術按照目前的標準看還是非常初步的。

另一件事我所知道的是,如果沒有來自北美公司的大量技術協助,中共根本無法控制這個新的通信方式。因此我想要談談美國IT公司所起的關鍵作用,然後介紹更多的有關北美洲公司的細節,譬如Cisco, Nortel, Sun Microsystems目前的狀況。

回顧90年代,在華的美國企業中很少能像互聯網產業那樣在道德上具有感召力。每一次技術的進展和市場約束的放鬆,不僅為美國信息技術公司提供商機,而且被普遍認為潛在的推進了中國的民主。

然而中共領導人有不同的目標。他們的目標首先是科技上不能落後,並且要賺錢。然後是封鎖外界聲音,1996年,中國政府領導人說過「寧可錯閉一千,不可漏掉一個」,讓政府的聲音和中國民族主義充斥互聯網,到2005年政府要完全主導互聯網。第三是利用互聯網作為一個特殊的政治工具,比如做出很多政府網站來以示中共的進步、公開和負責。那會兒這些在中國還是很新鮮的東西。很多政府規定還沒印到紙上呢,就先上到網上了。

第四是監控中國互聯網,把它作為監控的重點,「防患於未然」,識別敵人,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效率鎮壓他們。最後是用於現代化的軍事通信和戰術,包括發起互聯網戰爭。

即使作為商人知道這些宗旨,我們也低估了中國領導人實際操作它的能力。

工程師告訴我們,互聯網體系太聰明,總會實現平等消息交換。會計師告訴我們,我們的技術和財政力量的增長一再的超過中國調整機構的速度。人權人士告訴我們,互聯網可作為傳遞報告和組織的工具,在美國的海外持不同政見者視互聯網為平臺,在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可以鏈接到全球社會。至於監督,我們都假設中國國家安全部能夠獲取幾乎任何他們喜歡的常規信息通信,但是他們能一一核對這些信息嗎?不,(我們那時都不這樣認為),然而正確答案是(那會兒)還不能。

* 雅虎受中共國家信息局嚴密審查

這裏,我要簡單地概括一下中國的防火牆結構,在我的書裡我稱它為「長城版1.0」。1996年在建全球公共網站時,中國當局突然變得對搜尋主題詞感興趣,希望觀測到互聯網上流動的信息包內容。

當局想阻攔被禁止的網站,譬如西方的新聞,宗教和政治網站等等。但當時中國互聯網體系還未規範化,因此Cisco與其它公司競爭合同,最終同意生產一個特別配置的防火牆,允許中國當局在全國範圍內阻攔被禁止的網站,並以降價賣給了中國政府。

在這個交易中,Cisco在北京的總部代理經理告訴我,「我們不關心中國政府的政策,它不關我們的事。」然而,這的確是Cisco事務的一部分,因為甚至直到今天,中國的路由器的四分之三,都是Cisco產的。由於互聯網是一個動態地方,只是稍許控制和固定信息的流動實在不夠,因此還必須控制搜索引擎。

雅虎作為中國最大的入口,受到國家信息局的嚴密審查,並且由他們領頭,開始巡邏聊天室,監察公眾評論和設置禁止查尋的詞組,譬如臺灣獨立,中國民主等。

美國在線-時代華納(AOL-TIME WARNER)也做了相似的設置,如果公安局要求的話,可以直接能夠提供持不同政見者的情報。

從2000 年10月到2001年5月的打壓,我稱之為「長城版2.0」,這個期間中國當局頒布了新法律:首先在網吧內都安裝上內部監視軟件,審查網絡上所有的政治或新聞活動。其次要求互聯網服務提供者必須保留所有中國用戶數據至少60天;包括他們的電話號碼、上網時間和上網歷史。

一些不關心檢查上網活動的公司使用代理服務器,這是一個能繞過防火牆的技術方法,但這些代理服務器也被尋找和阻攔。2001年4月公安部下令建設金盾工程,即一個全國範圍的數據網,用以加強中央警察控制,以及提高中國公民紀錄檢索的效率。

* 賣加密通信系統給北京警察

那時,中國互聯網人口每六個月增長一倍,那麼為什麼當局要等到2000年才開始控制呢?我的推測是:一是他們允許了一個互聯網上的「百花齊放」的自由時期,用老毛時代手段來拖網搜索不滿者。二是為了吸引大量投資,特別是得到合適的美國技術:密碼術,防火牆,監視和病毒。之後我稱之為「長城版3.0」,這個階段的標誌是:西科(Cisco)和其它公司譬如摩托羅拉(Motorola)和西門子(Seaman),突然擁進在北京舉辦的2000年中國安全商業展覽,而且突然之間監視技術成為了一個繁榮的市場。

此時,摩托羅拉(Motorola)賣了加密通信系統給北京警察。北方電訊(Nortel)是一個巨大的玩客,他們難以置信的活躍,試圖賣給中國當局包裝好的監視技術,但他們的費用是非常高的,而中國政府那時要便宜的,因此最初選擇小公司象Netfront RSA,Securities Watchguard,甚至使用便宜的間諜裝置。

那時重要的技術被免費移交。諾基亞(Nokia)和摩托羅拉(Motorola)爭著免費給中國先進的位置追蹤儀,這些可移動技術能用來搜尋逃亡者,如果你一旦上了北京出租車,它就能對你定位。因此突然你好象進入了電影MATRIX描述的世界,為了逃脫你不得不鑽進垃圾箱。與此同時,與網絡相關的公司,比如McAffee, Norton反病毒公司和東京的Trend Micro通過捐贈300個活計算機病毒給公安局,獲准進入中國。

這可正好滿足了中國軍事的需要,比如搶先使用病毒攻擊美國或臺灣,來製造「電子珍珠港」。

* 故意避免觸犯中共

「長城版3.0」的另一作用是自律審查。公司們首先故意避免觸犯中共。中國政府不喜歡的文章會莫名其妙的從網上消失。同時人工智能也被使用到互聯網上,它是一個程序,與你一起沖浪,並在你之前找到(你想找的)政治內容。一種叫「神經網絡」的技術,它能非常非常有效的識別並記住政治網站,色情網站,以及賭博網站各是什麼樣的,同時還能非常有效的跟蹤個人用戶。

最後的一點是監視技術成為了銷售熱點。兩三年前在上海舉辦了一個非常有趣的銷售展示會,「中國信息基礎設備商展」中,李榮森(譯音Li Ron Sen)代表為公安局服務的科技委員會為商展致詞。

* 開發指紋印和面部識別系統

在北方電訊(Nortel)攤位,一位高級工程師對我聲稱,他們開發了百分之百的信息包捕獲技術,特別為對付法輪功。在Sun Microsystems攤位,應女士(Angela Ying)敦促我在屏幕上按手印,然後解釋他們正在與中國的金手指(Golden Finger)公司合作,開發一個國家指紋印和面部識別系統,並將這項研究成果,應中國國家安全部要求埋置在全國身份證卡裡,她說這是「一條龍」的解決方案:Sun公司提供硬件,服務器和計算力量,索尼(Sony)提供監視照相機,並且金手指(Golden Finger)提供與中國公共安全部合作的點石成金的「手指」。

Cisco的攤位比所有其他公司的攤位都大都氣派。它的入口是圓形的,周圍錄影屏幕上顯示出加利福尼亞海灘的魁梧警察,正從汽車上拉出些美國人來,搜查他們。這些警察使用Cisco手機呼叫,直接與數據庫連接,攝像監視商店,候診室,衛生間和其它公共場所。

在這個有Cisco的首席執行官(CEO)查博(John Chambers)的聲音的流暢的中國式介紹中,美國被描述成一個高效率的集權國家,既沒有麻煩的法律障礙,也沒有要求的搜查憑證,警察可為所欲為。 Cisco被視為展示演講的冠軍,他們展示題為「Cisco網絡為金盾工程解難」。

這些名字是不言而喻的,「警察監視的電話解決方式」,「為增加社會穩定性的移動電話解決方案和錄影方案」。萬一您要是還不理解所有這些,Cisco的中文小冊子裡你可以看到一個有突出特色的圖解,大塊頭的美國州警官都可以遠程的連接到全國的警察數據庫。

來自上海分部的李佳(譯音Jo Lee),一個系統工程師熱心的為我介紹他稱為「警察網」的技術,在中國已被投放市場。他解釋,Cisco的警察圖表連接背景信息在技術上是準確的,但那不是Cisco成果的全部。我們可不僅僅是在談獲取一個嫌疑犯的駕駛紀錄,而是更為徹底的核對和追蹤目標,Cisco也提供了連接到省一級的安全數據庫。

* 警察遠程檢查某人上網投稿情況

中國警察或公安局代理使用Cisco的設備,能遠程地訪問嫌疑犯的工作單位,調閱包括有關個人政治活動,家史等等,指印,相片和其它圖像信息都可在屏幕上看到。

實際上李佳所說的已經不是銷售策略了,其後吳宏達曾作為潛在買家電話詢問過幾個公安局,結果是Cisco已經為全國公安局系統數據庫建立了全套結構,並帶有實時更新和可移動能力。到2003年6月,它實際上已經是安裝在了除了四川外的每個省的公安部門。推銷員向我證實,中國警察甚至能遠程檢查某人在最近三個月上網投稿的情況以及他的互聯網沖浪歷史,並讀他們的電子郵件。這僅是個帶寬問題。

Cisco產的特別防火箱被使用來監視中國網,也許是屬於原罪,而且對於創立老大哥(big brother)互聯網,它是一個重要的基石,但嚴格的講並沒有違法。而Sun Microsystems 現在賣到中國的產品似乎直接地觸犯了1990-91的「外交關係授權法案」,這個法案停止了發放用以向中國出口任何一種罪行控制或偵查儀器或設備的執照。

沒有哪個總統曾經試圖取消這些法律,但是很清楚這些法律也沒怎麼得到執行。

2002年布什總統參觀上海時,由於擔心恐怖分子襲擊這一正當理由,臨時對炸彈偵探技術提出某些豁免。然而,根據美國政府報告,一些主要的美國公司正在借用這些豁免,作為試圖忽略整個政策的先例,雖然也許他們根本不需要如此多慮。事實上中國是地球上最大的迅速擴展的高科技市場,因此我們都理解,中國市場是極其誘惑人的,特別對於象Cisco,Sun 和 Nortel這類公司,他們正在設法彌補在北美國內的市場(損失)。

* 先進的技術被賣給共產黨

這些美國公司所作所為是依賴於互聯網技術是新的相對未定義的灰色區域。然而事實上這是個黑色市場,黑市。在這個黑市上,先進的科學技術發展設備被賣給共產黨。目前Cisco不再僅僅是協助監控中國網民了,實際上他們在協助圍捕中國所有的持不同政見者,而在中國互聯網上的持不同政見者是非常快速增長的政治犯人群。

現在我打算非常簡要地談談現在的軍事形勢。

我們都知道,美國公司輸送技術到中國有一段時間了。事實上您也許認為,與其讓中國擴充自己的研究與發展能力,不如美國公司連續的技術轉讓是更可取的,但這個情況已經不復存在了。

Motorola現在至少把十八個主要的研究與開發廠家搬到了中國,所有都同等或更好於美國的標準。這些設備服務於中科院863工程,它是最前沿的軍事和商務用途的第四代無線和移動技術。(實驗室裡)對中方的工程師沒有任何背景檢查,各項研究成果都直接去了中國人民解放軍。

不僅Motorola,而且還包括IBM,Honeywell,微軟,GE和Lucent。在這種情況下技術轉移速度已經超過了技術改革的步伐。這是個惡性循環,其中美國的國防安全是最大的輸家。

所有這些美國IT公司都想表白自己和他們的技術是全球中性的,以及避免出現任何立場。在早期互聯網上或許能做到,這個系統性能好到可以避開任何共產黨夢想的事情。但是,我們能夠真正認為這些公司最近的行為是中性的嗎?即便我們忽視視技術轉讓給人民解放軍的軍事涵義,單是協助建立世界上最大的「老大哥」互聯網,它可不僅僅是某一類全球化的相對副產品了,而是一次深深地破壞性的行動。

* 做中國事務的人,不應再被欺騙

這是對美國戰略利益的一次打擊,是對美國價值的一次打擊,是對美國海外形象的一次打擊,但更多是對全球民主和言論自由的一次打擊,最重要的是對中國人民的一次深重的打擊。

事實上我們能夠起著杠桿作用,我們有能力使中國停止(犯罪)。在中國東部沿海地區沒有誰不是與美國貿易直接或間接相關的。我們在美國國內也有能力,我的書裡對美國商界持非常批評的態度,他們在華經商沒有任何原則。但我也經常不得不澄清我的立場。我並不懷疑,假以時日,資本主義能夠使中國更加自由,我相信這是可能的。我也相信,毫無疑問共產黨正在面臨危機。

為了備案,我想再次表明我的想法:資本主義的夢想,互聯網和和人們口袋裡要有錢的設想,能夠抵抗中國目前的共產黨體系的觀點並非完全不現實,相反這可能是中國有的最大希望。但我們必須善用這個力量,這些取決於我們,活動家們,新聞工作者,監督人員,國會,內政部,以及任何參與中國商務的人,甚至間接地參與任何中國事務的人,不再被欺騙,並及時開始修正。這個修正過程始於建立信息交流系統以備變革,也希望這個修正過程始於今天這樣的討論。謝謝。

(轉自大紀元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